【无人机战争】台军“腾云”无人机仍腾不上天 却妄图反超大陆

撰写:
撰写:

自从2020年8月初英媒《路透社》(Reuters)报道美国拟售台四架“海上卫士”无人机(MQ-9B SeaGuardian)后,不少台湾媒体便兴奋地认为美国已视台湾为“准盟国”。同时台媒也披露,台中山科学院研制多年的大型无人机“腾云号”仍在改进测试。尽管这看似台军的实力将小幅度提升,但其实仍折射着台湾缺乏科技自主的结构性痼疾,在一日千里的中国大陆无人机科技面前,根本毫无还手余地,区区四架美制无人机绝不可能扭转台湾劣势。

若回顾两岸接触无人机的历史,早在冷战时代双方便已通过苏联与美国管窥无人机的发展。通过苏联遗留的拉-17(La-17)无人靶机,中共在几乎没有参考数据、苏联又撤走援华专家的窘境下,于1966年让首架自制无人靶机“长空一号”首飞成功。到了90年代后,大陆对无人机的研究能量呈爆炸式发展,各种类型与任务需求的无人机井喷般的不断面世,并以低廉价格逐渐抢占全球军用与民用市场,如今已蔚为首屈一指的无人机大国。根据估算,全世界的无人机起码有九成均是中国大陆制造,深圳的大疆创新公司更是占比七成,其后发优势不容小觑。

至于台湾,虽鉴于美军在轰炸南斯拉夫联盟、侵略阿富汗与伊拉克的战争中见识到无人机的惊人性能,也决定通过研制无人机发展“不对称战力”,但多年来只研制出“锐鸢”、“红雀”、“剑翔”等小型无人机,且性能极不稳定。如台军原采购32架“锐鸢”,但在2016至2019年间便因引擎异常、飞行高度过低撞山、阵风过大导致坠海等因素故障,如今仅余26架可用。而真正该挂载导弹形成攻击主力、巡航时间长的大型无人机“腾云”,则始终达不到可靠的量产标准,关键部件与技术亦得仰赖外国进口,甚至还发生过得进口二手美制TP E 331型涡桨引擎才能让“腾云”无人机有足够推力的情事;光电设备也是选购美国制造的昂贵MX-20空用热像仪,台军无人机研发境地的尴尬由此可见一斑。

对比之下,当台湾还在苦苦摸索无人机的研制时,中国大陆早已研制并出口“彩虹”、“翼龙”等多种察打一体大型无人机。尽管前述陆制无人机也存在着如同解放军战机发动机尚难完全国产化的“心脏病”,多半使用活塞或燃气涡轮发动机,涡扇发动机技术还不够成熟,应用先进复合材料的基础研究较薄弱,相关生产设备与模具也得向外进口。但大陆仍在致力研析,打算研制离心式喷嘴、超声波喷嘴来改善燃烧效率,还有利用气膜冷却技术或冲击冷却技术来抑制红外发生率,藉以制造出既高效又能符合隐身需求的涡扇发动机,让无人机能朝高空长航时的指标更推进一步。

再加上大陆军方与学界也正秉持“装备一代,研发一代,预研一代”的传统,不停探究更先进的无人机应用技术,使得其无人机产业更是发展神速。譬如对次世代制空无人机的气动设计,大陆学者便提出中/小展弦比扁平融合体布局和中/大展弦比飞翼布局两种构想,希冀在新锐发动机的支持下,发挥以1.5马赫超声速巡航15分钟以上的性能,以对标美军F-22隐身战斗机。还有针对舰载无人机的自主着舰研究进展方面,大陆学者亦正探索通过精确制导以实现撞网回收、拦阻回收、天钩回收等技术。此外,针对隐身无人机如何在严密雷达网中快速突防,学者也正提议藉由改进A-Star算法达到这目标。至于使用人工智能与先进网络优化无人机群的集结和作战、还有太阳能与氢能无人机,更是大陆未曾忽视的项目。

在民用方面,大陆无人机更兼具拥有广袤市场与研发中心的优势,加上中共自“十三五规划”、十八大以来将“军民融合”上升为国家战略,更刺激军方与民企在无人机产业的投入与合作。比如四川创新提出“军民大型国防科研仪器设备整合共享模式”,由此打造三大共享平台,令国有军工企业、高校与民间企业的技术与设备得以互通有无:而航空航天产业便是四川极力打造的支柱产业,设计翼龙无人机的成都飞机设计所亦在“军民融合”模式下,于2018年控股成立凯迪智能无人机系统技术集成创新中心,企图在相关产业更上一层楼。

还有不少无人机科研基地,都在陕西省的推动下集中到西安市高新区。至于大疆所在的深圳就更不必说,早在2014年便出台《深圳市航空航天产业发展规划(2013—2020年)》,戮力打造覆盖航空电子组件、机载模块、机场地面设施与无人机等一系列产业链,鼓励企业拓产无人机飞控、发动机、信息共享等技术的研究。2019年,中国大陆工业和信息化部还制定《无人机制造企业规范条件(征求意见稿)》,希望企业投入研发经费每年不能少于总营业额的4%,显见其升级无人机产业的雄心。再加上已布建完成的北斗卫星导航系统与覆盖率日愈提升的5G网络,都令大陆无人机享有更自主与更快捷的技术优势。因此凭恃着广大市场、国家支持、经济与科研能量丰沛的基础,中国大陆的无人机即便在部分关键技术还无法完全自主,但发展势头仍愈趋猛烈,别说是台湾,世界各国都罕有一较长短的魄力与财力。

四川省正戮力推进涵盖无人机在内的航空航天产业,图为成都飞机设计研究所研制的“翼龙”无人机。(四川新闻网)

虽然台湾也想通过将长年来担负研发军武重任的中山科学院法人化的方式,让其更具备市场竞争力。然而台湾地狭资源稀缺,内部市场又过窄,经济实力亦江河日下,加上长期遭美国资本与政治势力控制,实在无法研制出既不必依赖外部技术支持、又满足作战需要、又符合规模效益的先进无人机,更别说跟解放军对敌,从数量与质量来说都完全没有优势。而更叫人诧异的是,在台湾连民用无人机产业也受到限制。

以农用植保无人机为例,虽然在滴灌喷洒性能上,有些制造商并未达标,但大陆在2018年便已达到2.67亿亩次的作业面积,更有近四百家相关企业;但台湾竟囿于法令限制,要求只有法人组织才可操作无人机喷药,结果令全台只有17人能作业,申请审查日期更长达15天,令广大农民痛批根本不合现实,只能偷偷自行喷洒。而从这事例便可看出台湾在推进产业创新上的落后,更不用说牵涉利益更庞大、受政治力道左右更深的军工产业了。

因此台军与其耗费巨资研发不知猴年马月才能成功的无人机、或是向美国献纳资金买下无法根本性改变台海局势的武器,倒不如干干脆脆放弃“反中拒统”的台独目的,好好同大陆一道替中华民族复兴出力。如此一来,既可免去美国的剥削、又可在大陆优越科技与宏大市场的挹注下得到进步,使两岸人民同蒙福惠,这岂不是一大美事吗?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