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机战争】习近平特朗普同聚焦 中国实现对美逆袭[图]

撰写:
撰写:

军事装备的无人化,是未来战争的趋势,势必会到来。从美国2005年首次使用无人机斩杀基地组织领导人,无人机就已从单纯的侦察功能直接成为作战武器,可以说是人类战争史的转变。此次军事议题,我们对全球两个无人机大国——中国和美国的无人机发展、相关技术、对外军售以及未来形态各个方面进行科普性解读,使读者面对无人机议题,能够清晰地分辨出各种无人机不同功能、不同技术,以及在不同战略、战术层面下的角色,并且在未来物联网战争时代,可以更加理解无人机的重要性。

习近平(右)和特朗普在7月底都不约而同地谈到无人机。(AFP)

针对中国不断抢占全球军用无人机市场一事,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7月24日拟签署政令,旨在放宽美国军用无人机出口标准。紧随而至的8月初,美国就放风向台湾出售MQ-9无人机,引发关注。无独有偶,就在7月23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视察军方院校时同样聚焦无人机,提出“加强无人机作战研究”。而习近平和特朗普聚焦的同一话题,其背后皆指向中国军用无人机的内外扩张。

对内而言,中国人民解放军使用无人机可追溯至20世纪50年代,彼时从苏联引进首架无线电控制无人机La-17,后解放军在1960年代仿制击落的美军BQM-147H无人机而得“无侦-5”无人侦察机。此后,限于保密因素影响,外界对于解放军的无人机力量的建设始终存在盲区,各种说法莫衷一是。

不过,随着解放军透明度增加,有一个窗口,即进入21世纪的解放军的历次阅兵就成为观察这支军队无人机力量建设的最佳通道。经过数十年的蛰伏,在中共军委前主席胡锦涛主导的2009年中共建政60周年阅兵式上,解放军的无人机才首次登场亮相。

彼时官方解说词指,无人机方队由总参谋部所属部队(非军种)组成,构成多机型、多航程、多用途的力量体系。出镜的无人机主要以西北工业大学无人机研究所开发的ASN系列战术级别的小型无人机为主,具体为ASN-207无人机。该系列无人机一般用于昼夜空中侦察、战场监视、侦察目标定位、校正火炮射击、战场毁伤评估等。目前这类无人机最新型号多活跃在解放军陆军所属的各炮兵部队中。

+2

2009年阅兵并未出现任何中型或者大型军用无人机,时间来到2015年,这种情况出现些许变化。在当年9月3日的抗战胜利日阅兵式上,解放军无人机方队再次亮相,其中体型较大的无人机是BZK-005和“攻击-1”,体型较小的是未知型号的无人侦察机。

其中,BZK-005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无人机研究院和中航工业哈尔滨飞机工业集团公司联合研制的大型长航时多用途无人机,可执行通信中继、侦察攻击等任务,曾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在解放军海空军服役后,该机曾被发现在北京昌平、杭州湾岱山岛、西沙永兴岛、拉萨贡嘎机场等部署过。2018年4月,BZK-005曾出现在钓鱼岛(日本称尖阁列岛)附近空域,日本颇为紧张并提出抗议。

“攻击-1”是解放军空军装备的首款察打一体无人机,配备光电侦察监视设备和多型武器——空地导弹、精确制导炸弹,可担负重点区域持久侦察、监视和攻击、毁伤效能评估等任务。该机曾参与“和平使命-2014”演习并发射导弹。该机由中航工业成都飞机设计研究所(简称成飞所)开发,系“翼龙-1”无人机自用型号,综合性能媲美美制MQ-1无人机。未知型号无人侦察机由中国航天科技集团第九研究院研制,为解放军战术信息支援体系重要装备,可执行昼夜侦察、目标定位和指示、火炮校射、中继通信等任务。

参加2015年阅兵的无人机使用范围实现对陆海空三军的全覆盖,但对海空军而言也仅是解决有无问题,综合性能无法达到全球同类无人机的最高水准。时间来到2017年,当年的7月30日,解放军首次在北京以外的朱日和军事基地举行沙场阅兵。但因场地受限加上强调实战化,此次无人机方阵仅展示三种小型无人机,官方介绍为“某新型通信干扰无人机”、“某新型雷达干扰无人机”、“某新型反辐射无人机”。

+3
+2

官方指,这些无人机以空军和陆军混编模式参阅,体现联合作战,能对敌预警探测、指挥通信体系进行断链、致盲、破网,是解放军“新质战斗力的重要力量”。中共党媒人民网在后期报道中称这三种无人机均由西北工业大学无人机研究所研制,因而被指向ASN系列无人机。其中特别注意的是,首次公开展示的ASN-301反辐射无人机仿制自以色列的“哈比”无人机,性能更强但价格低。

随着前期的投入,中国在军用无人机领域迎来收获期。由中共军委主席习近平主导的最大规模的中共建政70周年阅兵式于2019年10月1日在北京登场。期间,共出现三个无人作战方队,第一方队以侦察无人机为主,第二方队以攻击无人机为主,第三方队则有干扰无人机。

在已有改进型号的小型无人机外,本次阅兵最大亮点之一在于无人作战方队中出现了颇为惹眼的“攻击-2”、“攻击-11”、“无侦-8”三款大型且代表中国最高水平的无人机。其中成飞所研制的“攻击-2”较“攻击-1”在动力、探测、挂载方面都有全方位提升,是中国首款配备涡桨发动机的无人机,机翼可最多挂载12枚各型精确制导炸弹和导弹,整体水平接近美制MQ-9无人机。

“攻击-11”无人机多被认为是“利剑”无人机的服役版本,由沈阳飞机设计研究所(简称沈飞所)和中航工业江西洪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联合研制,采用无尾飞翼气动布局设计,尾部发动机喷口修形,弹舱门和机身连接处有锯齿处理,意味着该机高度隐身。尽管诸多参数细节不详,但作为一款大型隐身无人攻击机,“攻击-11”阅兵公开且获得军用名称,表明该机不仅进度领先美国已终止的X-47B、法国“神经元”、俄罗斯S-70“猎人”等无人攻击机,而且成为全球第一款服役的隐身无人攻击机。

+3
+2

一经亮相便引起轰动的“无侦-8”无人机,官方解说词称其是“高空高速无人侦察机”。据称,该机采用耐高温树脂基复合材料,安装液体火箭发动机,最大速度可达5马赫,可由轰-6轰炸机挂载投放。观察家多指,“无侦-8”可对敌方严密的战略战役目标实施突防,利用侦察设备获取目标图像,为作战部队提供侦察和打击效果评估。目前,该机参数和制造商均属保密信息,具体信息不详。

上述历次阅兵式中展示的各种型号无人机并非是解放军无人机力量的全部,还有一些不可示人的“战略重器”。实际上,除“无侦-8”战略级别的无人机外,解放军已装备的另一款战略级别的无人机便是EA-03“翔龙”无人机。“翔龙”是一款由成飞所和贵州航空工业集团生产的大型高空长航时无人侦察机,可执行监视、侦察、评估、情报搜集及信息中继任务,亦被指可为反舰弹道导弹、巡航导弹指示目标,类似美军RQ-4“全球鹰”无人侦察机。该机曾被发现部署在中国东北和西藏等地,分别监视美军驻日韩基地和印军动向。

从整体性能看,解放军现役的各型无人机均能够与美军无人机对标,且不落下风;从空间分层看,解放军的各型无人机能够适应各自所对应的空间,如超低空(100米以下)、低空(100米至1,000米)、中空(1,000米至7,000米)、高空(7,000米至15,000米)、超高空(15,000米以上),建立起一套仅次于美军的复杂且完整的无人机应用体系。

而在解放军现役之外的极具关注度的大型无人机还有沈飞所开发的“神雕”无人侦察机、“暗剑”无人战斗机。其中,“神雕”无人机因其独一无二的设计被称为“双头鹰”,机身被认为安装有分布式有源相控阵雷达天线,可360度无死角实施早期预警,雷达或采用双波段设计,X波段提供精确火控信息,UHF波段具有隐身能力,未来该机或配合空警-2000或空警-500预警机搭建反隐身作战系统。

而大型无人作战飞机的“暗剑”具备超音速、高机动、隐身性特点,用于未来对空作战,曾在2006年的珠海航展首次公开模型,至2018年,该机全尺寸样机曝光,被指是世界第一种以空战为主要设计目标的无人机。观察家认为,该机可凭借一流的气动布局设计、矢量推力发动机的应用,以及拥有大过载机动能力,在近距格斗中的机动性能“秒杀”目前及未来短时间内的一切有人驾驶战斗机。但该机能否成功的关键在于其是否拥有一套可以满足智能化、自动化空战要求的人工智能和飞-火-推一体化的控制系统。

在解放军需求获得满足后,得益于庞大的产能以及深厚的技术积累,诸多具有军工背景的中国机构和企业开始发力研制不同类型的无人机,并开始走向海外。近十年来在中东地区大放异彩的成飞所推出的“翼龙”系列无人机和中国航天科技集团第十一研究院(简称航天十一院)推出的“彩虹”系列无人机最为亮眼。成飞所的“翼龙”系列有“翼龙-1”“翼龙-1D”“翼龙-2”三款无人机。根据公开报道统计,“翼龙”系列无人机目前至少出口至埃及、哈萨克斯坦、尼日利亚、沙特阿拉伯、阿联酋、乌兹别克斯坦、塞尔维亚、巴基斯坦。其中,一项未公开的“翼龙-2”交易创下中国无人机史上最大金额订单。

而航天十一院的“彩虹”系列包括“彩虹-3”“彩虹-4”“彩虹-5”无人机,均是察打一体无人机。根据《中国航天报》2015年报道,彼时“彩虹”系列无人机就已交付9个国家的17个用户,年交付200多架。官方称,“彩虹”是中国继“长征”火箭、“神舟”飞船后的又一张高科技名片和“大国名片”。据统计,沙特阿拉伯、伊拉克、埃及、约旦等均引进过“彩虹”系列无人机。今年7月4日,塞尔维亚进口了“彩虹-92A”无人机。目前,该研究院正在研制高空长航时隐身无人机“彩虹-7”,综合性能被指接近美国RQ-180隐身无人机,不排除出口的可能。

此外,中国一些军工企业还在研发不同类型的大型无人机,包括中航工业成都飞机工业公司研制的高空高速外贸无人机“云影”,中国航天科工集团第三研究院的新型隐身侦察无人机“天鹰”,四川腾盾科技研制的长航时察打一体无人机TB001,以及其他企业研制的“天翼”无人侦察机。这些无人机技术的全面开花,证明了中国军民融合战略在该领域取得巨大的成功,为加速推进解放军向未来无人作战模式转变奠定基础;同时,对美军而言,如何应对这种后来者居上的对手,则成为一道值得深思熟虑且急迫的难题,毕竟它在这一领域已经没有太多的引以为傲的优势可言。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