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七公报》签订至今 为何美国仍未停止对台军售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日前美媒彭博社(Bloomberg)报道,美国国防部已向美商洛克希德‧马丁公司(Lockheed Martin)下达90架F-16战斗机的订单,其中的66架正是要出售予台湾。若再加上2020年8月初美国拟售台四架收割者“海上卫士”无人机(MQ-9B SeaGuardian)的消息,可知美国对台的军售力度正在不停加强。

美国先前便答应替台湾将现役的F-16战斗机升级成F-16V型,如今又答应向台湾出售66架F-16V战机,图为台军展示的F-16V型战机。(台湾中央社)

尽管中国大陆与美国建交前,便要求过美国对台应“断交、废约、撤军”, 1982年更签署了旨在限制美国对台军售的《八‧一七公报》,但现实是无论金额多寡,美国仍几乎年年贩卖军火给台湾。究竟该如何解释美方这种矛盾作为呢?

美国的自相矛盾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自国共内战以后本就存有介入中国内政、制造“两个中国”或“一中一台”的图谋,故不希望两岸任何一方具有压倒性的力量,毕竟两岸的对立提供美国插足东亚的借口。二是美国根深蒂固的军工复合体结构,令军火商与政客们彼此援引,需要选票与金源的白宫高官自然得在军火外销上“网开一面”,顾不上对华邦谊乃至其他军控条约,此外还能借美制武器抑制盟友的自主性,可谓一举多得。

当中美谈判建交时,美国便试图以模糊言词偷渡军售台湾的意图,即便是曾说过“我对我们国家作为世界上第一武器出口大国感到担忧”的美国总统卡特(James Earl Carter),也无法完全回避军售的政治与经济需求。当1978年卡特派遣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布热津斯基(Zbigniew Brzezinski,1928─2017年)访问大陆前,曾指示后者向北京转达“美国将继续向台湾提供为防御目的而需要的军事设备”,便是希望得到北京的谅解,以免耽误建交事宜。

执政期间对华建交与主张控制外销军火的美国总统卡特,也没能杜绝对台军售的政治与经济利益。(Getty)

没想到抵达北京后,布热津斯基以“将有一个历史性的过渡期限,期间美国将与台湾保持广泛的商业关系”的说词告诉中共中央主席华国锋(1921─2008年),以掩饰中美建交后持续对台军售的企图。事后,布热津斯基则向卡特声称虽然他没有明确提及军售,但他建议中共可在建交后不发表和平解决台湾问题的声明、换取美国继续售台武器,又或是让美国停止军售、而中共也承诺和平解决台湾问题。

熟悉中国大陆政治生态者,都稔知中共不可能对美国作出任何涉台承诺,毕竟这事涉内政与主权,因此布热津斯基意图操作的两面手法很快就带来龃龉。当美国国务院发现所有会谈纪录都没显示中共同意美国继续对台军售时,赶紧命布热津斯基与美国驻北京联络处主任伍德科克(Leonard Freel Woodcock,1911─2001年)向北京确认。果不其然,大陆国务院副总理邓小平(1904─1997年)严厉批驳伍德科克,警告说这“将会对中国以和平方式解决台湾回归祖国问题设置障碍,最终只能导致武力解决”。不过邓小平也主张“先把这个问题挂起来”,不要让此事阻碍中美关系正常化,故双方最终于1979年建交。但邓小平同时也保留了但书,声称要是卡特谈论军售,那么中方必定会表态反对。

结果卡特政府虽在1979年成功与北京建交,但旋即通过《与台湾关系法》,规定“美国将使台湾能够获得数量足以使其维持足够的自卫能力的防卫物资及技术服务”,同年底又核准了2.8亿美元的对台军售案。而待里根(Ronald Wilson Reagan,1911─2004年)执政后,为提振疲弱经济与拖垮苏联,又加码外销军火牟利,还鼓励驻外官员替军火商寻找海外客户。这种作法立刻让美国军售成绩猛增,1981年时仅有82亿美元,到了翌年涨为209亿美元,增幅超过250%。里根政府甚至盘算:当拉拢中共领导人访美后,美国将宣布放宽对大陆的武器技术出口限制与对台军售,希冀同时在两岸捞取军火油水。

里根(前坐者)曾试图以放宽对华武器出口的条件换取大陆同意对台军售,结果招致大陆的猛烈抨击。(Getty)

这种首鼠两端的态度再度招来了北京的抨击:“中国政府宁愿不要美国的武器,也也绝不允许美国向中国的台湾省出售武器”;邓小平亦向来访的美国国务卿黑格(Alexander Meigs Haig,1924─2010年)告诫称中国在此问题的容忍有限度,同时又对内表态“对美国一定要有最坏情况的打算。不要怕中美关系倒退,更不要怕停滞。对在停滞、倒退的情况下如何同美国交往,要认真准备”,接着1982年大陆国务院副总理黄华(1913─2010年)又奉命向美国交涉、要求美方停止对台军售。如此严重的局势,让黑格不由写下备忘录警示里根:“美国同中国的关系正处在一个危机关头”。

正由于中共的猛烈抗议,加上为了促使中共制衡正有意干预波兰内政的苏联,里根才打消向台湾贩卖FX战斗机的念头。不过里根仍试图游走各方,1982年7月,先向台湾作出不同意售台军武有最终期限、不修改《与台湾关系法》等“六项保证”,接着于8月17日同大陆签署《八‧一七公报》。最后再扭头一甩,于8月19日宣布贩卖60架F-5E与F-5F战斗机,总价高达6.22亿美元。如此一来,既在中美邦交上不开罪大陆、又安抚了台湾,最重要的是让里根好友兼金主、F-5战斗机制造商诺斯罗普公司(Northrop Corporation)总裁琼斯(Thomas Victor Jones,1920─2014年)得以进帐大笔收入。

同样的情况又在1992年重演,当布什(George Herbert Walker Bush,1924─2018年)竞选总统连任之际,为了拉抬告急的选情、巩固家乡得克萨斯州票仓,竟与位处得州的F-16制造商通用动力公司(General Dynamics)合演一出苦情戏。当年7月29日通用动力宣告因F-16订单减少、故决定对沃思堡(Fort Worth)的工厂裁员5,800人。得州民主党议员也鼓吹称布什“更关心北京的共产党政权,而不关心得州工人的工作”。故9月2日布什出席沃思堡竞选大会后,便宣布要“保障我们经济基础的安全”,授权向台湾出售总价高约60亿美元的150架F-16战斗机,事后还私下请求中共谅解,坚称“得州对总统至关重要”。说穿了,都是为了选举。

而今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又同意军售台湾,正反映美国政府摆脱不了军工复合体带来的血腥利益。但这种做法,除了肥了政客的口袋,既没法让广大美国人民受惠,也让中美关系雪上加霜,更给两岸关系带来危险冲击,也让世人看透:资本利益至上、国家利益又服务于个人政治利益的美国政坛丑陋真貌。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