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论场|蔡霞,真诚的“两面人”?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西方媒体最喜欢书写觉醒者反抗专制政权的故事,从六四出走的学生、刘晓波到艾未未、陈光诚,甚至是前不久突然“反叛”的郝海东。现在,这一叙事类型又出现了一个绝佳素材:中共中央党校退休教授蔡霞。

中共中央党校退休教授蔡霞被官方宣布开除党籍、取消退休待遇。(中共中央党校官网)

蔡霞是谁?

平时不关心政治的中国民众在看到大陆各大官媒发布蔡霞被“开除党籍,取消退休待遇”的消息时,可能会问出这样的问题。在防火墙内,网络上能搜索到的“蔡霞”只剩下青岛与湖南的两位大学教师,被通报的当事人已经没有专门的词条,只在中共中央党校曾经出版的一些书籍里还保留着她的名字——其中一本的内容是解读中国前任领导人胡锦涛的“七一”讲话。

但是看看媒体通稿下方的留言区,以及社交网络上的跟帖,分明又有那么多大陆网友知道蔡霞曾说过什么样的“有严重政治问题和损害国家声誉的言论”,纷纷抨击她“吃饭砸锅”,“两面人”,“背叛国家、背叛民族的人不配得到尊重”。

有解放军背景的新媒体“钧正平”发表题为《把问题“教授”坚决从党校队伍里清除出去》的评论文章,称党校教师必须严格要求自己,决不能信口开河、信口雌黄。这也是大陆官媒中为数不多的就蔡霞事件发表通稿之外的文字。

顺便提一句,让蔡霞受到处分的那段录音,流出的时间与郝海东发表那些让人大跌眼镜的言论刚好是同一天。

郝海东与蔡霞的“危险发言”同一天(今年6月4日)在互联网上流传,令不少人感到错愕。点击看大图⇩

🙌 更多精彩内容,详见多维新闻专栏→【舆论场--把脉舆论热点 于喧嚣中拨云见日】

墙外的西方媒体则普遍对蔡霞进行了详细报道,不仅重复一遍蔡霞在录音中所讲的内容,更引用了蔡霞本人的回应“很高兴从此可归队回到民众的行列里”。

让西方媒体兴奋的地方在于,这话不仅出自中共中央党校退休教授之口,更出于一位“红色家庭”传人之口——蔡霞的外祖父是中共元老级别的党员(曾是中共情报界传奇人物潘汉年的下属),母亲、舅舅等亦在解放军中任职。

看到蔡霞的消息,人们很容易想到华远集团原党委副书记、董事长任志强,两人的交集可能是不少大陆民众第一次知道中共中央党校有蔡霞这么一位退休教授的契机。2016年,“任大炮”曾发微博称“人民政府啥时候改党政府了”,质疑“党媒姓党”的合理性,被处以留党察看一年的处分。蔡霞当时曾发表《党章党规保护任志强们的党员权利》文章公开力挺任志强。

两人是否还有更多的交集不得而知,但之后的轨迹却颇有相似之处:任志强在今年年初公开发表对中共及中国最高领导人发表言辞激烈的批评,随后被传“失联”,直到4月7日官方宣布他正接受北京市西城区纪委区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蔡霞则在今年6月4日流出的录音中批评中共为“政治僵尸”,并对中国领导人进行了不亚于异见人士的抨击,现在亦被中共中央党校公布了处罚结果。

而且蔡霞与任志强都经历过思想上的大转折。2012年之前,任志强还只是“地产大亨”和“任大炮”的集合,所发表的言论,虽然大胆出格,却也局限在本行领域。比如“房地产就应该具有暴利”、“房子像钻戒,低收入者不该拥有”、“中国的房子太便宜了,年轻人就应该买不起房”等等。至于行业之外的言论,比如2010年接受媒体访问时提到“中国现阶段不能实行民主”等,还颇为温和。

可2012年之后,任志强开始褪去“地产大亨”的角色,进而成为“异见者”和“批评者”的集合。

任志强和蔡霞身上都有“红色家族”的标签,因此他们对中共的激烈批评尤其受到舆论关注。(视觉中国)

蔡霞虽然一直给人以“党内亲自由派”形象,但在党校任职期间,基本还保有党校教授的“本分”,或者说她更像是党内的开明派,只不过更加敢于说真话。根据网络上流传的资料,2002年中共中央党校向地方干部宣讲“三个代表”时,有地方干部在谈到农村问题时称“农民就是刁民”,蔡霞反问“在座的哪个祖上不是农民?”“现在一些干部对老百姓的感情变了,称呼改变反映了感情的改变,党校老师在原则问题上坚决不能退让。”在另一次干部培训上,当讨论“多数人统治就是民主”时,蔡霞以纳粹德国和文化大革命举例,称“文革当中以多数人的名义对于少数领导干部进行侵害,其实是践踏人权的暴政。”有学员以“党校姓党”进行指责,蔡霞回应“党校姓党”同样包含对历史教训的总结和反思,“剥夺记忆,历史错误就会以新的方式再犯,现在有些人就把文革中流行的做法当成创新,恰恰是我们不能赞成的。”

从现有可查阅的资料来看,蔡霞的转变,似乎发生在中共十九届二中全会修宪之后。

他们都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了代价。大陆官媒《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发微博表示,无论蔡霞怎么定义言论自由,作为中共党校的退休教授,她“应当维护党对这个国家的领导,不应当站到党领导国家这一宪制规定的对立面,或者实际站到党的领导的对立面。”

还有很多评论者认为,即便没有胡锡进说的“美国现在将攻击的矛头对准中共”,蔡霞也“不应该站在攻击者一边”。“她这段发言必然会导致严厉的处分,想必她本人应该有思想准备。”这一次众多网友在胡锡进微博下留言“老胡中肯”,或许没有那么多调侃成分。

也有评论者指出,无论是当初那个党校教授蔡霞,还是现在的“异见者”蔡霞,她的出发点同样真诚,而不是屈从于某种潮流。作为一生研究意识形态、民主政治、执政党建设的高级知识分子,她显然对中共的一些顽疾有更深的体悟,对中国的政治转型有深入的思考——2008年蔡霞前往西班牙考察西班牙政治转型,曾有报道称那段历程让她陷入焦虑长达半年之久。

这也是任志强、蔡霞等人在防火墙内的复杂之处。因为亲近自由派主张的言论,不少人将蔡霞视作反派,比如批评他是“西方宪政民主的传声筒”、“打着为民代言的旗号,意在煽动普通民众反对党和政府的激愤情绪”。而在自由派那里,蔡霞又是一个敢说真话的“斗士”,就算她的一些话语为了批评而批评,带有“救世者”般的偏执与自负,对于中国的实际选择性失明,回到了几乎已经被西方抛弃了的“历史终结论”——只要中国没有走上西方道路,说什么做什么都是敷衍塞责。

从任志强到蔡霞,不管是防火墙内还是防火墙外,人们还是抱持着一贯的姿态来想象“真相”,各自在各自的既定轨道中行进,所以一个个结果落定后,口诛笔伐者如旧,弹冠相庆者亦有之。但此外,更重要的是,作为当事双方——“蔡霞们”和中共当局,也该扪心自问自己有没有问题?蔡霞和任志强,他们并不是天然的“异见者”,而是经历了一个转变的过程,理应明白中国的复杂性,中国改革开放至今有成就也有曲折,很难用某一个激烈的词来定性,更不可能将基本事实抛诸脑后予以彻底否定,当理念压倒事实,不仅对话的基础已经不存在了,而且己方也终将走入死胡同;而对中共而言,在依照法律法规处理蔡霞和任志强们之外,更需要切实反思现象背后的关键问题:他们究竟是如何一步步成为“两面人”的?整个过程是如何发生的?在这个过程中,中共的哪些做法成为了“助推器”?

有美国媒体报道说,蔡霞目前已经不在中国国内。但无论怎样,蔡霞去的不可能是古拉格群岛。对于大部分中国民众来说,蔡霞的选择很难被理解,亦很难对他们产生什么影响。这也是今天自由主义者在中国最真实的境况。

往期舆论场精彩回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