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梯队新格局】全面解码中共老中青六大地方梯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导言】进入2020年前后,中共地方政坛经历三轮梯队调整高潮,从年初的地厅级跨省交流,到23名“70后”副部级集体上位,再到8名党政一把手履新,“一浪高过一浪”。更重要的是,随着最年轻省委书记刘国中(1962)、最年轻省长赵一德(1965)的出现,作为地方权力核心的党委常委年轻化明显——“65后”的扩充和5名“70后”的发力,“梯队”也逐渐成型。

当下中共地方常委成员已近400人,2020年的三轮人事调整潮正在加速这一梯队的人事换血。(多维新闻制作)

2020年迄今,中共31省区地方政坛共计63人成为新晋“常委”或者“常委”职务发生变动,由此这一地方最具权力的“精英俱乐部”成员达到381人。

作为中共政坛梯队的“样本”,如果将这一省部级实权群体看作一个政坛雁阵的话,我们将可以清晰地看到从一个个年龄和职务梯队逐渐清晰化。

第一梯队:地方派中的中央政治局委员(平均年龄63岁)

31省市区中,传统意义上的政坛高地“一把手”均由中央政治局委员兼任,他们构成了中共地方政坛的“第一梯队”——尽管历史上,地方派中的中央政治局委员并不一定能在未来仕途中“登顶”,但确实是“入常”可能性最大的“精英中的精英”。

2017年10月中共十九届一中全会选举产生的25名政治局委员,除了有在中国全国人大、国务院、全国政协、中央军委等国家机构以及在中共中央各部门担任主要职务外,兼任地方“一把手”的有6位。分别是北京市委书记蔡奇(1955年12月)、天津市委书记李鸿忠(1956年8月)、上海市委书记李强(1959年7月)、广东省委书记李希(1956年10月)、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1960年9月)以及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1955年11月)。

这6人平均年龄63岁,毫无疑问更占年龄优势的是陈敏尔,是地方派中仅有的一名“60后”中央政治局委员;其他5人最年长的出生在1955年,也即是两年后的中共二十大时将年满67周岁,正好卡在约定俗成的退位“红线”上。不过,年龄只是考量中共官员选拔的一个条件,衡量因素远不止于此。

第二梯队:非中央政治局委员身份的25名地方诸侯(平均年龄61岁)

“北戴河休假”前夕的地方诸侯调整高潮中,1962年出生的陕西原省长刘国中接棒“入京”履新文旅部部长的学院派地方大员胡和平,成功跻身地方“一把手”,也成为目前31省区最年轻的省级党委书记和第三届“60后”党委书记。

放眼中国31省地方诸侯,除了6位“佼佼者”跻身政治局委员行列外,其余25省市自治区党委书记均具有中央委员身份,也存在直接晋级副国级的可能性。而从年龄分布上看,25人平均年龄61周岁,其中仅2人为“60后”,包括刘国中和黑龙江省委书记张庆伟;同时,辽宁省委书记陈求发(1954年12月)、吉林省委书记巴音朝鲁(1955年10月)、浙江省委书记车俊(1955年7月)、福建省委书记于伟国(1955年10月)、湖南省委书记杜家毫(1955年7月)、云南省委书记陈豪(1954年2月)、贵州省委书记孙志刚(1954年5月)、海南省委书记刘赐贵(1955年9月)8人已到或者即将在年内达到退休年龄;大部分党委书记(15人)出生于1956年至1959年。

所以,在地方“一把手”层面,“60后”仅仅初露峥嵘,这一层级基本仍由“50后”霸屏,尤其是“56后”一代。

当然,即使25人同为一方诸侯,貌似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但在中国政治圈有一个心照不宣的政治规律,即是在经济大省的浙江、江苏与GDP排名靠前的山东、河南等省份主官要比东三省(黑龙江、吉林、辽宁)或是一些存在感不强的省份主官被认为更有晋升空间。不过这也不是一条铁律。

第三梯队:距离地方大员最近的政府“一把手”

伴随刘国中的上位,其陕西省长一职在这轮人事调整中由“蛰伏”河北官场两年的专职副书记赵一德(1965年2月)接棒。

迄今,赵一德已成为中共地方政坛仅有的一名“65后”省长,也是自2018年3月份原黑龙江省省长陆昊(1967年6月)奉调入京主政自然资源部后最年轻的省级政府“一把手”。

【中共梯队新格局】系列文章,请浏览:

赵一德的履新反映了当下“60后”在中共31省市区政府“一把手”的绝对优势地位。根据多维新闻的统计,目前31省市区政府“一把手”平均年龄约59.4岁,其中最年轻的为赵一德,现年仅55岁,最年长者是新疆自治区主席雪克来提•扎克尔(1953年8月),现年已67岁“高龄”。

从年龄构成看,除雪克来提•扎克尔、内蒙古政府主席布小林(1958年8月)、湖南省长许达哲(1956年9月)、江西省长易炼红(1959年9月)、广东省长马兴瑞(1959年10月)、广西政府主席陈武(1954年11月)、云南省长阮成发(1957年10月)、贵州省长谌贻琴(1959年12月)、宁夏政府主席咸辉(1958年3月)、西藏政府主席齐扎拉(1958年8月)10人外,其余21人均为“60后”。

第四梯队:其他常委(1964年以前)

经多维记者统计,除以上正部级以上地方大员外,“64年以前”一代在319名(含8名未知出生年的“戎装常委”)现任其他常委中占据了绝对比例,达到236人,占比约为74%。

在这236人中,仅3人为“50后”,即西藏自治区党委副书记兼自治区人大常委会主任洛桑江村(1957年7月),以及两名超龄服役的地方常委河南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任正晓(1959年9月)、新疆自治区党委常委纪委书记杨鑫(1959年5月)。其他均为出生于1960年至1964年的“60后”群体。这构成了中共接班梯队中最为庞大的“腰部”梯队。

第五梯队:其他常委(1965年之后)

“65”后在中共政坛正部级梯队中可谓凤毛麟角,其实在地方常委层面虽然属于冉冉升起的力量,但也不足上个群体的三分之一。

根据多维新闻记者的统计,31省市区中“65年之后”一代仅75人,在319名(含8名未知出生年份的“戎装常委”)中占比23.5%。

从年龄分布看,“65后”与“70后”分别有70人和5人;按地域分布看,“65年之后”一代的分布也即是各省区党委常委的梯队计划进展相当不平衡,其中云南、重庆“老化”最严重,无一名“65后”入常,而宁夏、西藏则达到了一半比例。

另外,贵州是唯一拥有两名“70后”常委的省份,分别是现任贵州省政法委书记的时光辉(1970年1月)和贵州省委组织部长刘捷(1970年1月)。其他3名“70后”常委则是分布在上海的市委秘书长诸葛宇杰(1971年5月),在天津的市委常委、副市长连茂君(1970年11月),在山东的省委常委、副省长刘强(1971年3月)。

第六梯队:徘徊在“常委”门外的“70后”

毫无疑问,2020年是中共政坛“70后”集体发力的一年。这一年不仅仅有刘强、连茂君等人首次“入常”,还有22名“70后”成功跨入副部级行列,跻身高干梯队。

中共“70后”省部级进阶图(多维新闻制作)

根据多维新闻统计,从2013年2月时任上海市奉贤区书记的时光辉当选上海市副市长,成为首个“70后”省部级官员,7年内,中共政坛“70后”省部级官员总数已经达到45人。而从2016年11月时任江西省委秘书长的刘捷“入常”,成为中共政坛首位“70后”地方省委常委,目前中共政坛已有5名省级常委。

值得一提的是,“70后”的崛起相当原因是因为2019年多省市区配置“金融副省长”,多家国有商业银行副行长转任地方金融副省长,不过当年全年仅出现11名“70后”副部级,增长速度始终难以与2020年相比。

中共政坛年轻化将是一个自然的过程,重要的是接班梯队要衔接到位,不出现“断茬”,不过目前多维新闻已经披露地方常委缺员情况严峻,尤其是至关重要的专职副书记一职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