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梯队新格局】清华系胡和平返京思考:政治家还是学院派?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卸任陕西省委书记的胡和平进入仕途不过才7年不到,此次重返北京被认为是一个转折。(清华大学官网)

【导言】进入2020年前后,中共地方政坛经历三轮梯队调整高潮,从年初的地厅级跨省交流,到23名“70后”副部级集体上位,再到8名党政一把手履新,“一浪高过一浪”。更重要的是,随着最年轻省委书记刘国中(1962)、最年轻省长赵一德(1965)的出现,作为地方权力核心的党委常委年轻化明显——“65后”的扩充和5名“70后”的发力,“梯队”也逐渐成型。

【中共梯队新格局】系列文章,请浏览:

8月19日,中国文化与旅游部官方网站披露消息称,近日文旅部部长胡和平连续视察位于北京的故宫博物院、中国国家博物馆和国家图书馆。这是胡和平自“入京”履新文旅部以来的首次公开露面。

这距离其从清华大学离开北京转战政坛不过才7年之久。7年前的11月份,中共十八大刚刚结束,自1980年考入清华大学后几乎从未离开(仅在1992年至1996年曾赴日本留学工作4年)的胡和平突然“弃学从政”,在清华大学党委书记职位上(与同样曾任该职的中组部部长陈希为前后任)空降浙江政坛。

此后,这位清华大学工学博士踏入仕途快车道,仅一年半不到便跻身陕西省委专职副书记,不到3年即升任陕西省长,又经过一年即从政满4年前夕,中共十九大刚刚结束即顺位跻身陕西省委书记,成为当时全国31省市区中最年轻的省级党委书记。事实上,当时全国仅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1960年)、黑龙江省委书记张庆伟(1961年)和胡和平3名“60后”省委书记而已,仕途前景一片光明。

在此次调整中,胡和平突然入京进入中央部委,由一名独当一面的地方党员变身为一个相对较为清闲的中央部委负责人,在外界看来实在不是一个好预兆。可以作为对比的是,2018年3月份,时任黑龙江省长陆昊(1967年)被征召入京,主政新成立的自然资源部。而在2020年的央地交流中,生态环境部部长李干杰外放地方,也仅被任命为山东省长。

胡和平此次入京,固然可能有资历的确尚欠的因素,但一般外界看来,这次可能成为其仕途转轨象征的调整代表了中共高层用人思路的转变。

近年,秦岭别墅案震动全国,包括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三令五申下令要求陕西官员提高政治站位,不过坦率说,这一案件虽然始于十余年前,但后任陕西主要官员不闻不问,一拖再拖总归难辞其咎。事实上,胡和平本人曾在央视节目中露面代表陕西官场公开做出检讨。

这一切可能促使北京更加省思,地方“一把手”这一一省区内的最高负责人究竟应该具备怎样的执政素质和政治素养,“干部四化”是否就是意味着有知识、有文化、年轻化。2019年中共《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要求,“拓宽选人视野和渠道,党政领导干部可以从党政机关选拔任用,也可以从党政机关以外选拔任用,注意从企业、高等学校、科研院所等单位以及社会组织中发现选拔”。

事实上,近年掌握人事大权的中组部的确在做不少尝试,比如2019年前后各大国有商业银行副手到地方政坛担任“金融副省长”,接受政治锤炼。胡和平的迅速成长何尝不是这种尝试的重要案例,与之类似现任北京市市长陈吉宁也是“弃学从政”的经典案例,2015年从清华大学校长任上一跃而成为环保部部长。

在中共政坛一直存在着对政治家还是学院派的分别,前者侧重于实战经验,尤其是在主政一方时独当一面的综合能力,既有政治觉悟又有办事能力;而后者则是指代专业素养过硬,与前者的优势恰好相反。

的确,专家学者型官员近年颇为“受宠”,官员的学历也越来越高,不过高学历高知识群体只是拥有了一个较之他人的高起点,能否转变为现实的政治治理水平是要接受检验的,尤其是地方实战考验。

从根本上说,二者各有优劣势,具体到某个人的优劣势又未必那么绝对,所以这几年中共颇有一些因应现实处境而令人大感意外的用人特例,比如对现任港澳办主任夏宝龙和香港中联办主任骆惠宁的任免便显然是考虑到二人多年主政地方、善于应变又政治定力强等因素,而并非优先考虑对香港事务的业务熟悉程度。

这是一种显而易见的用人转变,值得人们去注意其现实的结果。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