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任志强到蔡霞 中共党内偏执的“异见人士”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共中央党校已退休的女教授兼中共党员蔡霞,因为一些被判定“出格”的言论遭受处罚,近几日成为国际舆论关注的一位焦点人物。这场舆情风波背后究竟有何情由,蔡霞何以如此,又为何被推到了聚光灯下?

不一般的蔡霞

蔡霞生于1952年,在中共中央党校任职近40年,学术研究方向是意识形态、民主政治和执政党建设。过去几年间,蔡霞在公开场合与个人社交渠道陆续发出了一些涉及政治的批评性声音,例如为被开除出党的任志强辩护,李文亮医生去世后签署要求言论自由的声明,发表文章反对“港版国安法”,还曾在一个外泄的音频里抨击中共修宪并把中共形容为“政治僵尸”。

2020年8月17日,中共中央党校发布公告指蔡霞“发表有严重政治问题和损害国家声誉的言论”,开除其中共党籍,并取消相关退休待遇。蔡霞随后接受多家西方媒体如自由亚洲电台、美国之音、《纽约时报》、《卫报》的采访,发表其对中国政治的看法与批评。

蔡霞表达出来的观点与许多“异见人士”并无太大差异,尤其与华远集团原党委副书记、董事长任志强展现出来的政治论点十分贴近。英国广播公司(BBC)总结“蔡霞风波”引起轰动的原因是她作为“所谓正统红二代”的身份,并称其为“核心圈内人”。

之所以被称为“红二代”,是因为蔡霞的外祖父在中共成立之初就已入党,母亲、舅舅和姨姨都参加了中共领导下的军队。之所以被称为“核心圈内人”,是因为她长期就职的中共中央党校是培养中共中高层政治人物的摇篮,或者是其晋级高层的一个关键阶梯。

另外,蔡霞被取消退休待遇的处罚以往少见,也引起了争议。她指责此举是“侵犯人权”,但2012年9月开始施行的《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处分暂行规定》确有相关规定称“已经退休的事业单位工作人员……相应降低或者取消其享受的待遇。”因此问题或许不在于中共中央党校是否有权取消其退休待遇,而在于为何只有蔡霞被取消退休待遇,以及她的行为是否足以触动相关规定界线。

矛盾的中共党员身份

蔡霞风波还引出了另一个问题,即她作为一名党员,甚至是一位“红二代”,却发出了与其所在党组织分歧巨大的观点言论,甚至比许多非党员的“异见人士”还要强硬激烈。蔡霞如此,作为中国商业部原副部长任泉生之子的任志强也是如此。让很多人不解的是,他们身处中国体制内部深层,更多享有体制内的便利和利益,为什么还会屡屡批评中共,甚至态度如此强硬激烈呢?

这至少说明中共党内并非思想统一的铁板一块。中共已是一个拥有9,000余万党员的规模庞大的组织,一方面都有作为组织集体的共同理念和规矩,另一方面又庞大、多元和松散。组织者强调纪律和义务,个体追求自由和权利,双方之间的这种矛盾关系在任何组织体系中都无法免除,从中共成立之日起便出现了,也一直延续到进入21世纪后江泽民、胡锦涛和习近平作为中共最高领导人的任期之内。

中共已故领袖人物毛泽东曾称,“党外无党,帝王思想。党内无派,千奇百怪。”中共9,000余万党员分布在中国960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身处不同的工作岗位,拥有不同的经历、知识和人际关系,在中共党内亦有差异巨大的角色定位。

绝大多数普通党员已经与中共党外普通民众无异,直接接触到中共政治局常委的概率几乎为零,对其认知都是信息加工、光线折射之后形成的一种模糊印象。即使早年有过直接接触,“士别三日”也当“刮目相看”。如果还以对方年轻甚至年幼时候的“吴下阿蒙”印象来评判当下位高权重者的作为,实无异于“刻舟求剑”了。

当然,一国的社会公民都有关注国事、发表政见的权利,执政者也应当为其提供适当的渠道平台,并抱持接受批评,甚至是接受一定程度的不当批评的宽容。

而中共党员一方面是国家公民,同样拥有发表意见的权利;另一方面也该遵守其曾宣誓加入的组织的规矩限制,这一点应当是没有争议的。而对他人进行人身攻击或尖酸辱骂,无论如何都是不应该的。

在美国,2011年一位著名政治评论员马克·霍尔珀林(Mark Halperin)在直播节目中辱骂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而被公司停职。2010年一名17岁的英国青年向白宫发送了一封辱骂奥巴马的邮件,美国联邦调查局(FBI)随即介入,并宣布终身禁止该青年进入美国。

蔡霞何以如此

中国一些官方媒体有意强调蔡霞当前已经身在美国的事实,以及她成为西方媒体追捧的“异见人士”时中美关系已然相当紧张的背景,或将给蔡霞打上一个“背叛者”的符号。美国《纽约时报》对她的采访也称,“她说,她支持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在贸易和其他问题上对中国政府采取强硬的立场,尽管她对特朗普政府的某些做法存在顾虑。”

相比于蔡霞当前令人费解的一些做法和选择,她在早前的思想变迁和心路历程更容易理解一些。据蔡霞本人介绍,她在中共中央党校工作时,有即将晋升副部级的官员声称造成10人死亡的天津蓟县大火是“那么个小事情”,遭其喝斥“人命关天的事情你们认为是小事,社会当然认为它是大事,我们对老百姓的生命有没有基本的感情?”还有一次是在2002年前后,有一位市委招待所所长抱怨农民把官员自行车砸坏一事时称“农民就是刁民”,遭蔡霞反问“在座的哪个祖上不是农民?”

中共中央党校已退休的教授蔡霞被开除党籍并取消退休待遇。(中新社)

在中共体制内以如此不客气的态度表达批评意见,显现了蔡霞心直口快的一面,或许正是其作为“红色后代”所继承的一种遗风,在以往官僚主义、形式主义、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充斥的体制内尤其显得珍贵。

不过在过去几年,中共对官场进行强力反腐并整顿风气,整体面貌已有所改观。而令蔡霞感到不满的地方则不再是官场“四风”问题,而是普通党员权利,尤其是言论方面的“自由”问题,以及更深层次的“民主”问题。

据《南方人物周刊》报道,“她(蔡霞)后来逐渐由意识形态研究转向民主政治转型”。2008年到西班牙考察并研究西班牙政治转型后,蔡霞“陷入了长达半年的焦虑当中”。2011年开始,她与北京市某街道合作开展了民主实践。

另据《纽约时报》报道,蔡霞对中共的信心彻底破灭是2016年中国地方当局对雷洋之死的处理。雷洋涉嫌嫖娼,在被警方拘留期间意外死亡。事件一度引发舆论怒火,蔡霞称“雷洋那个事件让我彻底的绝望了”。

在雷洋事件之前,蔡霞还曾为因嫖娼被抓的同为红色后代的薛蛮子、被指“造谣大师”的秦火火鸣不平。此后蔡霞又为被指“妄议中央”的“红色后代”任志强做辩护。因此蔡霞呈现在舆论场中的,是一个“自由派知识分子”、“批评者”的角色。

但与很多“异见人士”不同的是,蔡霞与任志强都是中共资深党员,在中国政治体制中拥有一定的资历与声望。如果说任志强只是个例,而蔡霞的出现则难免令人对中共党内“异见人士”数量多少有所疑惑。不论如何,从目前形势来看,蔡霞风波对中国时局的影响仍然十分有限。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