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上派对狂欢刷屏 疫情后的武汉刺痛了谁的神经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8月15日武汉玛雅海滩水公园电音节的狂欢场景令外界震惊武汉的恢复速度。(Getty)

“上周末武汉水上乐园游人摩肩接踵的照片显示出,这座城市已经多大程度上回归常态。这场在水上乐园举行的派对吸引了如此之多的游客参加,乃至套着游泳圈和穿着救生衣的人们在水中几乎无法动弹”。
——《南德意志报》

这则来自《南德意志报》报道当下中国武汉民众夏日消暑的活动不过是近日被一众西方媒体共同聚焦的武汉话题的一则。

距离武汉上次被国际媒体大规模围观已过去近半年时间,至少在2020年的二三月份西方媒体镜头下的武汉还是医院内新冠肺炎(COVID-19)患者拥挤、各种医护与检测设备供应不足,整个城市陷入疫情笼罩之下而显得恐惧与慌乱。如今,形势的置换恍如隔世,疫情与“狂欢”的区域对调改变的不仅是疫情蔓延的区域版图,还有不同抗疫模式下的社会心态。

刷屏推特的武汉一幕

当地时间8月17日,法新社在推特上视频、图、文三连发,以“Wuhan Wave”(武汉风潮)的主题报道了武汉一家水上乐园举行2020年电子音乐节的现场画面。画面内容则是文章开头《南德意志报》所描述的内容那般——打扮潮流的女子在泳池边打碟,有数以千计的观众穿着救生衣或坐在橡皮艇上挤满了游泳池,他们在游泳池里嬉戏,随着音乐节的歌声欢呼。而这场夏日水上音乐会现场看不见有人戴口罩。

次日,“#Wuhan”冲进推特美国区热搜榜前10。与此同时,CNN、BBC、RT、德国之声等媒体跟进讨论。

显然,西方媒体对武汉水上音乐会的高度关注并不仅是对派对的热衷,而是该活动竟然是在武汉。BBC在报道中称,武汉玛雅海滩水上乐园里聚会的照片传遍了网络世界,在世界其他地方的人们仍然疲于应对疫情之际,武汉看起来已经摆脱了病毒恢复了正常。

但武汉的热度并没有在舆论上取得一致的认同。例如德国发行量第一的日报《图片报》就在8月17日以“Unglaublich, wo diese Bilder entstanden sind!”(这些照片的拍摄地令人无法相信)为标题的报道中写道“根据中国的官方报告,自5月中旬以来,湖北省没有新的家庭传播感染病例。但事实却是:有证据显示,中国已经对自己国内的疫情实际情况多次撒谎。”尽管该报的论调遭到其他媒体的揶揄,但持类似观点的大有人在,不少的用户在推特上以“(武汉水上音乐会)视频是2019年或更早之前的老视频”等猜测来怀疑当下武汉社会秩序的真实性。

8月20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当日的记者会上确认了刷屏推特的武汉水上音乐会,并称希望通过你们(外国媒体)的镜头,把中国的真实情况报道回欧美国家,让欧美国家民众了解中国的真实情况。

什么是中国的真实情况?这是长期围绕在中外媒体间的争议话题。从中国的视角看,武汉从4月8日解除离汉通道;4月26日,武汉在院新冠肺炎患者清零;6月13日起,湖北省突发公共卫生应急响应级别由二级下调为三级。而停课一学期的湖北省大中小学将在9月陆续返校复学。截至6月底,湖北省“四上”企业(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资质等级建筑业企业、限额以上批零住餐企业、国家重点服务业企业)复工率、复岗率分别达98.8%、98.7%,中小企业复工率86.9%。湖北省发改委称,这些重要的数据指标已经追上全国平均水平。此外,湖北省政府宣布,从8月8日开始到今年年底,湖北省近400家A级景区对全国游客免门票。

从生产到生活,武汉以及湖北省的各项秩序已恢复正常,与国内其他省市保持一致,用官方的判定来说,这就是武汉抗疫的胜利。现在的武汉,经历了76天的封锁与数月的努力之后,“狂欢”正是当下武汉民众生活最真实的现状。

然而,外来的质疑者无法身处当下的中国感受社会氛围的变化,中国在疫情之初的处理所面临的争议以及大国博弈中所衍生出的“武汉病毒”、“隐瞒疫情”等纷争,同样给远在异国的评论人士怀疑武汉抗疫成果提供了想象依据。

不过,对中国抗疫的肯定与质疑的撕扯还不是西方看武汉狂欢一幕的所有心态。相信与质疑的背后是羡慕嫉妒恨交织的复杂情绪。

武汉的狂欢与西方的心酸   

作为中国四大火炉(指中国四大高温城市:武汉、南昌、南京和重庆),武汉夏季七八月平均气温最高38.7℃,夏季极长达135天,且蚊虫叮咬凶猛。因此,每年夏季的水上活动十分受捧。2020年的武汉水上音乐会便是历年司空见惯的夏季消暑活动之一。但今年,武汉的惯例刺痛了欧美国家的神经。

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武汉曾是一座背负指责甚至被“污名”的城市,关于“病毒来自武汉研究所”、“武汉有必要接受病毒调查”等言论将这座城市卷入剥离科学论证之外的政治话题中。

因为对这种传染性超强的新型病毒的恐惧,即使在国内,武汉人也是被避而远之的。

如今,或许欧美国家很难想象疫情常态化在中国的接受程度。从2019年末至今,戴口罩已经成为大众一种自我保护与对他人负责的习惯。尽管并没有强制性的要求,但人们似乎已经不约而同地在耳朵上挎一副口罩。走在相对保持距离的街道等室外区域,口罩脱到嘴巴以下,而进入公交车、商场等人群密集的室内公共密闭场所则自觉将口罩戴起。

对于中国来说,政府对疫情防控的积极态度与经验掌握已经得到社会的高度认可,因此官方的强力政策指令才能从国家到社会层面快速达成共识与配合。但在西方国家则不同。

正如德国网民对武汉水上乐园的一则评价中所描述的——让被宠坏的德国人别在疫情期间上街游行,他们连两个星期都撑不住。

这句话同样适用于疫情期间仍然加入“末日派对”、“病毒派对”的美国民众。他们对个人自由的过分强调使得很难能产生强有力的行政命令去对冲这种冒险行为。这是为何疫情在欧美的感染速度如此迅速最重要的原因。更甚于在一个国家层面都消极应对的社会秩序中,防疫形势更加不容乐观。

其实,武汉早已恢复正常,中外媒体都在稍早前偶有报道,奇怪的是,外界为何现在才震惊于武汉的变化?其实与其说是震惊,不如说这在某种程度上也体现了他们隐性的渴望,即对当下武汉“水上派对”狂欢的渴望。

2020年1月21日,美国宣布出现首例确诊病例,到3月19日确诊病例过万,但仅仅一个多月后的4月27日,美国境内确诊病例已达100万。至今,CDC数据,美国累计确诊病例500多万,死亡已超17万之多。

英国的疫情数据显示,从2020年3月1日到一个月后的4月12日,英国累计确诊病例从36例暴增至84,279,同时有超1万人死亡。

从疫情爆发至今的数月之间,其实这些国家也经历了一个心态的转变。在扬言“群体免疫”不久,3月底英国首相约翰逊(Boris Johnson)与卫生部长汉考克(Matt Hancock)均检出新冠肺炎结果呈阳性。而随着英国国内疫情形势的严峻,“群体免疫”转变为新的抗疫措施,例如全民居家隔离,降低病毒传播风险,并动用强力机构以保障规定的遵守。

而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的转变更为典型。其从一开始称所谓的新冠肺炎不过是大流感,当疫情在美国爆发后仍然不承认戴口罩是防御新冠病毒(SARS-CoV-2)的一种手段。但在美国政府遭受防疫糟糕的批评后,特朗普则一改此前口吻称戴口罩是爱国行为,而在美国口罩国内供应不足的缺口可能下,特朗普甚至提议用围巾防疫。

但发生改变的仅是这些政治人物吗,显然不是,或者说约翰逊对“群体免疫”的抛弃与特朗普防疫态度的转变其实是其国内社会情绪所推动。这种情绪是什么,是对现状的不满,是对武汉今日的艳羡,当然在不同的意识形态下,则有了反思自己与质疑别人的撕扯。

无论中美围绕新冠疫情有多少龃龉,但所能自证的方式已不再是谁的声音大,谁的嗓门高。疫情之初中共曾在党内警示,此次疫情是一次大考,显然这个判断普适疫情影响下的各个国家。

(本文原载于香港01,略有编辑。)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