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外交“棋局”:杨洁篪与王毅活跃异常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国外交高层近期的动向,颇令人有一种“大战”来临前的忙碌之感。而这又似乎进一步呼应了在“北戴河休假”复出后的中共最高决策层提振国内经济和社会信心的一系列举动。

杨洁篪8月19日至21日访问新加坡,并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会晤,这是新冠疫情后中国高层的首次外访。(新加坡外交部)

首先是位列中央政治局委员的杨洁篪。作为中共最高外交决策机构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该委员会由习近平本人领衔)的办公室主任,杨洁篪一直是习近平上台后外访的随行标配成员之一。

8月19日至20日,8月21日至22日,杨洁篪受邀分别造访了在国际舞台中十分活跃的新加坡,以及中国的东亚邻国韩国。这不仅是“北戴河休假”后,中共高层首次走出国门,同时也是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肆虐全球后除6月夏威夷之行之外的首次正式出访。

在此之前的半年间,中国高层与世界他国家领导人几乎断绝了一切面对面交往,“沟通”被迫转入了线上视频连线和个别通话,仅有几次外国领导人来访,包括柬埔寨首相洪森(2月5日)、蒙古国总统哈勒特马·巴特图勒嘎(2月27日)、巴基斯坦总统阿里夫·阿尔维(Arif Alvi,3月26日至27日)和柬埔寨国王诺罗敦·西哈莫尼(Norodom Sihamoni,4月1日至5月11日赴华查体休养)。

用中国外长王毅的话说,如今中国线下外交已“复工复产”。

根据公开信息,杨洁篪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举行了会面,还同新加坡副总理兼经济政策统筹部长及财政部长王瑞杰、国务资政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张志贤、外长维文就双边关系和共同关心的问题“深入交换意见”。

新华社称2020年是中新建交30周年,杨洁篪同李显龙重申了2015年两国领导人确立的“与时俱进的全方位合作伙伴关系”,同时在对话中表达了希望与新加坡就稳定供应链、加强共同抗疫、深化“一带一路”合作等意愿,并得到了新加坡方面的正面回应。

新加坡一直被视为东盟的重要成员,也曾经作为中国与西方之间沟通的桥梁,与中国历届政治高层渊源极深,但同时新加坡在中美关系恶化的今天也扮演着一种复杂的角色。杨洁篪此行是在中美博弈和新冠肺炎疫情压力下夏威夷密会后的首次外访,其暗示新加坡站队的意思也十分明显。北京愿意派遣杨洁篪造访新加坡,并且将新加坡作为外交“复工”的第一站,几乎可以说是给予了新加坡相当高的期待。

李显龙表示,新方愿同中方密切高层交往,用好双边合作机制,推动东盟-中国关系发展,共同促进地区和世界经济复苏。这或许正是北京所期待的回答。

杨洁篪的第二站同样重要。作为美国在东亚的传统盟友和东亚重要的经济体,韩国的态度一直很复杂、很摇摆。朴槿惠当政时期,原本十分亲密的中韩关系因为“萨德”系统的部署问题导致两国关系产生裂隙。不过,事实上美韩关系日益受到重新检视,尤其是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美国的“灯塔”地位与防疫成就引人注目的韩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在人们看来,杨洁篪此行可能是一次事务性的工作访问。的确,杨洁篪在与新上台的韩国国家安保室长徐薰邀请会面时的确是确认在疫情稳定后尽早落实习近平访问韩国,不过从双方交谈的话题看显然关切点要广泛得多。

韩国方面显然关注的是朝鲜半岛的问题,杨洁篪做出了继续与韩方保持密切沟通的承诺。而对于中国的关切点即在中美关系恶化的背景下首尔的立场,徐薰并没有予以明确的回应,仅仅表示是中美两国实现共赢并保持友好合作关系对实现东北亚乃至世界的和平繁荣尤为重要。未知这一表述是否足够令北京放心。

值得一提的反倒是另一个收获,那就是双方确认了年内举行中日韩首脑会议的必要性,以及加速推进自贸协定第二阶段谈判、争取年内签署《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挖掘对接韩国新南方和新北方政策与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示范项目。

中日韩区域经济一体化一直是中国当然也包括日韩的愿望,三个庞大经济体的结合不仅仅是数量的叠加,更重要的是成为影响和左右全球经济格局的重要力量。

当然,杨洁篪的收获仍然是没有“落定”的,不过这对外界尤其是美国所释放的信息来说已经足够丰富和耐人寻味。

与杨洁篪相对,中国外交系统中地位仅次于杨洁篪的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表现更为活跃。8月20日,王毅在海南小城保亭同造访中国的印度尼西亚外长蕾特诺(Retno Lestari Priansari)举行了会谈,之后又于21日与巴基斯坦外长库雷希(Shah Mahmood Qureshi)举行了第二次中巴战略对话,而接下来的重头戏则是23日在广西东兴与“宿敌”越南举行的中越陆地边界划界20周年暨勘界立碑10周年纪念活动,越南副总理兼外长范平明出席。

与此同时,8月24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还以视频形式出席了澜沧江—湄公河合作第三次领导人会议,并抛出橄榄枝,承诺中国新冠疫苗将优先提供给湄公河国家。越南《人民报》罕见评价称,各国领导一致认为新冠肺炎疫情对湄澜国家带来重大影响,这是6国领导共商地区各重大事项以及就解决共同挑战的方向和措施达成一致的机会。

从新加坡、韩国到印尼、巴基斯坦、越南,在这一多事之秋,中国外交高层的密集周边外交活动透露了北京的灵活性和战略性,尤其是对于和中国在南海有多次争夺的越南来说更是如此。

8月24日,王毅同越南副总理兼外长范平明在广西东兴出席活动,这在中越经历领土争端的背景下实在难得一见。(秒拍视频截图)

截至发稿,王毅已经启程飞赴欧洲5国意大利、荷兰、挪威、法国、德国进行正式访问。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声称王毅此行有三重目的:一是共同落实好中欧领导人共识,积极推进双方重要的政治经贸议程;二是同欧方应对疫情,稳定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稳定进行合作,进一步探讨在数字经济、绿色经济等新兴领域的合作;三是对外共同发出维护多边主义,完善全球治理的一致声音。

很明显,对中国来说,这将是中国趁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忙于应对本国疫情和大选切入其传统的欧洲后院的绝好时机。在中美关系恶化,中企持续受到美国打压的背景下,北京一直在寻求如何打破美国的“封锁”,对冲和消解对自身的不利影响,而最有效的或者最立竿见影的当然是“瓦解”美国及其盟友的“经济围剿”和技术封锁,北京急于在欧洲以及上述周边国家打开局面即是源于此。

当然,欧洲和日韩不会在当下的局面下选择站队中国,但是经历过中美贸易战对全球经济秩序的扰动,新冠肺炎疫情的打击,再加上特朗普政府的一系列诸如“退群”动作加深了西方世界的某些裂痕,中国“扛起”多边主义的大旗积极活动,不得不说是明智的。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