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议《八佰》:杂牌军不如王牌军吗 国军德械师是否为抗战主力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国大陆抗战电影《八佰》的票房与话题度不断呈正比攀升,个中部分情节与台词格外引发争议,譬如魏晨饰演的朱胜忠痛斥“逃兵”们道“就是因为你们这几十万杂牌军,国军才让日本人打成这样”;还有杜淳饰演的谢晋元,在撤往上海英租界前夕向守卫四行仓库的孤军勉励称“八十八师的弟兄们,你们都是受过教育的德械军团,每一个人都是国家最需要的战士,也是这个国家一味最好的良药”。再加上网络上始终不缺渲染国军德械师如何神勇的帖子,这似乎给人一种印象:即接受德国训练与装备的精锐德械师,远比地方军阀的“杂牌军”更能给日军惨重伤亡。

德械师整编不足 火力更逊日军

事实上,真正完成整编的国军德械师仅有第36师、第87师、第88师以及中央教导总队,其余号称接受德式训练的调整师,不过只是按照德制改变建置,装备不但不如真正的德械师,现代化训练也未悉数完成。而且即便是德械师,编制所需的武器也未全数到位,譬如谢晋元所处的第88师仅有一个师属炮兵营,重机枪仅约72挺;而日本陆军一师即有超过百挺重机枪与各式重型火炮,又有庞大的海空军提供后援,因此双方火力相差极大,训练素质与战术运用也如云泥之别。

配戴德式装备的少量国军被蒋介石视为精锐,照片为1937年12月、甫自上海闸北战场退下的国军德械师,正在接受中國婦女慰勞自衛抗戰將士會上海分會婦女部長宋文斌(前穿旗袍者)與著名華裔美籍戰地記者王小亭夫人馬貴貞(左边穿旗袍者)慰劳。(Chicago Tribune)

最重要的是,抗战初期投入淞沪战场的国军并非仅有德械师,地方军阀亦在蒋介石的号召下纷纷派遣大军参战,渠等的血性绝不亚于中央军,俱是打破日军“三月亡华”迷梦的功臣。李宗仁(1891─1969年)便回忆过当蒋介石发表“庐山讲话”后,广西“各县农民蜂拥前往县政府报到入伍,终因报到人数太多,政府还得以抽签方式决定取舍。不满一月,便编成四个军”,其中廖磊(1890─1939年)率领的第二十一集团军,便加入了淞沪会战痛击日军。因此若贬低“杂牌军”的作用,无论就史实与情感来说都不公平。

德国驻华顾问 也坦承离现代化军队标准尚远

原本蒋介石希冀在德国军事顾问团的襄助下,可以完成60个师的现代化整编方案,同时建立自给自足的军工体系。1928年,南京国民政府立足未久,便以经济顾问的名义聘请前德国陆军上校鲍尔(Max Bauer,1869─1969年),渠提交了《整理中国陆军建议书》,不仅建言国府应先建立一支不担负作战任务的精锐教导部队,还就军工、邮电、交通与沿海防御体系提供恳切的意见。1930年又在魏泽尔(Georg Wetzell,1869─1947年)的指导下,将教导队扩充成教导旅、最后编成第36师、第87与88师,初步奠定德械师的基础。

当1933年有“德国国防军之父”名号的塞克特(Hans von Seeckt,1866─1936年)赴华担任总顾问后,撰写了更宏大的《中国军队改革建议书》,接着又撮合中德于1934年签订《中国矿物及农产品同德国工业品及其他产品的易货贸易协定》,让缺乏外汇的中国能以桐油、大豆、钨矿等实物交换德国先进的军工产品,深惧重蹈物资短缺覆辙的德国亦可藉此积累作战实力,双方各取所需。1936年,德国售华军火占比28.8%,到了次年更高达37%,缔造了抗战前中德军事与商业关系最紧密的岁月。

接受德国军事顾问指导训练的中国中央陆军官校教导总队,原本不应担负作战任务,而是作为整建各部队的典范。(抗日战争纪念网)

最后一任德国驻华军事团总顾问法肯豪森(Alexander Ernst Alfred Hermann Freiherr von Falkenhausen,1878─1966年)待在中国的时间最久、影响也最深远,渠对利用四川当作抗日基地、利用游击战消耗日军、封锁长江等构想都给抗日战争带来不小的帮助。但法肯豪森也坦承,以当时中国的官兵素质、工业与财力来看,要打造合乎德军标准的军队非常困难,且训练60个师的计划也仅算是现代陆军的雏型,更何况大部分地方军阀都不愿蒋介石挟整编之名行裁军之实,故要达成此目标简直难如登天。

因此法肯豪森依据现实调整塞克特的意见,认为“目前中国陆军,固不能担任新式战争,但未若不可用持久战抗敌,迫使其(日本)增加兵力,一切重要莫过于成立虽小而极端新式之国防军”,主张国军应先创立轻装部队,此外还应把裁汰的军人拨去建设工程或编成警察,以免重演一战后大量复员德军造成社会动乱的悲剧。

不过可惜的是,虽然国军在德国顾问的培训下取得一定成就,但整编完成60个师的计划尚未完成抗战便全面爆发,武器自给的雄心也未能如愿。塞克特曾点明“中国军队的武器处于缺乏的状态,然而向外购买武器、弹药只能视作过渡期的行为。若本土无可靠的军火生产,以资平时练兵和战时所需,则中国势必被迫依赖外国进口,而在战时无法自保”。结果就如前述所言,连最精锐的第88师都重火力不足,国府亦据实报告在整编20个师的时候,尚缺步枪12,000枝、轻机枪108挺、重机枪缺612挺、迫击炮缺120门等。这造成国军内武器杂乱、土洋混用、后勤补给不易的窘况,以及缺乏步战协同的演练机会。

德械师战力不容夸大 全体将士的不畏牺牲才是关键

因此火力不如日军的少量德械师、部分完成换装的国军与缺乏现代化锻炼的地方军,共同构成淞沪战场上的中国军队。且由于装备与素质均不如日军,导致国军付出更大伤亡比。在淞沪会战中担任副参谋长的白崇禧(1893─1966年)便检讨过“我军训练远不如敌人,使用同一武器之命中率亦远逊于敌人,步兵对轻重武器因训练不精,不能使用自如”,之所以能抵御优势日军,“所凭借的全是爱国精神”。第八集团军总司令张发奎(1896─1980年)亦称“我们的部队没有立体作战的经验,仅凭着血气之勇,不知讲求疏散与伪装,更招致许多无谓的损害”。

除了中央军之外,装备粗劣的地方军也赶赴淞沪战场,为抵抗日军奉献了鲜血。(中国日报)

这样劣势的军容能抵挡日军三个月之久,着实是中国伟大抗战精神的血性展现,值得大大发扬。然而若过度吹捧德国军援的作用与贬低地方军,也是对先烈与历史的不敬。因为自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后,最先打响抗日战鼓的并非中央军,绥远抗战、长城战役、一二八事变等都是地方军的显赫战绩,台儿庄大捷更是以地方军为主体的国军缔造的辉煌战果,故其保疆卫国的奉献不容忽视。

至于德国的援助该如何评价?塞克特曾说过“每种军队之重整,首先,其最重要的条件在于边界之安宁,意即对外长期之和平;其次为中国内政之平静。在满足这两种条件之前,欲达成建军之功效,恐难如愿以偿”,其实正指明国家进步的条件在于内政外交得安定。偏生中国在抗战前仍处于派系倾轧、工业发展极度落后、又承受帝国主义盘剥的灾难中,故纵使再来一万个塞克特或一整个舰队,也没法倏然扭转中国的贫弱,何况德国援华也是出于利己动机。因此唯有全面整顿思维与制度,方能争得民心开创富强新局。而这点,历史已清晰地表明:一味依赖外援、结果遭共产党逐出中国大陆的国民党并未做到。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