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论战” 蓬佩奥何以激怒北京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在中国的舆论场里几乎已经是一个人人喊打的人物。其在2020年7月23日于加利福尼亚洲尼克松图书馆发表的一个所谓“新铁幕演讲”,更是沦为中国媒体的箭靶。

北京时间8月25日,中国新华社和《人民日报》两家媒体一道发布了一篇3万余字的文章《蓬佩奥涉华演讲的满嘴谎言与事实真相》,对蓬佩奥演讲所涉及的23个观点打上了一个个“错”、“错”、“错”的评语,并逐一进行批驳。

以此来看,当美方特别是蓬佩奥本人试图将中美关系引向危险的所谓“新冷战”之际,中方则毫不客气地启动了一场对美“论战”,以及针对蓬佩奥本人的定点反击。

蓬佩奥演说之争

在很多人看来,蓬佩奥有意将其在7月23日的演讲与拉开美苏“冷战”序幕的英国前首相丘吉尔(Winston Churchill)1946年3月5日“铁幕演说”相提并论。的确,“冷战”的序幕是由资本主义阵营所拉开的。如今作为“冷战”胜利者的美国的国务卿,蓬佩奥被认为有意率先拉开第二场“冷战”的序幕,而他所设想的美国“新冷战”对象正是其担任国务卿后不厌其烦批判指责的中国。

在蓬佩奥极不友好的叙述描绘里,中国已然成为了一个与人类文明为敌的邪恶蛮横的国家。其所谓“新铁幕演讲”不仅发出了“新冷战”的号召,还是其一整套针对中国观点体系的一次集中呈现。

不出意外,蓬佩奥的言行引起了中国的愤怒,其本人亦遭受激烈批评。例如在2019年12月3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再度回应有关蓬佩奥对中国的指责时称,“中国现代著名作家鲁迅有一篇小说《祝福》,里面有一个人物叫祥林嫂。她总是喋喋不休唠叨着同样的话题。我看蓬佩奥先生现在的行为举止非常像祥林嫂!只不过祥林嫂唠叨的是一些无害的废话,而蓬佩奥先生唠叨的都是有毒的谎言。”

华春莹还不止一次提及蓬佩奥在2019年4月15日于得克萨斯州农工大学演讲时所说的一段题外话:“当我还是一名军校学员的时候,西点军校的学员格言是什么——‘绝不撒谎、欺骗、偷盗,也绝不容忍有此类行为的人。’(而)我曾经是一名中情局(CIA)局长,我们撒谎、欺骗、偷盗,我们还有完整的培训课程……”

中国政界和媒体屡屡提及蓬佩奥说过的这段话,以此反击他向中国发起的一次次指控,还对蓬佩奥本人的道德提出质疑。如2019年10月23日华春莹被问及蓬佩奥相关讲话时曾表示,“在人际关系中,人们把那些撒谎成性、到处说人坏话的人称之为小人,往往选择蔑视、不予理睬。”

另一位曾任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的耿爽在2020年3月曾说,“如果这个时候还不把精力用于自己本国的疫情防控,用于为国际抗疫合作营造气氛,反而一再的挑起政治争端,破坏国际抗疫合作,这种政客,还有什么道德可言?”

其实,美国国内对蓬佩奥也有类似的声音。2020年8月25日,蓬佩奥在耶路撒冷通过录制视频的方式在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上发表讲话,此举打破了美国数十年来即国务卿不参与总统候选人提名过程的传统,也打破了不在国外讨论国内政治的外交礼仪。蓬佩奥因此招致美国各界的批判,美国犹太民主委员会主席哈利·索弗(Halie Soifer)认为,蓬佩奥的做法史无前例且极不道德。

中美两国长期以来都已习惯于构筑一整套“自说自话”的叙事。这两种叙事对中美两国的描述截然不同,却出奇一致地肯定本国、否定对方。随着中美关系的恶化,蓬佩奥等美国政客和媒体越来越多地将目光转向中国,也将其对中国的一套“是美非中”的叙事越来越多地呈现在全球舆论之中。

与此同时,在全球舆论中一直比较被动的中国则做出了积极反击的姿态,对蓬佩奥投注了最多的火力。似乎在中美关系演变过程中,这位美国国务卿是最危险的一个人物。

蓬佩奥的多重身份

现年57岁的蓬佩奥经历多样,拥有过军人、律师、商人、政客等多重身份。他在1986年毕业于西点军校后,于1986年至1991年间在美国陆军服役;在1991年至1996年是一个法律界高校学生、税务诉讼律师;在1998年至2010年是一名业务涉及航空、石油的商人;自2011年开始从政至今,并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负责情报相关工作。

2016年11月,作为堪萨斯州众议院议员的蓬佩奥获特朗普(Donald Trump)提名担任中情局局长之职,2018年3月又被特朗普在推特上宣布成为新任国务卿。

值得一提的是,蓬佩奥出生并成长于美苏“冷战”时期,在美军服役之时正值“冷战”末期。当时作为负责巡逻西德、东德和捷克斯洛伐克边境的陆军骑兵军官的蓬佩奥,可能亲眼见证了东欧剧变、苏联解体的历史瞬间。

而1991年“冷战”的结束也是蓬佩奥人生的一个重要转折点,他在这一年离开了服役6年的军队,重回高校学习,4年后转行当了一名税务诉讼律师。再之后,他在律师行业工作了仅仅不到3年时间,又转行进了商界,与西点军校同学合伙创立了一家公司。

因此可以说,蓬佩奥是美国在“冷战”时期成长起来并被安排在最危险前线的卫国战士,却因“冷战”的结束而命运徒转。而“冷战”在其成长时期留下的烙印,似乎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不见。

在很多人看来,蓬佩奥成为美国国务卿之后,不遗余力地指责攻击中国,试图构筑以美国为首的针对中国的国际阵营,应该是有意将中美拉入新一轮“冷战”的危险轨道。他在2020年7月23日发表的演讲被指为“新铁幕演讲”,“冷战”一词在其中出现了三次,“苏联”一词出现了四次。

相比于演讲中的宏大叙事、浓重渲染与强烈号召,其所列述的事实与逻辑都显得太过脆弱。毕竟中国与前苏联相差甚远,中美关系也与美苏关系大不相同,中美两国的关系也远远没有恶化到不得不除之而后快的地步。

有必要担心,蓬佩奥所设想和期待的场景,是美国赢得新一轮“冷战”的胜利,延续作为全球唯一超强国家的地位,还是一味地将中美两国推入“冷战”的深渊,而蓬佩奥本人当仁不让地扮演起守护美国势力范围的个人英雄角色?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