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警黑法官? 中共何以发起政法风暴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8月27日,继2019年“成都会议”后,中共政法委再度召开一次最高级别的政法领域全面深化改革推进视频会,包括中央政法委书记郭声琨以及公检法等国家政法权力机关“掌门人”悉数出席。

中共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曾在7月出席一场启动中国政法政治教育整顿的大会,至今已有35人被查或提起公诉等。(微信@长安剑)

在这次会议上,郭声琨声称“成都会议”所确立的100项改革目标已完成或者取得重大阶段性成果者84项,未知是否包括中共7月初下令开始的大规模政法队伍“整风运动”。在7月8日的动员会议上,中央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列出“整风”四大目标,首要目标即为“清除害群之马,清查对党不忠诚不老实的‘两面人’,彻查黑恶势力‘保护伞’,深查执法司法腐败”。

外界已经注意到当下这场风暴来势汹汹,可能伴随着难以胜计的中共政法官员落马。

在中国官方媒体《中国新闻周刊》的报道中,河南灵宝作为“整风”试点之一已经出现塌方式腐败,其中一名知情者断言,更大的风暴即将到来。

根据多维新闻记者的粗略统计,事实上,“动员会”于7月8日召开后的第二天,西藏便率先传来首名政法官员落马的消息。

消息称,2020年1月份被查的西藏自治区林芝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调研员邓朝奎(正处级)目前已被“双规”,其罪名包括“甘于被围猎,与不法分子沆瀣一气,为恶势力充当保护伞”。7月17日,邓朝奎因涉嫌徇私枉法、受贿一案已被逮捕,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事实上,与邓朝奎1月份同时被查的还有一名林芝公安局治安管理支队政委王勇。邓朝奎自2012年由西藏自治区公安厅禁毒总队副调研员调入林芝市公安局,而王勇则先是在墨脱县(林芝下属)公安局,2016年调入市局,与邓朝奎交集不少,但目前官方未披露二人被查是否有关联。

7月10日,上海市杨浦区法院原党组书记、院长(副局级)任涌飞被提起公诉。这又是一个极为有名的政法腐败案例。事实上,任涌飞早在2019年10月份被查,在上海司法系统工作了34年。从1985年7月起在上海高院工作近22年;2007年1月起,任卢湾区法院副院长、审委会委员等;上海市高级法院审判管理办公室主任、审委会委员、办公室主任等;2016年4月起,任杨浦区法院党组书记、代院长、院长等职。

中共扫黑除恶运动进入刀刃向内阶段,打“保护伞”也成为此轮整风运动的目标之一。(多维新闻制作)

官方指控任涌飞“在任杨浦区委政法委副书记和区法院主要负责人时,未恪尽职守,还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私下接受黑社会成员请托,沦为黑恶势力保护伞……”

事实上,任涌飞被查背后据称也隐藏着一个神秘链条。在此之前,2019年7月,任涌飞公检法的同僚、上海市杨浦区委常委、区委政法委书记卢焱落马。

任涌飞曾经的上司、一度任上海市检察长的陈旭2017年落马。而任涌飞的搭档、杨浦区政法委书记卢焱则在2019年7月落马,并于2020年8月7日因为受贿,贪污,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而受审。

根据多维新闻统计,从7月8日至今,中国大陆已有35名政法官员落马(包括被查、“双开”、免职和提起公诉等情形),其中包括既包括上海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龚道安这样的省部级高官,也包括安徽颍上县副县长、公安局局长李光亮等处级官员。

事实上,小官巨贪,越是基层权力越容易不受限制掌握在地方实权派手中,这也就造成了基层政法权力腐败甚至比高层更严重,更容易被潜规则所渗透。这就是此次“整风”是从下而上,而非传统的从上而下来推行的原因。

最后,正如上文所言,这次“整风”,公安系统落马官员最多,其次是法院系统,且多人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甚至领导黑社会组织。这也印证了外界对中国当下社会现实的指责——“黑警”在中国的大规模存在。

政法队伍已经到不整顿不行的地步。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