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神秘半导体项目陷烂尾危机 被寄予厚望的武汉弘芯怎么了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在美国重重打压之下,中国已在全方位反思及恶补科技产业短板,国际半导体产业协会(SEMI)的一份报告指出,2020年到2021年,中国将拥有全球最多的新建或计划建设的芯片工厂。中国政府也出台了多重支持芯片产业发展的措施,上海、深圳、南京、武汉、合肥、成都、贵阳等多个中国城市都在重金布局芯片产业,争取国家资源的倾斜。

但随着投资超千亿、运行近3年的重大芯片项目——武汉弘芯被官方披露陷入“烂尾”危机,随时面临资金链断裂导致项目停滞的风险,敲向中国芯片产业的警钟已在长鸣。

被称为“中国最神秘半导体项目”的武汉弘芯(HSMC)被官方披露陷入“烂尾”危机。(武汉弘芯官网)

武汉弘芯成立于2017年11月,曾被称为“中国最神秘的半导体项目”,目标是构建中国半导体逻辑工艺及晶圆级封装先进的“集成系统”生产线,搭配强大的智财IP设计团队,并以创新的商业模式助推5G和人工智能(AI)的全面普及。

弘芯半导体制造产业园是武汉和湖北的重点投资项目,在《武汉市2020年市级重大在建项目计划》中,武汉弘芯半导体制造项目位列首位,总投资额为1,280亿元人民(1 元人民币约合0.15 美元)。主要投资项目为:预计建成14纳米逻辑工艺生产线,总产能达每月30,000片;预计建成7纳米以下逻辑工艺生产线,总产能达每月30,000片;预计建成晶圆级先进封装生产线。

深耕芯片半导体领域数十年,已退休的“台积电创始人张忠谋最重视的研发干将” 蒋尚义,于2019年出任武汉弘芯CEO。蒋尚义就任后,带动了一大批半导体专家汇集武汉弘芯,《日经亚洲评论》曾有报道称,自2019年以来,武汉弘芯从台积电聘请了50多位经验丰富的工程师和管理人员,其薪资相当于在台积电年薪及红利的2至2.5倍。

1946年出生的蒋尚义先后毕业于国立台湾大学、普林斯顿大学,斯坦福大学,博士毕业后又相继在美国德州仪器、惠普实验室工作。 1997年,年过五十的蒋尚义从惠普入职台积电,在其领导下,台积电先后攻克130纳米低介电材料、28纳米栅极制程等多项技术,成为国际半导体的“技术领导者”,现在,台积电已位列半导体晶圆代工全球排名第一。

高额重点投资、先进技术、大牛加持,这些光环让多方都看好武汉弘芯,期待它能为中国芯片制造找到新的突破口。

+2

但是,武汉市东西湖区政府在7月30日发布的《上半年东西湖区投资建设领域经济运行分析》文件披露,该千亿大项目在运行近3年后,剩余1,123亿元人民币投资难以在2020年申报,项目目前基本停滞,因存在较大资金缺口,弘芯随时面临资金链断裂风险。

被多方寄予厚望的武汉弘芯半导体制造项目分为两期,一期总投资额520亿元人民币,工程于2018年初开工,2019年7月厂房主体结构封顶,目前一期主要生产厂房、研发大楼(总建筑面积39万平方米)均已封顶或完成,中国国内“唯一能生产7纳米芯片”的核心设备ASML高端光刻机业已入厂。

二期投资额760亿元人民币,工程于2018年9月开工,目前在建。至2019年底已累计完成投资153亿元,预计2020年投资额为87亿元。武汉市东西湖区政府官方文件显示,武汉弘芯二期用地一直未完成土地调规和出让。因项目缺少土地、环评等支撑资料,无法上报中国国家发改委窗口指导,导致国家半导体大基金、其他股权基金无法导入。

2019年12月武汉弘芯曾高调举行的“ASML光刻机设备进场仪式”吸引了诸多目光的关注, ASML官网资料显示,该型号的光刻机可以为用户提供10纳米以下节点经济高效的解决方案,但是,现在就连那台号称“中国国内唯一一台能生产7纳米芯片”的光刻机,都已被用作抵押贷款。

2000年,中国国务院印发过《鼓励软件产业和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的若干政策》,中国软件产业和集成电路产业由此迎来过发展的黄金十年,以软件业销售额为例,从2000年的500亿元人民币跃升到2015年的5万亿人民币左右,增长了100倍。

因应国内外形势,2020年8月4日,中国国务院又发布了《新时期促进集成电路产业和软件产业高质量发展若干政策》,为加快中国集成电路产业和软件产业发展出台了一批重大支持政策。

在政策面多重利好的大背景下,被寄予厚望的武汉弘芯为什么还会陷入烂尾危机,它所经历的又能给中国集成电路产业发展带来怎样的警示呢?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