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子大变局(一):慈禧的心病与八国联军侵华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如果说1840年中英鸦片战争用坚船利炮轰开了中国尘封已久的大门,打破了“天朝上国”的迷梦,东西方巨大差距的使中国传统的“华夷观念”开始松动的话;那么,1895年甲午中日战争的惨败,最后一个藩属国朝鲜的失去,则意味着中国历时数千年的“华夷观念”开始崩溃——败于西洋犹情有可原,败于东洋近邻“撮尔小国”的日本,“耻既甚矣,理亦难解”,扯下了“天朝上国”最后一块遮羞布。民族危机之下,清政府内部的改革派在光绪皇帝支持下发起了维新变法运动,短短百余日新政迭出,却在以慈禧太后为首的清政府内部守旧派的政变下戛然而止。光绪皇帝被囚,慈禧太后重新训政,维新派被逐出朝廷,加之此前因甲午战败以恭亲王奕訢、李鸿章为首的洋务派在中央失势,守旧派在清政府中枢全面上位,掌握中央政权。古老的北京城笼罩在一片守旧的迷雾中。

自1898年戊戌政变后,被软禁的光绪帝就成为慈禧的心病,尤其是光绪比慈禧年轻36岁。1908年11月14日慈禧去世前一天,光绪蹊跷地驾崩。图为1908年光绪皇帝葬礼。(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戊戌变法失败后,在慈禧太后的提拔下,一批守旧派技术官僚在清廷中央上位。笔帖式出身的刚毅任协办大学士、军机大臣兼兵部尚书,宋学大师徐桐任协办大学士,赵舒翘任军机大臣、总理衙门大臣。这批守旧派技术官僚大多出身寒微,虽政绩、声望俱佳但并无根基,其所依仗者唯有慈禧的信任,这在一定程度上了决定了他们悲剧的命运。

相比上述的技术官僚,还有一批守旧派官员则是因慈禧的“心病”上位。戊戌变法失败后,光绪皇帝虽被软禁瀛台,但光绪此时不过27岁而慈禧已经63岁,慈禧担心自己死后光绪秋后算账,因而意图拥立新皇帝取代光绪,这就是有名的“乙亥建储”事件。这一事件不仅使以端郡王载漪为首的宗室守旧派官员崛起,也埋下了庚子事变的祸端。

1899年9月,清廷谎称光绪帝病危,服药日久,未见有效,开始为建储做舆论准备;农历十二月初一,又宣称因光绪帝有病“所有年内及明年正月应行升殿,一切筵宴均停止”。慈禧的建储之举不但遭到国内舆论的反对,上海绅商1,231人联名致电总理衙门反对废立,也引起了列强的怀疑。一名法国医生受列强委派入宫为光绪治病,“上体虽然虚弱,但无碍处理军国大计”的诊断结果戳破了慈禧的谎言。

最终,在荣禄的劝谏下,慈禧放弃废立,退而求其次册封端郡王载漪之子溥儁为“大阿哥”为光绪后嗣。慈禧之所以放弃废立,关键在于荣禄的那句“顾上罪不明,外国公使将起而干涉,此不可不慎也”,即慈禧是畏惧列强干涉才放弃废立的。加之此前列强对光绪这位推行维新变法的开明君主颇有同情,以及对慈禧镇压维新运动的不满,慈禧与列强之间的矛盾在积聚。

1900年1月,溥儁被册封为大阿哥,载漪这位未来的“摄政王”水涨船高,出任总理衙门大臣兼管虎神营,以载漪为首的宗室守旧官员崛起,刚毅等技术派守旧官员纷纷投效,荣禄也只能避其锋芒。“(载漪)车骑服色,拟于乘舆,至自称九千岁,出入大清门,呵斥公卿,无敢较者。”

义和团入京后,载漪意图通过义和团以武力逼迫光绪让位,实现自己“摄政王”的梦想,因而力主“扶团排洋”,即联合义和团对列强开战。庚子事变中载漪甚至还试图与兄弟带领义和团杀死光绪,但被慈禧阻止。而慈禧之所以由最初的摇摆不定转向主战,一种说法是载漪向慈禧提供了一份假照会,列强要求慈禧退位还政于光绪皇帝,早就对列强不满的慈禧对列强宣战。

“彼族竟敢干预我家事,此能忍,孰不得忍!外人无理至此,予誓必报之。”守旧派技术官僚原本就主张排洋重建“华夷秩序”,在慈禧、载漪表面态度后,更加坚定地主战,由此慈禧、载漪以及守旧派技术官僚出于不同的目的在联合义和团排洋上达成了一致。

1900年6月21日,慈禧以光绪皇帝的名义发布《宣战诏书》。诏书虽未明确向谁宣战,但以《辛丑条约》英国、美国、日本、俄罗斯、法国、德国、意大利、奥匈帝国、比利时、西班牙、荷兰等11个签字国来看,同时向世界主要强国宣战也是一件亘古未有之奇事。更奇怪的是,洋务派地方代表人物两广总督李鸿章、两江总督刘坤一、湖广总督张之洞、闽浙总督许应骙、山东巡抚袁世凯等人搞出了“东南互保”,拒绝执行宣战诏书,与列强达成和平共处的默契,事后反而获得慈禧的称赞“度势量力,不欲轻构外衅,诚老成谋国之道”。

事实上,慈禧虽对外宣战,只不过是想拿住列强驻京使馆人员作为筹码,以与列强讨价还价,并非真的要与列强开战。因而北京城内进行着一场奇怪的战争,一方面清军联合义和团围攻使馆区,一方面清军又屡次停止攻击,甚至还多次向使馆区运送水果蔬菜,列强使馆区在清军与义和团优势兵力围攻下坚持两个月之久也可谓“奇迹”。然而,北京城以外却在进行着一场真正的战争,终致八国联军入京,北京失陷。

时人谓之,“推本言之,有守旧,而后有训政,有训政,而后有废立,有废立,而后有排外。”“义和拳者,非国事之战争,乃党祸之战争也。”“当宣战之日,固逆计异时之必归于和,使馆朝夷,皇位夕易矣。大事既成,盲风怪雨不转瞬而月明星概,虽割地以赎前愆,亦所不恤。”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