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子大变局(二):好一碗珍珠翡翠白玉汤

撰写:
撰写:

如果说1840年中英鸦片战争用坚船利炮轰开了中国尘封已久的大门,打破了“天朝上国”的迷梦,东西方巨大差距的使中国传统的“华夷观念”开始松动的话;那么,1895年甲午中日战争的惨败,最后一个藩属国朝鲜的失去,则意味着中国历时数千年的“华夷观念”开始崩溃——败于西洋犹情有可原,败于东洋近邻“撮尔小国”的日本,“耻既甚矣,理亦难解”,扯下了“天朝上国”最后一块遮羞布。民族危机之下,清政府内部的改革派在光绪皇帝支持下发起了维新变法运动,短短百余日新政迭出,却在以慈禧太后为首的清政府内部守旧派的政变下戛然而止。光绪皇帝被囚,慈禧太后重新训政,维新派被逐出朝廷,加之此前因甲午战败以恭亲王奕訢、李鸿章为首的洋务派在中央失势,守旧派在清政府中枢全面上位,掌握中央政权。古老的北京城笼罩在一片守旧的迷雾中。

由外国摄影师拍摄的慈禧太后照片,头顶的条幅是慈禧的正式称谓“大清国当今慈禧端佑康颐昭豫庄诚寿恭献崇熙圣母皇太后”。(视觉中国)

就在清廷对列强宣战前,慈禧就诏命熟悉洋务的时任两广总督李鸿章“迅速来京”,诏书虽未明言所为何事,但总离不开对外交涉收拾局势。与此同时,清廷多次发出上谕,指责京畿地区义和团为“拳匪”,要求步军统领衙门“严行查拿”,并派军队保护教堂。

但没等到李鸿章入京,八国联军就在8月14日攻陷北京,慈禧带着光绪帝仓皇出逃。在逃出北京最初的几天里,许多大臣都不知道慈禧与光绪帝逃到了何处,直到多日后官员们才从各地赶来“勤王”。有名的珍珠翡翠白玉汤的故事,其中一个版本就源于慈禧这次逃难。

据传,慈禧逃到北京西部怀来县时,一行人连日奔波又困又累又饿,便到一家民户休息。好客的主人见来客当中年岁最大的老太太神色惶惶、灰头土脸,顿生恻隐之心,便将八成熟的小米倒入调好的菠菜豆腐汤内熬成了一锅香气扑鼻的面汤,慈禧喝后赞不绝口,赐名“珍珠翡翠白玉汤”。珍珠者小米也,翡翠者菠菜也,白玉者豆腐也。故事虽有演绎,但慈禧逃出北京之狼狈可见一斑。

据清人刘治襄《庚子西狩丛谈》记载:“由贯市赶到岔道,都宿在破店中,要求一碗粗米饭,一杯绿豆汤,总不得找处。比较逃荒的老百姓,更为苦恼。”到怀来县时,当地知县吴永倾其所有才凑出鸡蛋、小米粥、玉米面窝窝头之类的食物,慈禧极为满意,吴永因此由七品县令跃升四品道台。

进入山西后,逐渐远离危险的慈禧及其随行人员开始逐渐恢复“故态”。“入山西境后,威仪日盛,地方承应,宫门上已不免有需索使费之事。”到了陕西西安,各省纷纷上贡地方物产,一切开始比照北京,御膳费每天花销在二百金以上,“设在西安专办皇差的支应局开局不到一个多月,就耗费白银29万余两”。

待到1901年中外议和既成,慈禧终于可以返回北京时,其沿途之奢靡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凯旋颁师。《庚子西狩丛谈》生动地了记录了慈禧返京途径河南开封时的盛况:“各省大员多半趋集,或则派员祗候,故人数益多,羽林仪仗,益觉整齐鲜耀。最可喜者,天气忽而开霁,旭日当空,融风四扇,六飞在御,一尘不惊。沿途旌盖飞扬,衣冠肃穆,但闻马蹄车齿,平沙杂沓声,互相应和。”

庚子国变逃出北京时有多狼狈,慈禧返京时就有多奢靡,两相对照真可谓是绝佳的讽刺。而当慈禧返京后想起美味的珍珠翡翠白玉汤时,令御厨学习烹制,但任凭御厨用尽百般方法,却再也找不回当初的味道。

时人谓之:“和局甫定,两宫播越经年,仅得复还故处,绝不闻有盘庚吁众之矢言,汉武轮台之悔艾;地方官沿途供应,竞求华侈,雍容玉步,宛然如鸾辂行春、铙歌返阙之景象。于昔日之疮痍涂炭,皆已消弭净尽,不留余迹,一若未有其事者。以苟延为再造,以半主为中兴,欢笑漏舟之中,恬嬉危幕之上,是可异也。”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