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疫苗战争】疫苗研发被赋予国家制度优越性竞争意义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新冠病毒在全球造成了重大疫情,目前仍在多个国家传播蔓延。作为一种全新病毒,人类对其了解还有限,疫苗被公认为是终结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重启经济最有力的科技武器,也正是基于此,新冠疫苗研发对于全球预防新冠肺炎感染也便显得尤为关键。当下,全球新冠疫苗研发的基本盘是怎样的,中国疫苗研发在全球处于何种地位?各国疫苗研发又是怎样的态势?新冠疫苗研发背后又有着怎样的的产业争夺?以及伴随着疫苗研发,它又面临着怎样的问题和挑战?多维新闻【全球疫苗战争】议题以多篇系列文章和图表,对全球新冠疫苗研发从多个角度进行了梳理和分析。

新冠肺炎疫情是当下全球面临的最大公共卫生危机,世界卫生组织(WHO)8月28日公布的数据显示,全球已累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2,402万余例,死亡病例82万余例,有近90个国家确诊病例超万例。

针对新冠疫情,目前在全球尚未有完全得到公认的有效治疗方法。疫苗是人类历史上最重要的公共卫生干预措施,它曾帮助人类根除了天花等疾病,还有助于预防麻疹、风疹和破伤风等疾病,当下,疫苗也被视为终结新冠肺炎疫情,重启全球经济最有力的科技武器。

全球疫苗竞赛愈见白热化,多家公司竞相研发,图为一个新冠疫苗的药剂。(Reuters)

全球新冠疫苗研发进展

也正是基于此,新冠疫苗研发对于全球预防新冠肺炎感染也便显得尤为关键。“全球疫苗战争”的帷幕已拉开,一场以科研为名的意识形态之争正在上演。

我从未见过(其他)医疗产品在政治上有如此大的利害关系。新冠疫苗的政治象征意义背后,是因为超级大国已将其视为展现自己国家科学实力的象征,证明政治制度优越性的手段。
美国乔治敦大学全球卫生法教授劳伦斯•戈斯汀(Lawrence Gostin)

自中国公布新冠病毒序列以来,全球多个国家的研究机构、生物医药公司就开始了“疫苗科技争霸赛”,一批科研团队在竞相进行着新冠疫苗的研发以及临床实验工作。

当下,全球新冠疫苗研发主要有五大技术路线,分别是全病毒灭活疫苗、基因工程亚单位疫苗、腺病毒载体疫苗、减毒流感病毒载体疫苗、核酸疫苗,其中核酸疫苗即mRNA和DNA疫苗。

疫苗是人类历史上最重要的公共卫生干预措施,当下,新冠疫苗研发主要分为五大技术路线。(多维新闻制作)

世界卫生组织在8月6日公布,目前全球约有165种疫苗处于试验阶段,26种进入临床试验阶段,6种处于三期临床试验阶段,其中3种来自中国。

仅3天之后,沙特阿拉伯卫生部于8月9日宣布与中国康希诺生物合作开展腺病毒疫苗的三期临床试验。8月11日,墨西哥外交部也宣布,将对中国康希诺和沃森生物开发的疫苗进行三期临床试验。由此,中国已有4种疫苗处于三期临床试验。

三期临床试验关乎验证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是确定疫苗能否获批上市的关键研究,目前全球已有7种处于三期临床试验阶段的新冠疫苗,其中4种来自中国。(多维新闻制作)

一场有关国家声望的疫苗竞赛

而就在8月11日同一天,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宣布,由俄罗斯卫生部下属的加马列亚流行病与微生物学国家研究中心(Gamaleya Institute)研制的疫苗通过了所有必要的检测,可以使人体形成持续的免疫力。

俄罗斯抢先宣布注册全球首款新冠疫苗,并将其取名为“卫星V”(Sputnik V),此举在国际科学界引发了诸多质疑。美国表态认为俄罗斯这个疫苗“很不成熟”,并拒绝了俄罗斯官员主动向美国伸出的合作邀约,世界卫生组织则表示,没有足够的可靠信息来判断俄罗斯新冠疫苗的可靠性。

虽然俄罗斯有着苏联几十年来在细菌、病毒学上的研究底子,疫苗研发实力不容忽视,但三期临床试验是确定疫苗能否获批上市的关键研究,将真正验证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需要数千至上万人的样本量

国际权威科学周刊《自然》杂志引用美国疫苗专家Peter Hotez的发言称:“俄罗斯不经过三期人体试验就推出疫苗,让疫苗界的科学家非常担忧,一旦出错,后果不堪设想。”

“卫星”这个命名很容易让人想起上世纪50年代,美苏两个超级大国的抢发卫星之争。1957年10月4日,苏联发射的人类历史上第一颗卫星“斯普特尼克1号”成功进入轨道,《真理报》为此发文称:“人造地球卫星将为太空旅行开辟道路,现在这一代人将目睹在新的社会主义社会里,自由而有主见的劳动人民怎样将人类最大胆的梦想变为现实”。

美国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8月21日表示,将毋须在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审批下准许使用经过个别实验室进行测试的新冠肺炎疫苗,但FDA反对此决定,直指有部分疫苗已证实存在缺憾。8月22日,特朗普在社交网站推特(Twitter)发文称,FDA故意拖慢测试新冠疫苗的进度至11月3日总统大选之后,令制药公司难以找到志愿人士临床测试疫苗。

在另一片大陆,由欧洲创新药物计划支持,冠状病毒欧洲加速研发联盟已于8月18日正式成立。全球领先制药公司阿斯利康与英国牛津大学合作的AZD1222已进入三期人体试验。

由中国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陈薇院士团队及康希诺生物联合申报的新冠疫苗专利申请,已被授予专利权,成为中国首个新冠疫苗专利。中国研究团队业已在国际权威医学学术刊物《柳叶刀》上首次发布了全球第一批新冠疫苗第二阶段临床试验数据。据悉,已启动的新冠病毒疫苗三期临床试验预计最快可在11月前获得初步数据。

更多有关新冠疫苗研发进展的高清图片,请点击放大观看🔑🔑🔑:

+4
+3
+2

2020年5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第73届世界卫生大会视频会议上表示,中国研发的国产疫苗将作为“全球公共产品”面向所有国家。6月24日,中国批准《新型冠状病毒疫苗紧急使用(试用)方案》,批准2个疫苗用于紧急使用,并于7月22日正式启动新冠病毒疫苗的紧急使用。

显然,若中国的疫苗能够在全球率先研发成功,并以中国的产能优势实现全球供给,必将撼动疫苗全球分配的旧格局,以至成为中国所倡导和推崇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最好的诠释和实践。

仅靠疫苗本身是不够的

一些国家取得了“战疫”的阶段性胜利,更多的国家还在遭受疫情肆虐之痛,在有效疫苗正式问世之前,任何国家都无法安然无恙。

业界人士称,实现群体免疫需要全球70%到90%的人口取得对病毒的免疫,即全世界至少50亿人完成接种,所需疫苗剂量可能达到100亿,而2018年全球疫苗总产能为35亿剂。

4月下旬启动的世界卫生组织主导的COVAX全球新冠疫苗计划,旨在通过一系列使用广泛技术研发的实验性疫苗来“买保险”,以确保人们会有安全及有效的疫苗可用。该计划的目标是在2021年底之前提供至少20亿剂获得批准的疫苗,并确保各国“公平”获得疫苗。目前COVAX计划支持9种试验性疫苗,至8月下旬,全球已有172个国家和地区加入COVAX全球新冠疫苗计划。

英国首席医疗官惠蒂(Chris Whitty)8月23日表示,不太可能在2021年冬天之前研发出有效、安全的新冠肺炎(COVID-19)疫苗。对于一些国家来说,率先在全球推出新冠疫苗,是一场有关国家声望的竞赛;但对于全人类来说,哪个国家的研发团队率先推出疫苗上市并不重要,人类需要的是安全有效性得到验证和认可的疫苗,这才是关键

新冠肺炎疫情仍在全球流行,且有可能在2020年秋冬反扑。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日前表示,希望新冠疫情大流行能在两年之内结束,但前提是在抗疫过程中能实现国家层面和国际层面的团结协作。

在新冠大流行的阴影下,疾病无国界,仅靠疫苗本身是不够的。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