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吸取教训力推“教材改革” 内蒙古民间抵制

撰寫:
撰寫:

2020年至2021年新学年正在开场,中国早前就已开始筹备的“教材改革”随之落地,未料在其北部省级地区内蒙古遭受比较强烈的抵制。反对之声未见于中国互联网,却在中国境外网络和部分西方媒体之间形成比较大的声势。

据悉,中国内蒙古教育厅在8月末印发了《全区民族语言授课学校小学一年级和初中一年级使用国家统编〈语文〉教材实施方案》,要求自2020年秋季学期起,当地民族语言授课学校小学一年级和初中一年级使用国家国家统编《语文》教材,并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授课。简而言之,就是在学校教育中使用全国统一的教材和语言,与中国历史上首个大一统王朝——秦朝的新政“书同文”颇为相似。

2018年10月31日,内蒙古全区《蒙汉双语授课中小学理科教学法实践体系及其应用研究》等开题仪式在赤峰市一所中学举行。(微信@赤峰市阿鲁科尔沁旗天山第五中学)

许多内蒙古人对此项改革表达了不满。网络中传出的一些视频画面显示了当地人集体抗议、抵制入学、高呼蒙语的场景,不少人情绪激动。

北京吸取教训

事实上,内蒙古的“教材改革”并非孤例。据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民族实验小学校长达来透露,“这事(教材改革)不仅在我们内蒙古范围实施,而是在全国范围实施。这是党和政府的部署决策。”不过,包括4个民族自治区在内的中国其他地区尚未出现类似情况。

中国共有5个省级“民族自治区”,分别是内蒙古自治区、广西壮族自治区、西藏自治区、宁夏回族自治区和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这些地区各是某个“少数民族”的聚居区域,但其人口数量未必多于当地汉族。其中,内蒙古自治区内蒙古族人口在1953年仅有88.82万,到2015年已经增加至430.98万,增加将近4倍,多于蒙古国的320万,但在内蒙古常住人口中的比重始终不及20%。

内蒙古是中国的第一个民族自治区,也有“模范自治区”的称号。一般情况下,民族自治区,以及自治区以下的自治州(盟)、自治县(自治旗)、民族乡、民族村与普通省、市、县、乡、村呈对应关系,并无太大区别,都需接受国家层面的统一领导,不过相对享有一些额外的自治权利。保留少数民族语言文字教育和使用,便是其中之一。

不过,在中国政治制度设计里的这项权力赋予,近年暴露出了一些引人注目的问题。2000年获任新疆教育厅厅长的沙塔尔·沙吾提在2017年2月“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并采取强制措施。据悉,沙塔尔·沙吾提在任期间,利用汉族官员不掌握维吾尔语的局面,在2000年至2009年其主导编写新疆版维吾尔文等少数民族《语文》教材及教辅材料时,宣扬不利于国家统一及民族团结的“泛突厥主义”思想和存在“去中国化”的排汉论述。当2017年被发现时,这些教材已经被使用了六七年之久,足以塑造一代人的思想观点。很多新疆维吾尔人一度以“土耳其之父”凯末尔为偶像,2012年4月时任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访问中国新疆受到维吾尔人泪流满面夹道欢迎,都被认为与新疆的教育问题有关。

另外,中国的特别行政区香港也给中国的决策者们提供了深刻的教训。进入21世纪第2个10年后,香港政治运动此起彼伏,如占中运动、旺角骚乱,还有蔓延1年有余的修例风波。许多反思指向了香港教育领域,妖魔化中国内地和中国政治的学校通识教材更是成为众矢之的。如今,香港已经着手调整教材内容,多个出版社已经公布新修订的通识教育教科书删去或修正了数十处错误或具有政治煽动性的内容。

目前看来,作为“模范自治区”的内蒙古的教学教材之中是否存在类似情况尚难定论,而中国决定在全国范围内推行统一教材和语言,应该是吸取了语言和教学不统一所带来的深刻教训。

中国高层力推

2018年9月10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首次召开的“全国教育大会”上提出,“教育是国之大计、党之大计”,“加强党对教育工作的全面领导”。2019年3月,习近平又主持召开了一次“学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座谈会”。

2019年10月,中办和国办联合印发《关于全面深入持久开展民族团结进步创建工作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意见》指出当前中国民族方面的问题称,“新形势下民族团结进步创建工作仍存在体制机制不健全、载体方式不适应等薄弱环节”,并要求“以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为根本方向,以加强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为根本途径”。

其中所谓“载体方式不适应”,应该就涉及语言文字不统一方面,而其所指的“根本途径”,也应当以语言文字的统一为前提。

2018年9月“全国教育大会”召开后,北京师范大学在当年12月挂牌成立了“教材研究院”。该研究院院长韩震在此前后发表了一篇长文《论三科教材“统编”:教材是国家事权》。这篇文章以比较直白的个性化语言解释了中国“教材改革”的背景和逻辑。

文章称,“教材是国家事权。作为教育过程中最基本的遵循,必须体现国家意志,尤其意识形态色彩比较重的‘三科’(语文、政治、历史),如果每一教材各省编各自的,中国文化差异还是有的,这么大的大国,编成以后差异性就会越来越大,差异大了就是断裂,时间久了就容易分裂。”

对于外界争议较大的思想政治类课程,这篇文章则称,“西方没有政治课?假的。西方国家非常重视意识形态和价值观教育。法国开设道德与公民教育课,美国的‘公民与政府’课堂,英国教育大臣说,‘树立核心英国价值观是英国教育的重中之重’。”

内蒙古大学教授额尔很巴雅尔表示,“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教材工作,把教材建设作为国家基础性战略性工程。按照党中央部署,国家教材委员会组织专门力量统一编写中小学语文、政治(道德与法治)、历史三科国家统编教材,于2017年9月在全国所有中小学校统一使用。我区汉语授课中小学也同步使用。”

可见,内蒙古此番“教材改革”,其实是中国决策层主推,并且“全国一盘棋”之下的局部操作,与包括4个民族自治区在内的其他省级地区并无不同。不过截至目前,只有内蒙古出现了比较强烈的抵制。目前尚难预测当地状况将会如何收场,但中国政府因此给予内蒙古一个地区以教育特权、打消其“教材改革”计划的可能性应该不大。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