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第一位狐狸精 “狐”到底是神兽还是妖怪

撰写:
撰写:

日前腾讯视频网推出喜剧电影《大梦聊斋》,改编自《聊斋志异》狐妖婴宁的故事。说到狐妖,现代人的第一印象多半是聊斋里的美艳女子,但仔细爬梳中国历代文学,狐并非一开始就拥有美丽人形,更非妖物。究竟狐是仙兽还是妖魔,其形象转变,实际上有段漫长的变化过程。

图为喜剧电影《大梦聊斋》,改编自《聊斋志异》狐妖婴宁的故事。(百度百科)

狐在中国传统文学中占有特殊地位,几乎囊括女主角、配角与反派,亚洲以“狐”为形象的影视作品也不少。究竟狐有何特色值得让人为牠们大肆挥洒想象力呢?虽然狐不够凶猛威武,也不如龙凤尊贵,但狐灵敏的天性,让古人愿意赋予它更多灵性。若以狐的甲骨文来看,其字由犬(代表狩猎)与亡(代表丢失,篆文则将亡写成瓜)构成,表示该动物是猎人、猎犬难以捕捉的狡猾野兽。

大禹老婆是“九尾白狐”

翻阅中国上古先秦时期的文献记载可以发现,狐很早就有两种截然相反的形象,而在先秦时期首先出现的狐是“九尾白狐”,是大禹的妻子。

《尚书.虞书.益稷》与《楚辞.天问》都记载大禹娶了涂山氏为妻的故事,东汉文人赵晔所著的《吴越春秋.越王无余外传》则交代地更为详细,讲述已经三十岁仍尚未娶妻的大禹,到涂山遇见一只九尾白狐后有所感应,于是娶涂山女娇为妻。

中国人于上古时代便创造了幻想动物-“九尾白狐”,为多子多孙的象征。(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学者研究这则传说,认为涂山是个母系社会,并把雌狐(九尾狐)奉为图腾神,自认为九尾狐的后世。而九尾狐这一幻想动物的产生,实与上古人们的生殖崇拜息息相关。学者分析,由于雌狐阴部靠近尾根,所以兽类交配又称做“交尾”。古人以此认为尾巴多代表阴部多,阴部多则能多产,使后代兴旺。而九这个数字,在中华文化里具有非凡的意义,不仅是至阳的虚数,还有表示众多、无数的意思。在这里“狐的形象”是正面的。

但在《山海经》中则开始呈现出不同样态的九尾狐。《山海经.大荒东经》载:“有青丘之国,有狐,九尾”,东晋学者郭璞(276-324年)在底下做批注释:“太平则出而为瑞也”,这里的九尾狐仍是吉祥的象征。

但《山海经.南山经》另记载一种会吃人的九尾狐:“又东三百里,曰青丘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狐而九尾,其音如婴儿,能食人,食者不蛊”。《山海经‧东山经》也记载了一种与九尾狐相似的妖物:“又南五百里,曰凫丽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狐,而九尾、九首、虎爪,名曰蠪(音龙)侄,其音如婴儿,是食人”,蠪侄即是九尾狐的变体,已有妖邪感。

历史上首位“狐狸精”

虽然前有大禹的妻子涂山女娇,一位具有正面形象的九尾白狐,但其实今人对于九尾狐的印象,大多会联想到商纣王(公元前1105-前1046年)的王后-妲已。但由于目前已发现的甲骨文卜辞中,都找不到与妲己的相关记载,学者认为其实妲己被赋予九尾狐的印象,应是周人为强化商纣荒虐无道的形象,所创造出来的角色。

无论是狐妖、狐仙还是九尾狐,至今仍是相当热门的影视题材。图为将于2020年10月上映的动画电影《姜子牙》,将带给民众不同的九尾狐故事。(百度百科)

那么真正中国历史上有文献记载的首位狐狸精是谁呢?可从《左传.昭公二十八年》找出答案:

昔有仍氏生女,黰黑,而甚美,光可以鉴,名曰玄妻,乐正后夔(音魁,相传为舜的掌乐官)取之,生伯封,实有豕心(贪婪之心),贪婪无餍,忿颣无期,谓之封豕,有穷后羿灭之,夔是以不祀,且三代之亡,共子之废,皆是物也。女何以为哉?夫有尤物,足以移人,苟非德义,则必有祸。
《左传.昭公二十八年》

玄妻于《楚辞.天问》称为纯狐:“浞(为寒浞,是有穷氏部落首领羿的国相)娶纯狐,眩妻(即玄妻)爰谋”,是一个皮肤黝黑的美女,结了三次婚(丈夫分别是后夔、有穷氏的后羿与寒浞),三个丈夫皆死于非命,夫族也随之灭亡。

学者推测,玄妻可能同样出身以狐为图腾的部落,因此才被称为“纯狐”。尽管与玄妻有关的文献,皆无提到她诱惑男性的情节,但已让“狐”染上魅惑他人的色彩。

把九尾狐视为神兽的汉代

由于两汉盛行符瑞之说,狐从部落图腾崇拜,跃升成为代表天将降瑞、盛世的吉祥物。汉代把白狐、九尾狐视为国家昌盛与后代繁茂的象征,且九尾狐还常立于西王母旁,并与玉兔、蟾蜍与三足金乌等神兽站在一起,可见当时狐有多受人喜爱。尽管狐在汉代形象又比先秦更加正面,但东汉时已初见狐沦为妖兽的端倪,《焦氏易林》记载许多狐作祟的故事。

《颐之同人》载:“长女三嫁,进退多态。牝狐作妖,夜行离忧”,曾出嫁三次的女儿被雌狐所惑,常在家中搔首弄姿。

不过狐彻底妖魔化则要到为魏晋南北朝时期。由于战乱动荡,导致人心不安,加上生活太过悲苦,让人们企图在精神上逃避现实,让清谈、玄学、巫术鬼怪等大为盛行。《搜神记》、《博物志》便有大量狐妖惑人的故事,且有别于汉代,多是可变成人形的狐。不过其变身相当惊悚,狐必须在墓地挖出人的头骨,戴在头上并拜月,才能顺利化成人形。由于人们将狐视为妖邪,因此魏晋志怪小说中的狐,主要是反派角色,戏份都着重在蛊惑作祟上,它们的下场不是被人类赶跑,就是失去性命。

狐从先秦至魏晋以来的形象转变,便能发现狐很早就拥有两种截然不同的面貌,而汉代至魏晋的变化,让狐从与三足金乌相比拟的神兽,跌落神坛变成人人喊杀的精怪,这样强烈的对比,也让狐提供后人许多创作与发挥的空间。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