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站:误读与期待《八佰》的变与不变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电影《八佰》一年后重新上映,两版有何不同。(@电影《八佰》官方微博)

由中国导演管虎拍摄的影片《八佰》去年在压力下临时取消公映,一度陷入上映遥遥无期的困境,但最近影片迎来“柳暗花明”的时刻。8月21日在中国大陆上映后,《八佰》掀起现象级观影热潮。尽管中国电影局出于防范疫情考虑,对影院上座率有限制,但没有妨碍公众的观影热情,《八佰》实现口碑与票房双丰收。不论是对于因疫情停摆178天、深受打击的院线,还是对中国电影创作者来说,这都是一个鼓舞人心的好消息。《八佰》从去年6月15日因“技术原因”取消在上海国际电影节作为开幕影片放映,以及取消7月5日的公映,再到重新剪切后今年重新上映,整个过程历经波折,让人不得不再度思考中国的文艺创作环境。

走过波折 《八佰》的变与不变

去年《八佰》为何临时取消了放映,个中原因众说纷纭。比较常见的看法是,影片没有通过电影审查委员会的审查。而未过审的原因,不少人认为是题材碰触到政治敏感,与现阶段中国大陆文艺政策趋于保守的氛围不符。更直白一点来说,即电影反映的是国民党的抗战,不是共产党的抗战,甚至有美化国军抗战的嫌疑,所以影片无法过审。考虑到中国大陆文艺政策越来越严,当时比较悲观者一度认为《八佰》已很难上映,即使能够上映也会被改的面目全非。

今年《八佰》上映前,还有一些流言表示,电影里面的青天白日旗被改成了代表共产党的红旗。这些流言蜚语代表了一些人对中国大陆电影审查制度的不信任,及对当前文艺政策保守氛围的不信任。不过,事实不是如此,显然有些观察者的认知太过悲观和臆测,偏离了基本事实。

据看过2019年版《八佰》的人士表述,2020年公映版的《八佰》与去年相比确有不少改变,但整体剧情和主旨并没有大变。其中比较明显的改变是,去年影片为黑白片,只在最后给四行仓库全景时才变成全彩;而今年《八佰》从头到尾变成了彩色,这应该是两版影片最大的技术改变。另外影片配音也有调整,去年版中只有几个主要人物说方言,今年公映版中几乎所有角色都在说方言,南腔北调,更接近历史的真实。剧情方面也有修改,如公映版删掉了民众找纸板写大字的戏,姚晨演的何香凝少了一场戏一句台词;英军和租界巡警少了几个特写镜头;欧豪、李晨的戏也有所删减等等,这些修改大多都是技术考量,与过不过审查关系不大。

影片唯一值得关注的剧情变化是,2019版中有阮经天饰演的日本记者这一角色,该记者会说汉语,良知未泯,对日军的暴行感到愤怒,同时也被坚守在四行仓库的中国壮士感动,所以他参加了租界区民众的游行。但因他在人群中无意间说了一句日语,暴露了其日本人的身份,群众知道后群情激愤,一顿暴打之后,将他吊死在苏州河边。这是一场有批判精神的戏,不过在公映版的《八佰》中都被删除了。与2019版的160分钟相比,公映版影片最主要的删减应该就是阮经天在片中的戏份。《八佰》之所以在2019年取消上映,很大可能也与此有关。

可见,人们原来猜测的所谓政治因素——因为影片赞扬国军抗战,展示了青天白日旗——阻挡了《八佰》在去年上映,或许完全猜错了。不少人还是低估了中共的政治包容性,低估了中国大陆影视文艺创作的成熟度和自由度。要知道,自2005年国民党主席连战访问大陆,与中共总书记胡锦涛握手以来,大陆影视文艺作品正面反映国军抗战,如电视剧《我的团长我的团》、《中国远征军》、《衡阳保卫战》,电影《喋血孤城》等,几乎已经逐渐成为常态。

中国文艺创作环境可以更宽松

看过《八佰》后,许多观众都被士兵们升旗、护旗的桥段感动,虽然那面青天白日旗已经被今天的五星红旗取代,但多数观众不会因此感到违和,毕竟它在当时也代表中国。爱国情怀与政治符号无关,尊重历史,回归真实,展现普通战士由胆怯、犹豫到舍生取义的过程,是最震撼人心的力量。在电影中,让青天白日旗迎风飘扬,是壮士们前仆后继牺牲自我的价值所在,也反映了中国人永不屈服的民族精神。就像北京天安门广场的人民英雄纪念碑,其碑文将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所有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自由幸福的人都归入永垂不朽的人民英雄行列,国军抗战同样是中国抗战的重要组成,肯定国军抗战其实是尊重历史的实事求是态度。

中国不缺资金与人才,而是缺宽松的文艺创作环境,图为《八佰》创作团队。(VCG)

在2019年准备上映时,就有一些人对《八佰》发出“抵制”的声音,因为他们认为电影的“立场”不对,有“美化”国民党抗战的嫌疑。如解放军原总参谋部宣传部官员、大校王立华就曾批评,“影片《八佰》完全不是记录历史的思路,而是用历史碎片掩盖历史的本质真实,对于国民党的抗战做了严重违背历史事实的美化。”即使今天电影已经公映,仍有不少人发出类似的声音,认为影片没有深入剖析事件的本质,掩盖了国民党抗战无能的真相。

面对多方质疑,由相关官员、学者组成的大陆电影审查委员会在未修改影片整体剧情和主旨的前提下,仍允许《八佰》上映,他们的坚持与开放态度值得肯定。这也说明中国文艺政策并非如一些人理解的那么“左”和僵化保守,而是有一定的包容性,能给予文艺创作以宽松空间。

但与此同时,今天中国文艺创作空间还是不够开放,还可以更加自信和宽松一些。客观来看,中国大陆确存在一股僵化保守的势力,他们对文艺创作多有不恰当攻击,严重缩小了文艺的创作空间,恶化了创作环境,导致许多影视剧常年为审查所困扰,动辄得咎,不利于新时代文艺的繁荣发展。

比如,去年初禁播古装片的传言一度引起市场和舆论风波。当时,中共北京市委机关报《北京日报》就曾刊文以扣帽子的口吻,详细列明《延禧攻略》和《如懿传》等宫斗剧五大“罪状”,间接造成风靡两岸三地的《延禧攻略》、《如懿传》两套宫斗剧被即时停播或临时撤换。再如,就《八佰》被删减的戏份来说,阮经天饰演的日本记者被民众非理性误杀,反映了战争让民众陷入非理性狂热,但它是否一定要被删除,仍有很多值得讨论的空间。毕竟,通过电影语言来探讨人性的阴暗面是引人深思的永恒命题,没必要将其政治化。

2020年8月30日上海,电影《八佰》中四行仓库保卫战的原址,成为了市民游客的热门打卡地。(VCG)

韩国电影为什么近些年发展迅速,甚至一跃成为东亚电影的领头羊,为韩国影视文化吸引无数拥趸和粉丝?其中除了韩国电影工业日趋成熟外,更重要的还是有比较宽松的创作环境,能够对人性、体制、社会弊端等各类问题,作比较客观的揭露和批判性思考,可以引起世人的共鸣。中国大陆与韩国相比,不缺资金、不缺技术、不缺人才,更不缺引人深思的故事话题,唯一缺的就是相对宽松的创作环境,而宽松的环境正是文艺创作须臾不能脱离的最佳土壤。

对文艺创作来说,合理的管理和积极引导是需要的,但更需要开放包容的环境。习近平说过:“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文化兴国运兴,文化强民族强。没有高度的文化自信,没有文化的繁荣兴盛,就没有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在中美乃至中西方价值观和意识形态竞争日趋激烈的今天,文化繁荣前所未有的重要,它有利于中国塑造强大的民族自信和国际软实力。既然如此,中国何不以更现代更开放的治理,助力文艺创作“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呢?

本文转自《多维CN》061期(2020年09月刊)观察站栏目,原标题为:《八佰》的变与不变 中国文艺政策可以更宽松。浏览更多月刊文章:【多维CN/TW频道 】。

请留意第61期《多维CN》、第58期《多维TW》,香港、澳门、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澳大利亚等其他地区各大书报摊及便利店有售。

您亦可按此 【订阅】多维月刊ipad版,阅读更多深度报道。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