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政府介入变数陡增 TikTok绝境中赢得喘息

撰写:
撰写:

美国政府要求TikTok在9月15日前将公司出售给美国企业,最后期限将至,TikTok前景不明。(路透)

按照目前美国政府给出的时间表,9月15日之前,TikTok的命运将最终尘埃落定。但中国政府颁布的新规,令TikTok未来的走向变得更加复杂。

8月28日,中国商务部和科技部调整发布《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其中,在“限制出口”部分包括“基于数据分析的个性化信息推送服务技术”,TikTok的核心算法属于此类。有中国国内的学者认为,如果TikTok的母公司字节跳动计划出口相关技术,需要履行申请许可程序。中国政府的介入,让TikTok与美国方面的谈判增添了变数。

TikTok是中国互联网公司字节跳动旗下抖音的海外版,作为一款针对年轻受众的短视频分享应用,TikTok是中国第一款真正意义上在西方国家推广开来的消费类应用程序。该应用短短3年时间,在美国的用户数量就突破1亿。但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以信息安全为由,强行干预这家来自中国的APP在美运营,让TikTok及其公司创始人张一鸣,卷入中美两个超级大国之间剑拔弩张的政治对抗当中,成为这场斗争中身不由己、任人摆布的棋子和牺牲品。

三重压力下的TikTok和张一鸣

现年37岁的张一鸣,是中国互联网业界的新贵,一直对硅谷非常仰慕,他曾表示希望他建立的公司能真正被视作是全球性的公司。2017年8月,TikTok进入美国市场。短短三年时间,TikTok在美国迅速蹿红,用户年增长率高达376%。

和世界上所有火爆的应用一样,在TikTok平台上也少不了带有政治色彩的内容。6月16日,一名用户在TikTok上发起了一项倡议,呼吁人们不要去参加4天后在俄克拉荷马州图尔萨市举行的特朗普竞选集会,上万名TikTok用户在社交媒体上秀出了自己抢到集会门票但并不打算前往的视频。最终,此次特朗普竞选集会的上座率不到33%,面对场馆内大量空缺的蓝色座位,特朗普大发雷霆。这被认为是TikTok遭封禁的肇始。

TikTok公司创始人张一鸣,现年37岁的张一鸣,是中国互联网业界的新贵。(VCG)

在多个场合,特朗普毫不掩饰地表达对TikTok的反感。7月31日,特朗普宣布他计划禁止TikTok在美国运营。8月6日,特朗普签署总统行政令,要求TikTok在9月15日前将公司出售给美国企业。如果多方谈判未果,TikTok没能在9月15日前达成交易,TikTok存在被直接关停的风险。届时,所有用户在平台上积累的数据、人气、资产将面临巨大不确定性,甚至遭遇瞬间清除。TikTok和张一鸣的压力可想而知。

TikTok和张一鸣所面对的第二重压力,是来自投资者,也即资本的压力。有消息称,在特朗普政府的重压之下,字节跳动董事会出现重大分歧,部分投资方力主出售TikTok,甚至想通过其所持字节跳动中国股权,置换TikTok的股权,以使得张一鸣彻底剥离TikTok。据彭博社报道,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说,包括红杉资本在内,字节跳动的风险投资人已敦促张一鸣出售TikTok的多数股权。他们是希望TikTok成为一家美国公司,而字节跳动只保留少数股份。

知情人士说,谈判进行得非常详细,甚至讨论了字节跳动是否继续保留董事会席位、美国当局是否会支持等等。该公司的早期投资者、红杉中国负责人沈南鹏支持这个方案。除了红杉,TikTok的投资人还包括General Atlantic和软银等。一位知情人士说,他在谈判中越来越孤立。最近,他终于意识到出售是不可避免的。

来自TiKTok内外部的民族主义压力,是张一鸣不得不面对的第三重压力。在特朗普表示他正在考虑封禁TikTok的消息公布之后,互联网上中国网民对TikTok一片同情之声。不少人指责美国“一副强盗模样,见到好东西伸手就抢”。有人惋惜“中国好不容易出现一个能真正走出世界还发展的这么好的互联网公司,最终也就落得这个命运 ”。还有人讽刺说,“这不自由,不符合美国人设”。

不过,在字节跳动将出售TikTok在美业务的消息传出之后,风向突变。在中国社交平台上,有一种声音认为,字节跳动与公司创始人张一鸣是个“软骨头”,面对美国的不合理要求,没有顽抗到底,反而选择“卖身”,让这些人“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更是有人把张一鸣直接称作“跪族”。很多中国网民批评字节跳动以及张一鸣做出的这一决定“开了一个坏头”,因为这意味着“以后中国企业都可以被卖掉了”。

不可否认,面对突如其来封禁,张一鸣最初的确态度模糊,这也是他遭受外界质疑原因。在此背景下,8月24日,在此前经历一系列沟通仍被遭受不公正待遇,TikTok正式在美国对特朗普政府提起诉讼,主张废除特朗普8月6日发布的行政令,并主张禁止商务部实施该行政令。这也被视为TikTok和张一鸣终于“站起来”正面硬刚,尽管在很多人看来在美国地盘上的胜诉概率凶多吉少。TikTok官方博客表示这是一次“别无选择”的回击。从张一鸣的角度来看,“别无选择”的背后,是不愿轻易放弃TikTok在美业务的一次奋力挣扎。

名禁实挺 北京为TikTok和张一鸣卸压

不过,TikTok的命运在8月28日中国公布颁布最新的技术出口新规之后,迎来了新的变化。很多人可能认为,中国政府新颁布的技术出口禁令,让TikTok夹在中间更加为难,是给张一鸣施加的第四重压力。但实际上,这是北京在给TikTok和张一鸣卸压。毕竟,作为一个企业,TikTok和张一鸣怎么可能是美国的对手,中国政府这个时候出手,明显是将TikTok纳入自己的羽翼之下,将TikTok一个互联网公司跟美国政府的博弈,变成了中国政府与特朗普政府的博弈。无论是TikTok还是张一鸣,都有了喘息的机会和空间。

首先,面对来自美国方面和投资者的压力,张一鸣可以坦然地说,是否出售TikTok已经不是他能够说了算的。在TikTok陷入面临被恶意收购的绝境的关键时刻,中国政府选择在这个时候发布这一目录——虽然这个目录并非专门为TikTok而制定,但无疑是将TikTok纳入到中国政府的保护伞之下。在中美大国博弈的大背景下,特朗普政府不断动用国家机器打压中国企业,早前是华为,如今是TikTok。一家企业对抗一国政府,两者力量悬殊,TikTok只能任人宰割,中国官方自然不能坐视不理。“这与国家安全或补偿无关。这是胁迫和公然抢劫!”9月2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发推如此表明北京的态度,并在推文中配了张意味深长的漫画。

2020年9月2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社交媒体推特(Twitter)上指责美国方面有关中国企业字节跳动旗下TikTok的交易是“胁迫和公然抢劫!”并配了一张漫画图。(Twitter@Hua Chunying 华春莹)

其次,特朗普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由封禁TikTok,中国也以“其人之道”限制TikTok技术出口,无疑为TikTok赢得更多谈判的筹码和空间。TikTok成功的关键在于拥有强大的核心算法,该算法能够根据用户偏好向他们推荐不同类型的内容。作为TikTok的“秘密武器”,正是这些算法引发了用户对TikTok的浓厚兴趣。此前,有消息担忧TikTok可能会面临被“贱卖”。当中国将字节跳动的相关技术列入限制出口的名录时,无形中是抬升了TikTok技术的价值。

如果说此前TikTok此前在应对美国政府压制毫无招架之力,现在,中国政府对它的“技术出口限制”,让它有了更多的转圜余地。

中国政府对TiKTok“施以援手”的举措,也产生了立竿见影的效果。美国《华尔街日报》9月1日援引消息人士的话称,新规的出台让收购谈判陷入僵局。在中国新规的出台前,TikTok的核心算法一直被认为包含在交易之中。一名熟悉谈判的消息人士表示,对竞购方而言,“没有算法的TikTok就如同用着廉价引擎的豪车”,因为TikTok很大一部分价值在于其核心算法,若交易不能将算法包含在内,将完全改变他们收购TikTok的愿景。

另一位与竞购方关系密切的人士称,如果无法通过收购得到算法,交易很可能无法进行下去。

8月30日,在中国政府的新规公布后,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表态称,将严格根据国家法规,处理关于技术出口的相关业务。现在,谈判各方都在试图弄清楚算法的转让,是否需要得到中国政府的批准。倘若需要,中国政府是否批准也依然存疑,种种复杂的问题,都让交易快速达成变得不大可能。

在此背景下,特朗普9月1日再度发出威胁称:“必须在9月15日前达成交易,否则在那之后他们就将在这个国家里被关掉”,且联邦政府必须得到一份“丰厚补偿”。但恐怕谈判的进展,不会如特朗普预想的那么顺利。彭博社报道,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谈判过程已经十分复杂,在任何情况之下,若要获得华盛顿和北京的批准,交易有可能要推到11月美国总统大选后才能达成。TikTok命运最终如何,一切犹未可知。(本文原载于香港01)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