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务部新规剑指TikTok交易还是大势使然?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国企业字节跳动(ByteDance)旗下抖音国际版TikTok深陷中美外交风暴旋涡。9月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对TikTok收购案下最后通牒称,“必须在9月15日前达成交易,否则在那之后他们就将在这个国家里被关掉。”与此同时,特朗普再次强调美国财政部要在交易中“分得一杯羹”——“美国必须得到补偿,很好的补偿,因为是我们促成这项交易案,所以我们应该得到补偿。”

特朗普对想靠强行收购TikTok“大赚一笔”的想法毫不掩饰。(AP)

针对特朗普政府的“补偿”需求,中国官方数次回应,细数特朗普强行要求美企停止与ByteDance做生意、强制TikTok出售给美企,并要求从交易中获得“补偿”的诸多“罪状”,并痛斥其“吃相难看”,无异于“强取豪夺”,有损市场经济和公平竞争原则等。

这些回应被认为只是停留在“口头警示”层面上的姿态展示,然而在8月28日,中国商务部发布了新版《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似乎中国政府已经要在此事上“更进一步”,外界亦普遍认为是中国政府是在TikTok收购案上“挥剑反击”美国。

较之旧版,新版的《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有诸多调整,但其中“基于数据分析的个性化信息推送服务技术”这一新增被限制出口的条例尤其引发舆论聚焦。因为TikTok的核心算法就属于此类技术。

那么,《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的修订,真的是中国政府介入美国收购TikTok案并扭转局势的重要动作吗?《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的修订又真的能帮助TikTok为转危为安赢得时间空间吗?

文件变动细节

整体来看,《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共删除了4项禁止出口的技术条目、5项限制出口的技术条目,新增了23项限制出口的技术条目,并对21项技术条目的控制要点和技术参数进行了修改等。

其中删减的“禁止出口”和“限制出口”的技术环节多为“边缘产业”,或者是发展早已成熟的产业,诸如微生物肥料科技、维生素发酵技术、新城疫苗以及信息安全防火墙软件技术等。在当下相关产业渐趋成熟的大环境下,上述条例被剔除“完全合乎时宜”。因此这些细节在外界掀起的波澜也较小。

变动细节中,新版《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对新增的“23项限制出口技术条目”着墨最多,且因紧扣时代舆论热点,而最受外界瞩目。比如其中的“计算机领域”内容。

“计算机领域”内容被划分为“信息处理技术领域控制要点”、“密码安全技术控制要点”、“高性能检测技术控制要点”、“信息防御技术控制要点”、“信息对抗技术控制要点”五大版块。

在上述五大版块中,又细分罗列了人工智能交互界面技术、密码芯片设计和实现技术、基于数据分析的个性化信息推送服务技术、密码芯片设计和实现技术、APT攻击检测技术、威胁情报生成技术、信息隐藏与发现技术、系统和数据快速恢复技术、网络攻击追踪溯源技术等。

值得关注的是,除了上述计算机领域技术外,新增的23项限制出口技术还涵盖了农业生产养殖以及空间发展等领域,诸如农业野生植物人工繁育技术、绒山羊繁育和品种培育技术、空间材料生产技术、大型高速风洞设计建设技术、航空航天轴承技术、激光技术等。

由此可见,新版《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调整比较全面,涉及领域较广,并非“专注”在某一领域或者特定的某一的技术层面。且在更多的领域技术细则上,新版《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作出了较大的延续性。

中国出口文件修订回顾

虽然“机缘巧合”,恰逢美国收购TikTok案“最后期限”临近以及美国大选即将拉开帷幕前夕等时间节点,中国出台了新版《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但事实上,该条例的调整早已酝酿已久。

据中国官方称,早在2018年开始就已围绕目录修订调整向社会征求意见。经过两年左后的幕后信息处理工作后,此次新版《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最终在2020年8月28日出台。

由此可见,中国官方并非“临时起意”对相关目录进行调整。而自《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于2001年出台后,便保持着数年更新的节奏。

中国商务部在2008年曾发布公告公开就《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征求修改意见以保证其时效性。

经首次修改后,《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自2008年11月1日起施行。原中国对外贸易经济合作部、科学技术部2001年第16号令发布的《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同时废止。

其实,对于技术相对发达的西方国家来说,这种对技术出口限制的条规早已运作良久并且日趋成熟。

国际间惯例早已有之

早在20世纪50年代,美国日本等较为先进的西方国家就已采取了严格的技术出口审查和管制措施。1949年11月,美国提议下成立巴黎统筹委员会(Coordinating Committee for Export to Communist Countries),对当时的前苏联和中国进行技术封锁。参与该组织的成员国多达17个,包含: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丹麦、挪威、荷兰、比利时、卢森堡、葡萄牙、西班牙、加拿大、希腊、土耳其、日本和澳大利亚。

该组织明确宗旨为“限制成员国向社会主义国家出口战略物资和高技术”,但被禁对象不局限于社会主义国家,还包括一些民族主义国家,总数约为30个。被禁止出口的技术清单涉及军事武器装备、尖端技术产品和稀有物资等三大类上万种产品。

鉴于国际政治经济形势的变化,世界科技水平的提高,以及自身条例约束力的减弱等多方因素,巴黎统筹委员会在1994年4月1日正式解散。

冷战结束后,包括巴黎统筹委员会17国在内的28个国家于1995年9月在荷兰瓦森纳召开高官会议,决定加快建立常规武器和双用途物资及技术出口控制机制。在美国的主导下,1996年7月,以西方国家为主的33个国家签署了《关于常规武器和两用物品及技术出口控制的瓦森纳协定》(The Wassenaar Arrangement on Export Controls for Conventional Arms and Dual-Use Good and Technologies),决定从1996年11月1日起实施新的控制清单和信息交换规则。

与巴黎统筹委员会控制清单类似,《瓦森纳协定》同样包含两份控制清单:一份是军民两用商品和技术清单,涵盖了先进材料、材料处理、电子器件、计算机、电信与信息安全、传感与激光、导航与航空电子仪器、船舶与海事设备、推进系统等9大类;另一份是军品清单,涵盖了各类武器弹药、设备及作战平台等共22类。中国同样在被禁运国家之列。

《瓦森纳协定》又称瓦森纳安排机制,现有42个成员国:澳大利亚、比利时、加拿大、丹麦、法国、德国、希腊、意大利、日本、卢森堡、荷兰、挪威、葡萄牙、西班牙、土耳其、英国、美国(以上17国为原“巴统”成员国)、阿根廷、奥地利、保加利亚、捷克共和国、芬兰、匈牙利、爱尔兰、新西兰、波兰、罗马尼亚、俄罗斯、斯洛伐克、韩国、瑞典、瑞士,乌克兰、墨西哥、南非、印度、克罗地亚、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马耳他、斯洛文尼亚。

除上述历史层面的案例外,现今时代下,无论是美国还是日本都仍在已渐趋成熟完善的法律法规体系内,对技术出口业务进行不断细化,事无巨细地约束技术出口业务。

比如美国政府,在特朗普上台后,在技术层面的管控动作不断,对内对外的限制力度渐趋收紧。早在2018年,美国就已将涵盖人工智能、无人驾驶、3D打印和量子信息等技术在内的14类新兴技术列入出口管制范围。且伴随着时间的推移,美国不断更新技术出口名单。2020年8月27日,美国商务部再发布公告,拟就限制半导体制造等基础技术出口征求公众意见。如果实施,美国技术限制出口范围将会进一步扩大。

此外,管制类别也不断细化,不仅有禁运清单、出口对象的负面清单,更有经济制裁、许可证制度以及出口许可等手段。

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对《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的调整也是一常规动作,并没有什么出人意料之处。

在世界各国核心技术领域竞争渐趋白热化,不少国家或收紧技术出口范围,或增加技术限制领域的大环境下,《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的调整亦应被理性看待。

毕竟,各国都意识到了这些高新技术对整国家乃至全球格局的影响,中国也不例外,确实需要根据现实情况作出调整,以应对外部环境变化,确保国家安全。

而在美国大选以及TikTok在美收购案最后期限临近的微妙时刻,中国出台相应法规也有一定考量。毕竟在美国特朗普政府不断动用国家机器打压中国企业的情形下,中国政府介入,避免美国政府“鱼肉”TikTok等中国企业的做法也无可厚非。

(本文原载于香港01。)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