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恶不赦的妖物到文人的贤妻 唐代以来狐妖演变

撰寫:
撰寫:

在众多妖鬼精怪中,拥有美艳外表的狐妖至今仍是人们热爱的创作题材,比如近期在网络上推出的古装玄幻剧《琉璃》,女配紫狐即是出身自青丘狐族;韩国于2020年10月即将开播一出男主角是九尾狐的现代奇幻电视剧。古往今来的人们不断地增添狐妖的文化内涵,使其形象更加多元,而中国传统文学中,狐的形象从唐代以后,除了妖性、魅惑外,还展现许多人性。

图为韩国即将开播的电视剧《九尾狐传》,影星李栋旭在里头饰演一位九尾男狐。(Instagram@Leedongwook_official)

狐在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形象可说是跌落谷底,对当时的人们来说,狐妖会通过采捕人类精气来修练自己。因此在六朝志怪小说里,狐妖可是过街老鼠般的存在。在魏晋志怪小说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唐传奇(小说),由于唐人多信奉狐仙,其狐妖与前代相比,有很大的不同。唐代文人张鷟(658-730年)所著的《朝野佥载》写道:“唐初以来,百姓多事狐神,房中祭祀以祈恩,食饮与人同之”;唐代还有“无狐魅,不成村”的说法,可见当时拜狐仙的百姓有多普遍。

人性化的任氏

而在众多诱惑男性的女狐中,唐代出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女狐设定,其个性竟无狐妖淫邪天性,更有良善的美德。以沈既济(约750-797年)所著《任氏传》为代表。

故事以半人半狐妖的任氏为主角,男主角郑六起初对任氏的狐妖身份感到害怕,后克服恐惧并同居。但任氏的美貌,让郑六的亲戚韦崟也相当迷恋,由于韦崟不知任氏为狐妖,多次有意要她与自己一度春风,不过任氏深爱郑六,严拒韦崟,后两人成为好朋友。韦崟还资助家境贫寒的郑六,而任氏为了报答也向韦崟介绍许多美女。故事结尾,郑六将远仕他乡要求任氏随他一同前往,任氏表示曾有巫者预言她今年不宜西行,但无奈仍与郑六一起出发。结果途中任氏被野狗识破其狐妖身份,最后被野狗咬死。

魏晋以来多是骇人的狐妖,而《任氏传》的女狐任氏却不同,虽然有秀美的外貌,不过其个性纯真、善良、高尚,虽有狐妖本质,但在整个故事里,任氏一件坏事都没有做,几乎是扭转了女狐只会魅惑男性、吸食精气的反派形象。在感情上,任氏对郑六忠贞不二,还发挥狐的聪慧天性,虽拒绝了韦崟,但也没造成郑六与韦崟的关系破裂。这一良善、人性化的描写,让任氏的结局更令人感到怜悯,尽管任氏早已知道此行将有番劫难,由于不忍拒绝郑六,最后不幸被野狗咬毙。《任氏传》故事情节安排,带出了往后小说中,人狐相恋必会历经许多波折、考验的典型。任氏可说是狐在文学形象上的重要转折点,成为清代文学家蒲松龄(1640-1715年)在创造《聊斋志异》的基础。

前世为恶 来世当狐的小莲

宋代的狐妖故事相较于唐代少了许多,不过仍以狐化形为美女诱惑他人为主流,宋代志怪小说《青琐高议》里,同样收录了一位与唐代任氏相似的女狐,外表美艳而有着高尚品格,也摆脱了魏晋以来狐妖淫邪惑人的描写,几乎可说是文人理想中的贤妇。

狐妖小莲是李郎中的女奴,能歌善舞。不过小莲起初不擅音乐、女红,让李郎中萌生把小莲退回给牙婆(贩卖人口的妇女)的想法,还好小莲在长期的训练下已稍会歌舞,且长得越发好看,李郎中便把她留下。初期小莲多次拒绝李郎中的勾引,但最后仍成为李郎中的爱妾,还多次使用狐妖的特殊能力,帮助、医治李郎中与其家人。故事结尾,李郎中奉命调往他州任职,小莲无法与他同行便为其占卜吉凶。一年后两人再度见面,小莲终于向李郎中坦承狐妖身份,以及前世的经历,希望能凭这具狐身死去,最后李郎中照着小莲所说,找到狐身为她下葬。

狐妖小莲与任氏相似,整篇故事都没有害人的情节,但两个故事还是能够看出差异。小莲向李郎中细说前世与变狐的因果,可以看到有关狐的负面印象,全都集中在小莲的前世了。前世的小莲仍是妾室,但她多次以谗言使主母受到祸害,使主母忧愤而死。因此小莲死后被阴官处罚下辈子当狐狸,业报满期后,才能再当人。这不仅加入了佛教善恶报应、轮回转世之说,也区分了任氏与小莲的不同,任氏的行事展现了人性化的一面,但小莲帮李郎中治疗、占卜,皆是为了累积福报。

勇于追求爱情的莲香

到了清代,狐妖的形象更进一步理想化。《聊斋志异.莲香》,讲述一位穷书生桑生,接连碰到两个于夜晚来访的美女,一个叫莲香,另一个则为李氏。桑生先后与她们“绸缪甚至”(男女交欢),后莲香看到桑生气色不佳,相约十天后再见面,李氏仍每晚必到。莲香向桑生说明,李氏是鬼;李氏随后告诉桑生,莲香是狐,由于桑生夜夜都与李氏在一起,身体日衰;莲香便送药治病,让他身体恢复健康。

尽管历朝历代有众多关于狐的故事,不过现代人还是偏好从《聊斋志异》中取材。图为改编自《聊斋志异》的电视剧《青丘狐传说》。(百度百科)

而李氏感到有愧于桑生,便附身在一位有钱人家的女儿身上。莲香后来安排桑生娶李氏附身的女子,三人共享家庭之乐;后莲香染病而亡,死前与桑生约定十年后重逢,期间桑生应试中举,生活由贫转富与莲香相遇,三人再次聚首。

莲香与前述两位狐妖相同,不过多了主动追求桑生的描写,还多了狐与鬼的比较。莲香不仅在故事中表明自身绝非采补狐,还处处关心桑生的身体状况。尽管和李氏相争桑生,但最后还待李氏如姐妹,死前更把孩子托付于李氏。

先秦时期,狐被视为祥瑞、神兽,魏晋时则沦为妖兽。和六朝志怪小说里作祟、吸食人类精气的狐妖不同,唐代以后的狐妖开始多了分人性,不再害人;宋代的狐妖,则开始有理想化的趋势。到了《聊斋志异》,狐更摇身一变成为文人心目中的理想贤妻,形象多变有别于前代,还塑造出品格远高于人鬼的狐,彻底颠覆魏晋以来民众对狐的负面印象。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