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站:中印冲突夹缝中的流亡藏人

撰寫:
撰寫:

8月29日,一名效忠印度政府的流亡藏人士兵尼玛丹增(Nyima Tenzin)在中印边境班公错(Pangong Tso)南岸神炮山附近的紧张对峙中触雷身亡。尼玛丹增的意外身亡令人注意到了在中印关系的夹缝中生活了超过半个世纪的流亡藏人的处境。

点击链接关注专栏【观察站】观中国政经变局 察高墙内外冷暖

2020年9月初,流亡藏人社区为印度特种边防部队流亡藏人士兵尼玛丹增举行葬礼,流亡藏人被抽调参加这支应对中国解放军的武装力量,但这是否是流亡藏人需要的?(西藏之声)

他所在的印度特种边防部队(Special Frontier Force,SFF)于1962中印边境冲突后成立,主要由流亡藏人组成,此次利用本身的高原作战优势配合印度军队作战,在中印边境实控线(LAC)附近进行战术推进。

当年,印度总理尼赫鲁(Jawaharlal Nehru)不顾中国的反对收留了达赖喇嘛,并作为打击中国藏南主权主张的“伏笔”。这些追随达赖喇嘛流亡印度北部的藏人数十年来一直没有找到自己的准确定位,甚至连印度的公民身份都并不完全具备。

然而,另一方面,印度政府从这些藏族难民中抽调力量进行特种作战训练,直接面对中印边境来自故乡的解放军,利用自己的语言、体貌优势参加直接的边境拉锯战和情报工作等,甚至还要参与印度政府其他的国内外战争,比如与孟加拉和巴基斯坦的战争。这就是号称精锐的SFF。

与尼玛丹增同时,SFF的一名藏族士兵受伤,他的父亲对印度媒体公开宣称他们加入印度国防力量就是为了保卫祖国。

印度9月7日于拉达克首府列城索南林藏人社区附近的火葬场为尼玛丹增举行了葬礼,并极具象征性地在棺椁上覆盖了三色印度国旗和寓意西藏独立运动的“雪山狮子旗”。

流亡藏人社区为之组织了各种悼念活动。一些印度官方声音则称,印度正在充分认识流亡藏人的价值。他的死亡价值似乎得到了双重承认。但是,显而易见,这不能完全消解流亡藏人的尴尬处境,而正是这种尴尬的存在,流亡藏人中的分歧在今天是如此清晰,难以改变。

那些倾向于西藏独立的声音除了为之举行葬礼外似乎难以接受对印度的国家认同。流亡藏人议会副议长益西平措是目前流亡藏人官方代表中唯一对尼玛丹增之死公开发声的高层。他说,“尼玛丹增不是首例为保卫印藏边境而献出生命的藏人,从前也有很多藏人军官和士兵为保卫印度的安全,与中共官兵展开激烈的战斗而失去生命”。但是,他没有说明这些人为什么要保卫印度的国家安全。

益西平措是已经宣布参选2021年内阁司政(流亡藏人世俗政治领导职务)的4名流亡藏人之一。除主张为流亡藏人社区提供更好的生活保障外,他的竞选主张并不包括对达赖喇嘛中道路线的坚持和推动与北京的和平谈判,而是声称要为藏人取得“自由”。

至于达赖喇嘛和内阁司政洛桑森格至今从未对尼玛丹增之死表达过立场。恰恰相反,在9月9日一次亚洲信徒视频活动中公开回应访问台湾的问题时,达赖喇嘛公开表示如果“在北京,也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允许他访问台湾的情况下,如果获得允许”,他就会在2021年访问台湾。

这是达赖喇嘛近年少有地对北京的意见表达如此明显的“尊重”。

事实上,8月份底中共时隔5年举行的第七次西藏工作座谈会上,似乎也透露了北京对流亡藏人尤其是达赖喇嘛缓和的信号。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这次会议上提出了治藏的“十个必须”,但被发现这一表述不同于5年前的“六个必须”罕见地删除了“坚持对达赖集团斗争的方针政策不动摇”的表述。

虽然洛桑森格并不同意习近平有关宗教中国化的表述,但是他也没有抨击和反对习近平的统一表述。

除益西平措外,2021年司政的其他竞选参加者基本都不否认与北京尽快重启和谈的意愿。

可以说,历经数十年的流亡,尤其是流亡二代三代的出生,流亡藏人社区的思想变化必然发生。某些人在这种变化中可能已经在身份上融入印度,这是自我选择的结果。

但印度毕竟不是“故国”和“家园”。在达赖喇嘛等流亡藏人上层看来,他们的内心深处本身并不包括融入印度、成为印度联邦一员这一选项。那么,在中印冲突中,他们要为谁而战,抑或置身事外?

观察站】往期精彩: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