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冲突】战争前夜的躁动 中印边境“梦回1962”

撰写:
撰写:

“决不退让,力争避免流血;犬牙交错,长期武装共处”,这是1962年中印边境战争开打前夕,中共开国领导人毛泽东确定的处理边界争端的“二十字方针”方针,但“长期武装共处”并未实现,战争最终发生。历史眼光来看,当前中印边境的紧张局势,像极了1962年中印边境战争前夜的态势。

1962年的中印边境战争,以印度打响第一枪为起点。1962年9月20日夜间,印军偷袭摸哨打响了第一枪,中国军队一个代理连长牺牲,解放军进行还击。1962年9月22日,中国《人民日报》发表了题为《是可忍,孰不可忍》社论,警告印度尼赫鲁(Jawaharlal Nehru)政府,立即从边境撤军,否则中方将使用武力。

之后局势进一步失控,10月10日,印军又以百余人向驻克节朗河对岸的中国部队发起攻击,被打退。印军于17、18两日,在东段和西段边境上,向中国边防部队进行猛烈炮击。10月18日,毛泽东在中南海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拍板实施反击。10月20日,中国军队在中印边界东西两段,对印军发起了全面进攻,中印边境全面开打。

中国外长王毅和印度外长苏杰生(Subrahmanyam Jaishankar)当地时间9月10日晚在莫斯科举行了会晤,并且达成了一系列共识。(中国外交部)

今天的中印边境,印度也率先打响了第一枪。只不过,相对于1962年来说,印度士兵只是“鸣枪”,并未直接对准中国军队开枪,也未造成中方人员伤亡,中方也保持了克制,并未开枪回应或者还击。多维新闻在《【中印冲突】为什么说中印边境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一文中就曾支持,但这一声枪响已经表明,中印边境局势随时都有可能失控,擦枪走火已经不再停留在舆论层面,中印边境在不确定的某一时刻发生战事的可能性变得越来越大。有观点甚至认为,这标志中印边界已正式进入战争状态。

在边境鸣枪事件发生之后,中印双方官员在第三国进行了高级别会晤。针对中印边境冲突,中国外交部长王毅与印度外长苏杰生 (S. Jaishankar) 在莫斯科进行了两小时的会晤。中国官方通报称,双方达成了包括避免两国分歧上升为争端、两国边防部队尽快脱离接触等五点共识。

但观察家认为,这份声明更像是中印双方分别对对方的期待和要求,双方并未就如何解决边境问题达成突破性共识——已经旷日持久的中印边境历史遗留问题,也不可能在短暂的时间内解决。对于此次中印外长会谈能否立竿见影的解决两国边界武装对峙危机,很多人并不抱太多期待。虽然,会晤本身说明,中印高层对于一场可能爆发的战争持谨慎态度,起码没有公开决裂。

这一点与1962年有一定差别。1962年中印边界打响第一枪之后,中国政府曾照会印方,提议通过谈判解决边界问题,但印度政府复照拒绝。印度开国总理尼赫鲁公开下令:要把中国军队从印军侵占的中国领土上“清除掉”,印度国防部长宣称:要同中国打到最后一个人、最后一支枪。

作为不结盟运动和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创始人之一,尼赫鲁坚信印度注定成为世界大国。在《印度的发现》一书中,他写道:“印度虽然并非一个直接的太平洋国家,却不可避免地将在那里发挥重要的影响。在印度洋地区,在东南一直到中东,印度也将要发展成经济和政治活动的中心。”

“印度以它现在所处的地位,是不能在世界上扮演二等角色的,要么做一个有声有色的大国,要么就销声匿迹”,尼赫鲁说,印度的国际地位“应与美国、苏联和中国相提并论”。要实现尼赫鲁的“大印度帝国”的构想,扩张主义是不二利器,被历届印度政府奉为国策。

今天的印度,在南亚大陆已经吞并锡金,控制了不丹和尼泊尔。

印度现任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继承了尼赫鲁的衣钵,不断展示大国雄心。2017年8月15日,他在印度独立日讲话时说:“不管是海上还是边界上,网络乃至太空中,在所有范围内,印度都有才能,也足够强大去战胜那些尝试与我们国家为敌的人。”曾在边境战争中给印度带来屈辱性失败的中国,自然首当其冲。

在中印边境局势依然紧张之际,印度总理莫迪7月3日突访了两军对峙前线拉达克(Ladakh),并发表了强硬讲话。(Twitter@Aditya Raj Kaul)

6月15日加勒万河谷流血冲突事件之后,莫迪和印度国防部长辛格(Rajnath Singh)为了安抚民众情绪,在死亡士兵的国葬前后曾声称,印度军队边境部队的交战规则已发生重大变化,该国实控线附近前线官兵将不再受到枪支使用的限制,授权印军在“处理局势”之际,拥有使用武器的“完全行动自由”。

印度边境一线士兵做出鸣枪这样铤而走险的举动,也就不足为怪了。

印度学术界对1962年中印边界战争的研究,拉贾戈帕兰(Rajesh Rajagopalan)的观点具有代表性。他认为,印度决策者当时决定以武力将中国军队“赶出”,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印度决策者相信:中国当时面临各种严重的国内外问题,不会向印度发起进攻。

当时,中国内部出现了严重经济困难——大跃进的失败导致了全国性的饥荒和经济方面的困难;对外则中美敌对关系之外,同苏联的矛盾也公开化,导致安全环境恶化。

印度今天在中印边境的躁动,背后是中美对抗大局:在西太平洋,中国和美国摩擦不断增多,台海、南海紧张形势不断,一直对中国意图和实力有猜测和疑虑的印度乘机“发难”,判断解放军或无力西顾,或无力陷入两线作战困局。

与此同时,美国加大拉拢印度力度,使印度成为美国再平衡战略中“印太地区”力量均衡的关键战略伙伴,也促使印度增加了信心。

这一情形与1962年中印边境战争爆发时颇为接近。1962年,印度挑起与中国的边界冲突后,美国给予它的援助由每年的1亿美元增加到10亿美元。

当前,印度内政上正面对新冠肺炎疫情的失控、经济严重萎缩等危机,面对这种局面,一向善于利用民族情绪以巩固权力的莫迪,用的还是尼赫鲁惯用的套路——利用中印军事冲突,转移国民目标,以纾解内部矛盾。这是中印局势的最大隐忧。莫迪政府不断加码排挤中国产品和中资,转移民众对政府内政失败的不满。

历史资料显示,尼赫鲁当政时,面对物价上涨,失业加剧,生活水平下降的现实,印度民众展开各种形式的抗争。面对这种形势,尼赫鲁政府挑起边界冲突、煽动民族主义。当时,在加尔各答市内墙上到处张贴标语:“不要搞任何运动,中国正在把它的军队驻扎在边界上,企图进行侵略!”

今天印度国内,仍有不少煽动民族主义的力量,在持续炒作中印“陈兵边境”,持续夸大印军的战斗力,并持续地推动各种反华运动。但正如有观点所指,民族主义是危险的怪兽,激化了的民众情绪,会倒逼政府采取莽撞行动,最终可能造成战争等不幸结局。

研究估计,印度在靠近中印边境地区的陆军打击部队总数约为22.5万人,而中国地面部队约为20万到23万,隶属于西部战区或新疆、西藏军区。

西藏军区某合成旅近日在海拔4,600米的陌生地域实兵实弹演练:

+3
+2

有消息称,中国军队已在发生鸣枪事件的拉达克地区部署了5万多人军力和大量重装备,包含150架飞机,中国军队目前的军力部署完全是在应付一场大型的武装冲突,而非小型边境冲突,而印度军方据称也已做好与中国全面开战的准备。

在1962年战争中,印军败于战斗意志和军事实力的双重劣势。不知道58年后的今天,印度有没有吸取1962年战败的惨痛教训,理性和准确评估中国和自己的军事实力,以及双方军队的战斗意志。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