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正在走1962年老路?中印西段鲜为人知的班公洛拔点作战

撰寫:
撰寫:

中印在加勒万河谷、班公湖北岸的对峙刚刚平息,两国边防部队又在班公湖以南地区再次爆发对峙,中国军人手持关公刀与印军对峙的照片刷爆网络。此次对峙事件颇有些印度军方为加勒万河谷对峙事件中的失利找回场子的意味,对峙事件一曝光印度就宣称占据了班公湖以南制高点“头盔顶”、“黑顶”以及热钦山口地区。殊不知,58年前就在对峙地区爆发了一场鲜为人知的拔点作战,中国军方所称“神炮山”之名极有可能就来自这次战斗。

中印边界西段态势图。此次发生冲突的地区位于班公湖南岸分水山脉,以及再往南斯潘古尔湖南岸热钦山口附近的热钦顶。(天地图截图)

根据中国军方“中印边境自卫反击作战史编写组”编写、军事科学出版社出版的《中印边境自卫反击作战史(内部本)》披露,1962年中印边境战争爆发前,印度在中印边境西段建立了120个哨卡,其中43个哨卡位于实控线中国一侧,中国的哨卡则仅有57个。

中国边防部队在整个中印边境西段的布防,由北向南分为天文点、河尾滩、空喀山、阿里等4个防区。在天文点防区,印度建立了49个哨卡,其中18个越线,中国17个;在河尾滩防区,印度建立了17个哨卡,其中6个越线,中国16个;在空喀山防区,印度建立了14个哨卡,其中3个越线,中国10个;在阿里防区,印度建立了40个哨卡,其中16个越线,中国14个。

与之相对应,印度在中印边境西段建立了5个防区,天文点防区当面之查谟和克什米尔国民军第14营防区,河尾滩防区、空喀山防区当面之杰特联队第5营防区,以及阿里防区当面之廓尔喀第8联队第1营防区、库马盎联队第13营防区、查谟和克什米尔国民军第7营防区。从印军的布防以及上述哨卡分布来看,天文点防区、阿里防区尤其是阿里防区是印军布防与蚕食的重点地区。

天文点防区位于中印西段边境最北部,即德普桑平原当面,系印度在喀喇昆仑山以东占据的突出地带,战略价值巨大。阿里防区则位于中印边境西段最南部,即班公湖以南的中印边境地区,9月以来的中印对峙就发生在这一地区。相比北部的天文点防区,阿里防区对印度的战略价值更大。

+5
+4
+3

班公湖南岸是班公湖与斯潘古尔湖的分水山系,再往南则是开拉斯山,但在班公湖南岸山脉与开拉斯山之间存在一个地势较为平坦、宽约一千多米的豁口即莫尔多通道,成为沟通中印控制区的坦途,中印边境西段极少数适合机械化部队行动的地区。可能也正因为这个原因,中印边境会晤点莫尔多与楚舒勒就位于这一地区,也是此前中印军长级会谈举行地。

从莫尔多通道翻过山口就进入了河谷地带,向北可抵达印控班公湖身后及什约克河谷,进而可以切断包括德普桑平原、加勒万河谷等班公湖以北印控区的后路;向南则不仅可以抵达中印西段巴里加斯争议区,还可沿印度河河谷地带抵达拉达克地区首府列车,对印度战略价值巨大。

1962年中印战争前,印度在这一地区进入实控线中国一侧建立了9个哨所,尤其是在班公湖南岸山顶及开拉斯山建立了6个哨所,控制了莫尔多通道及山脊地区,周边20余公里一览无余都处于印度监视之下,对中国威胁极大。因而,中国在1962年边境战争第二阶段作战中,集中兵力拔除了这些据点。

具体来说,印军在莫尔多通道北侧山脚设立了5号据点、山顶设立了16号据点,通道南侧山脚设立了6号据点,沿山脊从北向南设立了7号、8号、9号据点,其中9号据点位于热钦山口附近山顶,也即是此次印度声称占据的热钦顶。5号据点与6号据点封锁莫尔多通道,并在通道内设立雷场。5号、6号、16号据点由廓尔喀第8联队第1营防守,7号、8号、9号据点由库马盎联队第13营防守,在其身后的楚舒勒地区印军还部署有1个步兵营、1个机枪营、1个坦克装甲连,在通道两侧山坳出还设立了4处炮兵阵地。

中国在这一地区设立了4个哨卡,即通道两侧监视印军5号、6号据点的1号、11号哨卡,监视印军16号据点的10号哨卡,监视印军7号、8号、9号据点的2号哨卡,由阿里支队两个连防守。

+2

1962年11月17日夜,以拔除印军5号、6号、7号、8号、9号、16号据点为目的班公洛(斯潘古尔)地区作战开始。1小时40分钟收复8号、7号据点,击毙印军少校以下136人、俘虏5人,中方战死21人、伤98人;两小时40分钟收复16号据点,全歼印军29人,但因中方正面强攻,加之印军三道雷场与人力封锁区,中方伤亡达81人。其间,楚舒勒印军炮兵为支援前线印军与中国炮兵展开炮战,中国炮兵对印军炮兵阵地、楚舒勒机场及5号、6号、7号据点逐次进行炮击,未料想经过一天的炮击,5号、6号、7号据点的印军竟趁夜色不战而逃。次日,中国军队进驻上述据点,历时3天的班公洛作战结束。

此次战役中,击毙印军160人、俘虏5人,中方战死67人、受伤131人,涌现出了很多战斗英雄。比如在进攻8号据点时,艾买提·托乎提担任排长的无后坐力炮排,28发炮命中26发,摧毁地堡10个,被誉为“神袍排”,此次中印对峙的神炮山名字的由来可能就与其不关系。战士王忠殿用身体将爆破筒挡在印军地堡内,与印军同归于尽,战后追记一等功。攻击16号据点时遭遇印军三层雷区,到第二层雷区时排爆器材就用尽,配属行动的工兵排战士罗光燮在腿部受伤不能站立后,眼见战友伤亡很大,步兵无法前进,只身顺着山势滚向雷场。进入第三道雷区时,通信员秦政清走在前面踏雷带路,触雷身亡。

1962年发生的班公洛战斗,确定了中印在班公湖以南、楚舒勒附近地区的实控线。战时中国军方高层一再强调,印军不从实控线印度一侧炮击中方,中方不得炮击实控线印度一侧,同时严禁中国军队进入实控线印度一侧,可以说中国是极为克制的,不好战但也绝不惧怕战争。

58年后的今天,从班公湖对峙到加勒万河谷冲突,再到今天的班公湖以南地区及热钦山口对峙,中国仍然极为克制,但同样也是不好战、不怕战。58年前,印度将中国的克制当作软弱,越过1959年实控线肆意蚕食,最终酿成战争一败涂地。58年后,印度在中印西段边境争议区疯狂试探,难道是想走1962年的老路?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