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级委员会多次秘而不宣 港媒称因涉敏感内容

撰写:
撰写: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于北京时间9月9日主持召开了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八次会议,据官方记录,中央财经委员会自1月3日召开过第六次会议后,并无召开第七次会议的报道,显然,第七次会议未对外公开报道,其议题当然也不为外界所知。

习近平担任中国国家主席以后,新设了很多中央级领导小组(新华社)

香港《明报》9月17日分析称,近年,愈来愈多的中共中央级专门委员会转入“地下”,“隐身”幕后,会议不再公开报道。

分析指,习近平自2012年担任中国国家主席以来,新设或强化了很多中央级领导小组,由他本人兼任组长,而这些小组的会议内容,中国官媒都高调报道,故一度有“小组治国”的说法。

2017年10月中共十九大之后,这些小组大多改成了委员会,仍维持定期开会的惯例,但曝光度却逐渐下降。现在仅有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中央深改委)、中央财经委等少数中央级专门委员会的定期会议,还会公开对外报道。

分析称,目前由习近平挂帅的中央级专门委员会至少有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央国安委)、中央深改委、中央财经委、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中央外事委)、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依法治国委)、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中央网安委)、中央审计工作委员会(中央审计委)、中央军民融合发展委员会(军民融合委),除了中央国安委的首脑称主席,其他委员会首脑均称主任。

这些专门委员会的会议秘密召开,并非全部始于十九大后,以中央财经委为例,其前身是十九大前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该小组会议首次曝光是2014年6月的第六次会议,而中国官媒新华社后来的回顾报道才透露,该小组的首次会议是2013年4月召开,而前5次小组会议都未做公开报道。

分析指,更多的中央级专门委员会,都是只在第一次会议对外做了公开报道,之后就一直“隐身”。例如,中央外事委于2018年5月15日召开了第一次会议,之后就再未有该委员会开会的报道。

不过,在地方媒体的报道中,可以得知这些中央级专门委员会的后续会议。以中央国安委为例,2018年4月17日召开了第一次会议,之后就再无开会的报道。

但2019年2月28日,福建省委召开常委会议暨省委国安委首次会议,“传达学习贯彻中央国安委第二次会议精神”;2020年4月23日,吉林省委国安委开会,学习贯彻习近平“在国安委第三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精神”。

越来越多的中共中央委员会会议被指“隐身”,会议曝光度越来越低。(新华社)

这意味着,2019年和2020年中央国安委都召开过会议,时间都不迟于4月,显示中央国安委会议是一年一度。

这些委员会会议的“地下化”,或与外部环境变化有关,一些敏感的会议内容不便公开,连带这些委员会的领导成员变化亦讳莫如深,如中共十九大前国安委办公室主任是政治局委员兼中办主任栗战书,蔡奇在2016年任北京市长前任常务副主任;现在,常务副主任换成国安部长陈文清,而中办主任丁薛祥却从未用过国安办主任的头衔。

对于习近平兼任多个中央级的“小组组长”,多维新闻曾在《小组治国实为“增量政治”而非单纯集权》一文中表示,习近平的“小组治国”,并非如外界所言只是单纯为了集权之目的,而更多的是冲破改革阻力、摆脱现有官僚机构羁绊的有效手段。

文章指,习近平悄然以“小组治国”的“增量政治”最大限度地避免了改革推进过程中来自各方的阻力和抵抗,也避免了因剧烈冲突造成政局动荡从而导致社会不稳的“大忌”。

文章还指出,其实“小组治国”的模式并非习近平首创,而是中共前领袖毛泽东的发明,作为中共党政系统中常规治理方式之外的补充,在特定时期以组长牵头组织联席会议、多部门联动的方式完成决策。因众多小组在官方资料中鲜有详细记载和公开报道,且既不挂牌子,也没有固定的办公场所和确切的人员编制而让外界认为其很神秘。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