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CN】大地影院CEO:疫情是中国电影的“敦刻尔克大撤退”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在大地文化传播集团CEO、大地影院集团CEO尚峰的眼中,这次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犹如中国影视行业的“敦刻尔克大撤退”,虽然步履蹒跚地后退,但是保存了战斗力量,保存了信心。影院从门可罗雀到因为《八佰》小有复苏,鼓噪“报复性观影”者有之,高呼“流媒体将取代影院”者有之。在尚峰的眼中,这些讨论都是“伪命题”。于中国电影人而言,重要的是那颗为用户服务、热爱电影的“初心”,无论是资本涌入,繁花似锦,还是疫情袭来,热钱退去,经历所有机遇与挑战后,一切过往,皆是序章。以下为多维新闻记者对尚峰的采访实录。

疫情给中国电影带来的巨大的冲击,同时也让近些年来电影行业非理性的过热彻底降温。(AP)

多维:影院是受疫情影响最大的行业,作为影投高层管理者,你认为在疫情发生以来的半年多时间里,影院行业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你们采取什么样的措施去应对这些挑战?

尚峰:对于传统影院来说,票房是主要的收入来源,行业因为疫情停摆178天也就意味著一家影投企业丧失了主营业务收入,我觉得这就是最大的挑战,既是对企业现金流的巨大考验,也是对企业过往经营能力、整个经营深度的最大考验。

中国今天的影院终端市场已经是一个非常大的产业群体了,在疫情之前,行业本身的增速已经有所下滑,疫情其实是加剧了矛盾的爆发,或者说疫情让这个矛盾爆发得更为彻底。

大地影院集团得益于多年来在经营体系、管理体系上的沉淀。在疫情爆发之初,整个团队已经做过各方面的应急预案演练,尤其是针对不可抗力对春节档的影响,1月23日我们宣布春节档停业,反应速度之快在全国排名前列。

我多次跟整个团队讲过,疫情就像我们的一次“敦刻尔克大撤退”,在二战中,“敦刻尔克大撤退”本身也有战略意义,为同盟国保存了有生力量。“撤退”的时候也是体现企业组织能力、凝聚力的时候,包括整个体系应对突发情况时的调整能力。大地影院集团的团队经受住了考验。

多维:影院的“报复性消费”出现了吗?或者说,观影的消费者信心重建需要多长时间?

尚峰:这也是我一直很关注的问题。我不太认可在观影上会有“报复性消费”的说法,从业者更应该关心的是在中长期时段内消费者的观影信心如何能够健康、持续地恢复。目前我们欣喜地看到,随著一些口碑优秀的复映影片的注入,同时也包括《八佰》这样新上映的大热影片对市场的带动,整个市场的观影氛围的恢复比我预想得更快。

但是如果要问何时能恢复到2017年、2018年的水平,我认为可能还需要经过一两轮新片的刺激,特别是产业上游优质影片的注入,需要经过全行业共同的努力,包括电影终端行业要在疫情常态性防控状态下争取更多的开放政策,让更多的影院加入到复工的行列。目前影院行业的复工率应该已经达到80%以上。伴随著未来疫情的变化发展,影院行业可能有一个随时调整的过程。

多维:但是舆论对于影视行业仍然有很多担心,除了疫情之外,现阶段开动的影视项目严重不足,明年暑期档及其之后是否可能会面临“片荒”?

尚峰:我认为“片荒”并不能算是一个真命题,因为我关注的是影片的质量,而不是影片的数量。其实有很多影片来到影院就是“一日游”,上映以后很快就下去了。

我相信经过疫情这段时间,整个行业更能静下心来,会更冷静地去思考,如何投资精品、打造精品。我希望有更多像《战狼2》、《流浪地球》、《哪吒之魔童降世》这样的现象级影片出现,其对市场的影响,对票房的号召,对观影信心的恢复,都是有示范作用的。而低质量影片本身对行业、对观众也是一种伤害。

在后疫情时代,中国电影需要更多的现象级影片来重振市场与信心。点击看大图⇩

+3
+2

多维:所以你会认为这次疫情在客观上形成了一种倒逼作用,将前几年涌入影视行业的那些投机的、不冷静的资本挤压出去。

尚峰:这一点我是认同的。不管是从影视终端行业还是上游行业来讲,资本是助力,这对任何产业都一样,但也要看到其中的两面性。但现实中大量资本涌入后失败的案例比比皆是,资本加速了影视行业的成长,但资本也容易导致其野蛮生长并加速泡沫的破灭。

加速一些不良或者说运营效率低下的资本出清,我觉得这对影视行业的健康与可持续发展都是一件好事。

多维:关于院线行业的危机,另一个被媒体热议的话题就是流媒体的壮大可能对影院带来的冲击。因为疫情,今年的春节档电影《囧妈》改在线上放映。前不久迪士尼宣布电影《花木兰》放弃在北美院线发行,改为在Disney+流媒体平台点播放映。你如何看待这种现象?互联网对于传统影院是否构成挑战?

尚峰:我不认为影院与流媒体平台存在竞争关系,大家做的是不同的行业。很多时候人们观看流媒体平台上的内容都是利用碎片时间,这也意味著我没有办法让自己的情绪始终沉浸其中。而影院里那种沉浸式的观影体验,一整套声光电的表现环境,都是其他观影方式所不具备的。

这里不可回避地要谈到《囧妈》、《花木兰》等现象,我认为这也是在疫情当下片方所采取的一种不同的发行策略,更多是不得已而为之。像《囧妈》、《花木兰》这样的影片,原本也是按照一部院线电影的标准来制作的,它的期望也是在影院播放。

我相信但凡是一部对自己有信心的影片,都会首选院线,毕竟院线对于投资人来讲是一个更好的变现渠道。流媒体播放可以作为院线放映的补充,我觉得两者是一种共生的业态。何况《囧妈》、《花木兰》不具备代表性,不会因为有了这样的例子,未来所有影片就都会有“院转网”的趋势。

多维:刚才你所说的其实涉及了一个绕不开的内容,即电影的文化属性和社交属性,影院是怎么实现这两种属性的统一?

尚峰:从商业的角度看,电影院的一个重要作用就是“引流”,因为很多时候电影院与商业体之间存在一个共生共长的过程。在这个前提条件下,你可以从数据中发现单独观影的比例非常低,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会从售卖角度将电影院看成是一个“约会场所”,是一个朋友之间的交流场所,它有社交的属性。

你会随著陌生人的大笑一块儿大笑,你会随著陌生人的哭泣而一同哭泣,这样的特殊环境对人的情绪宣泄,或者对情绪的沉淀,都是其他环境所不能取代的。

所以我认为社交属性和文化属性,是电影院本身或者整个观影过程所天然具备的,我们就这个话题更应该讨论的是回到初心,就是你怎么做好对人的经营和对人的服务,如何对你的用户、会员提供更加多元化的服务,加深影院与用户之间的联结。

比如在疫情期间,我们虽然停工了,但是大地影院集团旗下的影院和会员、用户之间的联系从来没有中断。这是我们经营工作中的一部分,但更多是一种情感的纽带,其中传递出的信息是大地影院集团还在,永远都是用户最好的观影场所。

推荐阅读:

本文转自《多维CN》061期(2020年09月刊)专题栏目,原标题《疫情是中国电影行业的“敦刻尔克大撤退”》,浏览更多月刊文章:【多维CN/TW频道 】。

请留意第61期《多维CN》、第58期《多维TW》,香港、澳门、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澳大利亚等其他地区各大书报摊及便利店有售。

您亦可按此 【订阅】多维月刊ipad版,阅读更多深度报道。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