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面《花木兰》】光荣还乡竟被迫自杀 明清才女的偶像木兰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迪士尼真人版电影《花木兰》上映后话题不断,其中引发观众热议的就是女主角花木兰新增一个设定,在真人版里她不再是平凡女孩,而是天生拥有浑厚内力的少女。此一改编,让不少动画版粉丝不满,认为真人版《花木兰》失去原味。不过翻阅历史,唐代以后不少文人都各自创造不同形象的木兰,其中以明清的改动最大。而花木兰英勇代父从军的形象,更成为明清妇女的心灵寄托。

代父从军、成为忠孝表率的花木兰,为明清才女的偶像。图为明清插画里的木兰形象。(百度百科)

自唐代以来,木兰的故事已大受欢迎,不过明清社会风气极为看重妇女贞节,女性普遍有缠足陋习。因此这时文献里的花木兰,也无可避免地也“被”裹了小脚,而木兰的任务除了在战场上建立丰功伟业外,更需要在充满男人的军中保住贞节。因此木兰如何不被看穿女儿身,就成为明清文本的刻划重点。

木兰还故乡后竟自杀

虽然明清的木兰文本仍以《木兰辞》为基础,不过其内容随着社会变化,除了原本的合家团圆结局外,竟多了一个以木兰自尽做结尾的版本。如元代侯有造所创作的《孝烈将军祠像辨正记》,因皇帝欲纳木兰为妃,逼得木兰以自尽这样激烈的方式来拒婚。成书于清初的《隋唐演义》,木兰的结局与侯有造版相仿,同样走上自尽绝路。而《忠孝勇烈奇女传》里的木兰,则是三上陈情表,原打算皈依佛门、守丧抚弟,最后还是自尽结束生命。

有着森严礼教的明清社会,不仅约束妇女,也束缚住了木兰,逼迫她走上自尽以示忠贞的绝路。图为清代赫达资画丽珠萃秀册梁木兰。(台北故宫网站)

为何木兰在荣归故里后,会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呢?其实与木兰的女儿身被识破有密切关连。因为她被发现了真实性别,所以招来天子的欲念,妄想将她纳入宫中为妃,或是因出过远门、不再保有贞节,尽管木兰是个行忠孝之事的好女儿,依然被视为天理难容的妖孽。这一切都因为她隐瞒性别,使得衣锦还乡时,浓厚的欺君罪恶感随之而来,逼迫木兰只好以死明志。

礼教下男装女装大有不同

而细看元代幸福结局的木兰文本,也大有问题,依然有着对女性、女儿的不公。如明代徐渭(1521-1593年)的《雌木兰替父从军》、清代永恩(1727-1805年)《双兔记》与清末《北魏奇史闺孝烈传》,木兰在恢复女儿身后,就必须放下代父从军的种种,以获得“宽恕”便于解决女扮男装不容礼制的问题。因此美满结局里,木兰花费十年所建的军功,其成果皆由弟弟或丈夫接收,木兰则回归于家中,好符合明清礼教对女性的要求。

在明清文本里的木兰,其男装与女装有着泾渭分明的界线。图为1998年迪士尼动画《花木兰》。(迪士尼官网)

元代以后的木兰,其女装与男装之间的变换,并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而像是现代人所说的“性别标签”。换上男装的木兰,就像是暂时抹去身上原有的“女性标签”,而周遭的人们在不见她原有的性别下,给予其高度肯定,而木兰也得以更自在地发挥所长。

不过一旦被识破,则象征重新贴上“性别标签”,木兰就必须回到女性该有的“原位”。上述无论哪种结局的木兰,其结局多有所被动,而木兰自己的看法呢?真的愿意心甘情愿回到家中吗?

李桂玉弹词作品《榴花梦》 一探木兰怨气

木兰无法与外人道的心思,或许可以从清代女弹词家李桂玉(1821-1850年)的作品《榴花梦》加以揣测。这部弹词巨著讲述一代女将桂桓魁(桂碧芳)的生平,李桂玉将其形容为古今未有的全人“是仕女班头、文章魁首。抱经天纬地之才,旋乾转坤之力,负救时之闻仅见”,桂桓魁可说是集贤臣、名将、英主、哲后与良母于一身,但当她以男装功成名就后,同样面临恢复女儿身的危机,来自皇帝、父母、未婚夫、姐妹等人的压力排山倒海而来。

无论是真人版还是动画版的《花木兰》,花木兰被识破女儿身后,其过去的所作所为,都因性别而遭到质疑。(imdb)

当父亲逼迫她换回女装时,桂桓魁则直言抱怨:“都道孩儿闺内女,不应随朝挂锦衣。不知儿受千般苦,却把残生换一官”。最后在皇帝的命令下,桂桓魁不得不穿回女装,而她的内心感受则是“一天怒气冲霄汉,万道嗔容镇九霄”。

最后桂桓魁在无法摆脱的巨大压力下回归家庭,不过她后来立志清修,断绝夫妻情缘,升天脱离夫家。

与明清才女产生共鸣的木兰

即便在明清文本中木兰最终是悲剧更有怨气,但木兰一生的经历,对于充满才华但受礼教束缚的明清妇女来说是个向往,引起了她们的共鸣。明末清初的才女顾若璞(1592-1681年),她读完徐渭所做的杂剧《四声猿》(内收录《雌木兰替父从军》)后,以花木兰为题创作一阙词《读《四声猿》调寄《沁园春》》:

才子弥衡,《鹦鹉》雄词,锦绣心肠。恨老瞒开宴,视同鼓史;掺挝骂座,声变渔阳。豪杰名高,奸雄胆裂,地府重翻姓字香。玉禅老,叹失身歌妓,何足联芳?木兰带父沙场,更崇嘏名登天子堂。真武勘陷阵,雌英雄将;文勘华国,女状元郎。豹贼成擒,鹴裘新赋,谁识闺中窈窕娘?须眉汉,就石榴裙底,俯伏何妨?
《读《四声猿》调寄《沁园春》》

同为女性,顾若璞在这阙词里颂扬了木兰与“女状元”黄崇嘏(约生于883年,曾女扮男装当过七品司户参军,有理政之才,后人称为女状元),对于她们勇于走出闺阁、保家卫国的气概表达最高的赞赏与认同。而词末的“就石榴裙底,俯伏何妨”,为今日“拜倒石榴裙下”的由来。

相隔22年,迪士尼再次改编花木兰的故事。单看电影中花木兰与巩俐饰演的仙娘这两个角色,可能迪士尼有参考明清以来各个木兰文本,想以此结合西方个人主义与现代女权,以营造出女性摆脱社会礼教的束缚,找到自我。可惜由于东西方文化差异,导致迪士尼真人版《花木兰》的剧情无法像明清才女共情木兰一样,引起观众共鸣。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