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华为在美命运堪忧 中美科技战“胶着”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20年必将被载入史册,不仅因为这一年全球爆发了新冠肺炎(COVID-19)大疫情,中国企业出海的旗舰公司——华为与TikTok被美国不断出招打压,也为这一年的史册增添了浓墨重彩的篇章。

中国短视频应用抖音海外版TikTok今年的命运可谓“一波三折”,美国对它的关注甚至已上升到要国会立法的程度。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8月份签署了针对TikTok的行政令,新消息显示,美国商务部决定9月20日起禁止TikTok在美国境内应用商店的下载、更新,并将于11月12日起禁止其在美国提供服务。

其后又有消息传出,字节跳动、甲骨文、沃尔玛对TikTok的合作形成原则性共识,特朗普终于点头允许TikTok以“云上加州”方案继续在美运营,但又单方面为交易强塞新条件:要求在美国设立一笔50亿美元的教育基金,用来教“真正的美国历史”。

作为一款移动端短视频社群应用程序,字节跳动旗下产品抖音自2016年9月在中国孵化上线后,全球用户规模逐年攀升。至2020年5月,其海外版TikTok在App Store和Google Play上的全球下载量已经突破20亿次,斩获全球非游戏类APP下载量和营收的双冠军。

一方面是在全球市场广受欢迎,但另一方面,TikTok也陷入了“数据安全”指责漩涡,被披上“中国威胁”的外衣。在美国政客一再发难下,TikTok方面一直试图与政治“脱钩”,它向外界表示,其所有数据都存储在美国弗吉尼亚州的服务器上,备份数据库位于新加坡,并未在中国境内保存数据。但是,无论采取何种“去中国(或中共)化”的自保举措,比如任用美国人当CEO,将总部迁至海外乃至出售部分股权……这些都并未能消减美国的打压。

出售TikTok成为字节跳动自救的一种可能方案。微软最早介入TikTok收购方案,外界一度有传言,微软开出了300亿美元的低价,意在TikTok独有的的算法和源代码。8月28日,中国商务部等出台了史上最快更新的法案——《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以保障中国核心技术不流失,此举被解读为中国政府已参与到互联网跨境数据的规范制定中来,实际上让字节跳动在和美国政府及各方谈判时,拥有了隐形的大筹码。

随后,事件又出现戏剧化的转折,甲骨文打败最大收购热门微软,成为与TikTok谈判的唯一一方。甲骨文将作为“可信的技术提供方”,为TikTok在美国本土的运营提供技术服务,以此打消美国政府关于“国家安全的顾虑”,两者的合作被视为对多方而言的一个最优解。但随着美国最新禁令的颁发,这项交易或又会生变故。

甲骨文是全球最大的数据库运营与管理公司,在此次TikTok提交给美国财政部的计划中,甲骨文将负责管理TikTok在美国的用户数据。(路透社)

在中美两国竞争的大背景之下,中国已有不少企业不可避免地受到波及。TikTok在国际市场所遭遇到的困境,让人很容易联想起另一家中国科技巨头企业华为。

注册成立于上世纪80年代末的华为,经过多年积累,从一个小公司发展为中国国际化科技龙头企业,从2012年起成为全球最大电信设备制造商后,已经冲在了全球信息和通讯技术最前沿。长期以来,一些美国政客公开声称华为是“中国政府的一部分”,进而以维护国家安全为由,限制华为参与项目建设,并一直以“威胁国家安全”为由,多方游说各国将华为排除在5G建设之外。

美国商务部在2019年5月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禁止华为向美国供应商进行采购,但此后数度延长其“临时许可证”。虽然华为已有了备胎计划,受美国第二轮制裁升级影响,新款Mate40手机搭载的麒麟9000芯片,很可能成为华为自研麒麟高端芯片的最后一代。

9月中旬,美国芯片公司英伟达宣布以400亿美元从日本软银集团和软银愿景基金手中购入全部ARM股权。来自英国的ARM是世界最大的芯片IP供应商,其CPU架构几乎支持着全球九成以上的手机芯片,包括苹果、高通、三星、联发科和华为等在内的芯片和智能手机巨头都长期依赖ARM。

ARM成为一家美国公司的可能性,更令中国企业感受到了危机感。虽然华为海思等中国企业已经获得了ARM v8的永久授权,但毕竟这些企业使用的都是ARM公版架构,若得不到及时授权,中国半导体设计公司都将陷入产品迭代进度趋缓、竞争力落后的困境。

进入21世纪以来,中美两国在科技及意识形态等领域的博弈已愈来愈是一场持久战。美国对中国的遏制是战略性的、长期的,在中美关系结构性变化外溢作用深刻影响世界的当下,美方在5G技术上警惕华为,在社交网络上警惕TikTok……这些博弈实际上都已不可避免地融入到了时代的宏观叙事场景中。

基于意识形态的不同,美国政府对不断崛起的中国科技企业及产品“天然不信任”,而伴随着中国的崛起、中国更多企业“走出去”,除了TikTok、华为,还会有更多中国企业将面临同样的困境。

(本文原载于《香港01》周报,略有编辑。)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