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观察:“缩水”的海峡论坛释放什么信号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国全国政协主席汪洋打破惯例未出席第十二届海峡论坛而是以视频致辞,在两岸关系紧张的背景下被视为论坛降低层级。 (新华社)

9月20日在厦门举行的第十二届海峡论坛不仅比以往时候来得更晚一些,在参会规模上更是创了历史新低。据主办方给出的数据,相较2019年超万人的规模,此次论坛仅余近2,000名台湾民众以在线与线下方式参与,可谓不可同日语。而中国全国政协主席则首次未出席该次会议,而是以视频录制的形式“现身”。这一切都令外界认为,举办了十余年的海峡论坛开始出现降级的信号。

本届海峡论坛的“冷清”,表面来看确实受到了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及日前中国大陆央视主持人李红“口误”所引发的“求和”风波影响。但归根结底,这是两岸政治小气候的写照。事实上,曾经喧闹一时的海峡论坛一朝堂空并不是或者不全然是偶然原因所致,而是由它的客观环境限制所决定。

海峡论坛是2009年马英九执政时期两岸创办的民间交流平台。说是民间交流,但每年都会有中国全国政协主席、中国国台办等官方人员出席、台湾国民党、新党等亦会派代表率团参会,大陆会借机宣布各种惠台措施。这其中有2009年首届海峡论坛公布的两岸直航和“大三通”,2011年大陆赴台个人游、团体游以及大陆首次引进台湾大米等。

在马英九当政的那几年,中共以经济让利缓和两岸局势,试图以经贸粘性增进两岸交流,虽然这些大陆惠台措施也被台湾“本土派”贴上“统战”标签,但台湾也得到实实在在的经济利益。于是海峡论坛曾喧闹一时。即便是2016年蔡英文上台后,海峡论坛依旧照开不误,且大陆对台优惠只增不减。但这只是表象。

揭开海峡论坛后继无力的是与央视主持人以矮化王金平访陆为“求和”一事差不多同一时间出现的。当国民党与王金平分别宣布不以政党形式、个人形式参加2020年的海峡论坛后,台湾团体“被主办”一事在岛内引起热议。

彼时,外界注意到海峡论坛官网上标明台湾参与的主办单位有台湾农会、台湾渔会、台湾农田水利会等,但根据这些台湾民间组织的说法,他们与海峡论坛的交集要么是在两岸往来频繁时期有个别乡镇曾受邀前往,要么是曾受邀派代表参会,但并无参与主办。而台湾农田水利会联合会更直言迄今已3年没有参加过。

这便是两岸交流的中基层生态。当两岸政治气氛热络,这些民间交流看似热火朝天。大陆对台机构拿着所谓的优惠政策营造一派其乐融融的景象,而那些台商台生们,前来站台说一句“两岸一家亲”便能拿到实实在在的实惠又何乐而不为。岂不知,这种以利侍人能有多大的粘性,又能带来多少的民族认同。恐怕不知有多少人表面在享受着大陆红利,转过头就露出嗤笑来。

当然,一旦两岸关系遇冷,真正的底牌恐怕也就暴露出来。

其实在“求和”风波前,这届的海峡论坛就已显露出尴尬。早在海峡论坛召开之前,台湾陆委会就祭出“三禁一警告”,限制台湾中央机关人员、地方政府、民间团体参会,甚至不准参与视讯,并以“国安五法”向民众施加压力。即使国民党聚头会后选定王金平率团,也不过百余人。与往届动辄5,000至10,000人的规模相比相差甚远。

进一步说,王金平以及国民党拒绝参加今年的海峡论坛真的因为大陆文宣系统中一个主持人的所谓“求和”之说吗?这恐怕也只是一个浅层因素,并不足以冷冻国民党与大陆的交往之心。令今次海峡论坛冷清下来的是两岸关系的变天。

就在厦门举办海峡论坛的同时,中国解放军军机连续三天现身台湾空域,9月20日,台湾媒体披露此前一天大陆军机一度“以6敌2”,6架歼-16战机“包夹”了两架IDF经国号战斗机。其实这已经是7月以来中国解放军在台海动作上的常态。

当然,事出有因。从8月初美国卫生部长阿扎(Alex Azar)防台到9月中美国国务院次卿克拉奇(Keith Krach)再踏进台湾,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台湾与美国的眉来眼去不令大陆有所举动是不可能的。而事实上,身处两岸之间的人士应该也能感受出来,蔡英文连任总统后已经彻底抛弃2016年时的迷惑“面纱”,迅速行动推动法理台独,试图步步为营将其变为两岸现状。

当下的两岸情状只是两岸关系中的又一个低谷还是持续下滑过程中的高位或许都有可能,毕竟蔡英文的第二任期刚刚开始,而中美矛盾客观上又很难迅速解决。于是本来就扮演着锦上添花的海峡论坛能不能做到不能停、不能断、不能少就不得而知了。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