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五中全会倒计时 港媒揭会议细节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由于中美角力、台海局势和中印边境对峙占据了绝大多数新闻头条,10月将召开的中共十九届五中全会几乎被人遗忘。港媒9月23日分析指,五中全会或于10月下旬召开,时间是4天左右。

中共十九届五中全会将于10月召开,会议主要审议“十四五规划”及2035年的远景目标建议。(新华社)

据香港《明报》9月23日分析,7月底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决定五中全会于10月召开,主题是审议通过中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纲要(简称“十四五”规划)及2035年的远景目标建议,会议重要性毋庸置疑。

分析称,以过去20年的另外4次五中全会召开时间看,中共前领导人江泽民时代的十五届五中全会是2000年10月9日至11日召开,胡锦涛时代的十六届五中全会是2005年10月8日至11日召开,十七届五中全会是2010年10月15日至18日召开,习近平时代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是2015年10月26日至29日召开,可见五中全会召开的时间愈来愈晚。

再看十九届中共之前唯一于秋季举行的全会——2019年的四中全会,也是10月28日至31日,可见五中全会在10月下旬召开的机会较高,时间也是4天左右。

分析指,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于9月22日召开的文化体育教育卫生界人士座谈会,标志着十四五规划意见征集已近尾声,五中全会现已进入倒数阶段,纲要建议草案也进入最后成稿阶段。

在中国的政策体系中,党大会报告是党的最高公共政策,而五年规划则是政府的最高公共政策。

所以,以往的五年规划,虽都由党的会议“拍板”,但纲要说明都由总理负责,只是从5年前的十三五规划开始,起草小组由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挂帅,也自然由他来做说明。

分析表示,制定五年计划,是抄苏联的经验,中国第一个“五年计划”(到2005年第十一个才改称“五年规划”)始自1953年,但“一五”计划的制定,到1955年才完成,还专门开了一次特别的全国党代会审议。

而第二个五年计划在一年后的1956年中共八大上就通过了,当时“一五”计划出笼才一年多,离1958年完成期尚有两年,可见初时决策制度之混乱。

后来的二、三、四、五、六个五年计划,皆受政治环境冲击,制订都较粗疏,只由中国国家计划委员会草拟,开一次全国计划会议就“拍板”。直到七五计划,才于1985年召开另一次特别全国党代会审议,以后的五年计划(规划)就都由中共中央全会审议。

中国改革开放前的五年计划,随意度很大,“计划赶不上变化”,经常是中期发生重大事件,计划要做大幅修订。如二五期间的大跃进、中苏交恶、大饥荒,三五期间的文革,五五期间的中共前领导人毛泽东和周恩来逝世、粉碎四人帮等事件,都令计划实施面目全非。

十四五时期(2021年至2025年)恰逢中国改革开放40年来外部环境最为动荡的时期,即所谓“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尤其是中美较量,除了新冷战,会否有热战都属未知之数,这一规划会否半途生变,如何体现习近平的忧患意识、底线思维,才是最值得关注。

站在2020年中国全面实现小康社会以及世界秩序变动这样一个历史方位上,中共领导人将如何内外兼顾让外界对五中赋予了不一样的期待,而十九届五中也被北京的观察家们视为习近平将如何应对这个变局时代的一个“标志性会议”。

多维新闻在《【聚焦五中】驶进暴风雨中的中美关系 中共五中人们该关心什么》一文中表示,“十四五”相比十三五规划料必既有一定的延续性,如中国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与经济转型,又会针对新的内外部环境做出调整,譬如如何在中美贸易困局与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的冲击下唤醒中国庞大的存量市场等。

而在中国全国两会外界猜测十四五规划之时,习近平先是在会议之前的政治局常委会上首次提出“构建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而后又在两会期间将国内循环置于国际循环更重要的位置,称“逐步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7月17日、7月21日的两次会议以及7月22日的吉林考察,习近平都提及了十四五规划,并强调了“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绝不是关起门来封闭运行”。

文章表示,尽管十四五规划尚未出炉,但从中共高层风向来看,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调整将是十四五时期中国国民经济发展的一个指导方针且不久将在五中全会上被正式纳入规划之中。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