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统六合:为何结束分裂始终是中国最重要的历史信仰

撰写:
撰写:

随着近期两岸关系与中美关系不断恶化,导致“武统”论甚嚣尘上,而深受多年“去中国化”教育的台湾社会,已经难以体会中国数千年来的大一统传统何以如此牢固,与其背后究竟有多深厚的历史信仰。

新石器时代的中国各地文化便已逐渐交融互动,奠基大一统的基础。照片为浙江良渚古城城墙遗址。(新华网)

尽管几千年来“中国”的疆域与涵义不停变动,但早在新石器时代,各种地区的文化便在保有自身特色的形势下加深互动,形成台湾已故考古学者张光直提出的“中国相互作用圈”,由此渐渐积累形成三代的融合局面,使得大一统与广土众民成为中国历史的最大特色。

也正是因为这种特色,使得中国历代王朝皆有“一天下”的治世雄心,将分裂割据视为乱世。毕竟分裂的最直接弊端,就是杀伐盛行,使百姓生命受到严重威胁,且各政权为了消灭彼此,亦会加剧剥削境内人民的程度,从而破坏生产意愿与能力。端以人们最津津乐道的三国时代为例,虽然乍看之下英雄辈出,但实情是群雄割据相互攻杀致使民不聊生。光是官渡之战,曹操就“杀(袁)绍卒凡八万人”;还有追击陶谦至彭城(今江苏徐州市)时,“谦兵败走,死者万数,泗水为之不流”。

大大小小的战役迭加之后,最显著的后果就是人口大量下降,导致西晋司徒左长史傅咸向晋武帝警告过“户口比汉十分之一”。若与汉桓帝在位时最后一次人口统计得出的数据“户千六十七万七千九百六十,口五千六百四十八万六千八百五十六”相比,西晋平定东吴时,掌握到的编户仅余“户二百四十五万九千八百四十,口一千六百一十六万三千八百六十三”。虽然消失的人口未必全是因兵灾而死,也有不少孤苦百姓托庇至豪族底下脱离朝廷掌控,但如此严重的生命耗损,实在不能不归咎于分裂下的战祸频仍。

还有民族动乱更盛的五胡十六国时代,各族相杀的死难数目更惊人。譬如石勒与汲桑连手进攻邺城(今河北邯郸临漳县)时,便“杀万余人,掠妇女珍宝而去”;还有追击西晋东海王司马越的20余万大军时,石勒“分骑围而射之,相登如山,无一免者”,晋军主力就这样悉数牺牲。接着刘曜与王弥攻破洛阳酿成“永嘉之乱”后,本就因战祸不止导致“荒馑日甚,殿内死人交横,府寺营署并掘堑自守,盗贼公行,枹鼓之音不绝”的残破京城,又再度遭逢“百官士庶死者三万余人”的劫难。

而汉人冉闵在篡夺后赵大位后,又下旨奖励斩首胡人,造成“一日之中,斩首数万。闵躬率赵人诛诸胡羯,无贵贱男女少长皆斩之,死者二十余万,尸门诸城外,悉为野犬豺狼所食。屯据四方者,所在承闵书诛之,于时高鼻多须至有滥死者半”的大惨剧。接着前燕讨灭冉闵,再与东晋和前秦交战。当前秦苻坚攻陷前燕首都邺城前,“俘斩五万有余,乘胜追击,又降斩十万”。这些造成各地百姓庞大死伤与流离的战争,实在不胜枚举。

虽然统一时代也并非毫无战祸,然而分裂形势下的战争往往更加残酷,因为各方政权都想尽可能依恃杀戮与夺取人口的恐怖途径削弱对手,结果造成的伤亡更教人不忍卒睹。此外,战乱不已也会分散与耽搁政权修明内政的时间,造成百姓生产不能恢复、遇上疾疫得不到官方有力的救治,这亦会冲击人口的成长。

中国人民追求统一与结束分裂的决心,远非分裂势力所能想象。照片为1949年解放军进入上海的情景。(Getty)

除了人民安危之外,分裂的另一项坏处便是容易招引外敌的侵入,一旦有疆土脱离将更容易成为外患渗透的前沿阵地。譬如五代十国的乱世,引发契丹得到燕云十六州的契机,也令本属藩镇的西夏与越南得以脱离中原王朝管辖,使日后的北宋不得不分出更多心力防备,同时与越南的几次战役也致使不少百姓遭害。比方宋神宗熙宁八年(1075)时,大越李朝的军队连破钦州(今广西钦州市)、廉州(今广西北海市)、邕州(今广西南宁市)等地,光是在邕州就“屠郡民五万余人,率百人为一积,凡五百八十余积,隤三州城以填江”,西南边疆为此涂炭。

至于清末民初的边疆分裂就更不待言,军阀混战的乱局致使列强不停分化与夺占中国领土,使得蒙古、西藏、乃至东北相继失陷,并成为帝国主义渗透中国的工具,日本侵华便是其中最恶劣的惨事,中国军民在此大难中起码伤亡3,500万以上。且时至今日,台独、藏独、疆独等各种势力的或起或伏,仍在相当程度上冲击中国大陆的内政与外交。比如2004年胡锦涛访问法国时,法国总统希拉克(Jacques René Chirac)为游说中国大陆购买21架A380空客飞机,便直截了当地向胡锦涛表明“我的飞机问题就是你的台湾问题”。时任外交部长李肇星便在往后为此不由得感叹过,认为这是中国外交的一大挑战。

虽然有部分学者认为乱世能刺激文化的多元,但这却忽略了广大底层人民所受的实际苦楚,大陆历史学者葛剑雄亦指责过“不能认为越是分裂得厉害就越对思想学术的发展有利。历史上有几次分裂时期,思想学术非但没有进步,反而受到极大的摧残”。毋怪乎今日大陆官方积极宣传“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必须奠定在“祖国统一”的基础上才能实现之,这实有来自于中国古代以来对政权大一统的坚持与执着,亦足以让台湾社会细细思量。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