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反共不反中” 华盛顿行得通吗

最后更新日期:
最后更新日期:

不久前习近平在出席中国纪念抗战胜利75周年座谈会时,首次抛出“五个绝不答应”的说法。他称,任何人任何势力企图“丑化中国共产党的性质和宗旨”,“歪曲和改变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否定和丑化中国人民建设社会主义的伟大成就”,“把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割裂开来、对立起来”,“通过霸凌手段把他们的意志强加给中国、改变中国的前进方向、阻挠中国人民创造自己美好生活的努力”,“破坏中国人民的和平生活和发展权利”,“中国人民都绝不答应”,语气非常坚定。

针对“反共不反中”的说法,习近平近期首次抛出“五个绝不答应”予以回击。图为9月3日,习近平出席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5周年座谈会并发表讲话。(新华社)

在中美关系持续恶化,意识形态博弈日趋激烈之际,“五个绝不答应”,是习近平第一次亲自公开上阵对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chael Pompeo)等频繁在各种场合分化中共和中国人民行为的坚定回击。

过去一段时间以来,美国右翼势力重拾冷战期间用来反共和攻击苏联的话语,将中国塑造为威胁自由世界的极权主义国家,将中美博弈扭曲为民主国家对抗威权主义渗透。其中,尤以蓬佩奥的言论最为典型。

7月23日,蓬佩奥在提出对华接触论并身体力行扭转中美关系的前总统尼克松(Richard Nixon)图书馆发表了题为《共产中国与自由世界的未来》的演讲,认为开启于尼克松的美国对华接触政策已经失败,美国再也不能忽视中美之间根本的政治和意识形态差异。一方面蓬佩奥对中国内部喊话,公开否定中共的执政合法性,否定中共代表中国人民,表示他“反对中共”,不反对中国,“中国人民不等同于中国共产党,中国共产党最大的谎言是为中国14亿人民代言。”他还声称“我们还必须与中国人民进行接触,并赋予他们力量” ,公开鼓励中国人民与中共对抗。另一方面他主张在中国外部建立“民主联盟”,借此孤立中国。该演讲激起了中共的强烈反应,中共官媒发布了大量系列文章驳斥和痛批蓬佩奥。

2020年7月23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加利福尼亚州的理查德·尼克松总统图书馆发表演讲。(AP)

其实,蓬佩奥等美国右翼势力的“反共不反中”的说法并无新意。不论是在西方社会,还是在意识形态接近西方的港台社会,抑或在中国内部一些群体中,持此观点的人并不少见。他们每每以自由主义意识形态来衡量中共,总是把中共打上“独裁专制”的标签,以此来质疑中共的合法性。不过,在相当长时间内他们的声音,主要停留于观点碰撞和口头抱怨,影响有限。现如今,美国右翼势力借由中美矛盾凸显的契机不断推波助澜,并借助蓬佩奥之口将之升级对华战略,才让“反共不反中”之说突然成为卖点。

然而,正如习近平“五个绝不答应”所反对的,美国右翼的意识形态攻击其实很难冲击中共在中国的执政地位,也改变不了中国现行政治秩序及中国政治发展方向。这是因为美国右翼的意识形态攻击,从根本上来说,是一种已经过时的冷战逻辑,背离了近代以来的中国政治现实和过去数十年中国社会发展的积极变化。

依据美国右翼的话语逻辑,中共执政地位的获得不符合“一人一票,民主选举”的程序设定,因此天然缺乏合法性,不能代表中国人民。这套说法看似有一套自洽逻辑,却忽略了现实社会的复杂性。

其一,任何国家的政治秩序形成都不是凭空而生,而是受制于相应的文化传统、历史遭遇、现实国情。一种政治秩序能否长久运转,一个政党能否长久执政,一个关键前提是能否与所在国的文化传统、历史遭遇、现实国情相适应。与美国共和党、民主党皆产生于国家和平发展时期的选举民主体制之下不同,中共成立于一个有着数千年君主专制传统并且内忧外患、军阀常年战乱不止的近代中国,根本不存在通过选举来改变国运的条件,面对的不是“要不要选举”的问题,而是“要不要革命”以及“如何生存”的问题。这种截然不同的现实注定中共自一开始就是异于西方选举党的列宁主义革命党。

后来,在漫长的革命斗争时期,中共又因应现实国情不断进行中国化。等中共革命成功、掌握政权后,中共又在内外情势下与时俱进,淡化列宁主义革命党的专政色彩,不断向执政党转变。时至今日,中共虽然面临多元和民主困境,仍要继续去专制化与国家暴力迷思,但总体而言,中共已经不是美国右翼眼中的原教旨式列宁主义革命党,而是带有较多现代发展意识的、以精英主义和社会主义为导向的政党。

其二,“一人一票,民主选举”的程序,不是唯一的合法程序。过去多年,随着自由主义意识形态在全球思想市场攻城掠地,逐渐成为具有主导地位的观念体系,“一人一票,民主选举”得以风靡世界,让不少人以为这才是真理或历史终结。

其实未必,“一人一票,民主选举”面临一个根本性悖论,一方面现实政治错综复杂、千头万绪,能否实现良政善治,对政治精英的能力、品行、智慧、手腕的要求极高,但另一方面政治精英竟由一群情绪和想法容易飘忽不定,对现实政治非常缺乏了解,经常陷入乌合之众、狂热分子状态的大众来决定政治命运,其结果固然彰显了民意,却造成民粹盛行,现实政治沦为选秀和嘉年华,乱象丛生。这也是奉行“一人一票,民主选举”的西方政治今天普遍存在的根本困境。

相较而言,今天中共奉行的选贤任能方式,几乎所有党员都是从大众中经过相对严格的程序择优挑选出来的,大多数干部同样是从党员群体中经过层层考核程序选拔出来的。抛开意识形态的有色眼镜,实事求是地说,尽管中共由于监督制衡机制的短板,内部人员构成的确充斥不少灰色空间,甚至存在劣币驱逐良币的情况,但整体上,中共确实汇集了中国大多数有志于从政的精英人才。

从代表性来看,中共党员有九千多万,基本上每十四个中国人中就有一位中共党员,而这个党员又都有自己的家庭、亲人和朋友,围绕一个党员构成一个小的社会网络,通过九千多万党员能把整个国家绝大多数人联结在一起。中共九千多万党员的构成具有广泛的社会基础,不仅有政府官员,还有农民、工人、白领、企业管理者、商人和知识分子,不仅有汉人也有少数民族,十四亿中国人已经与中共密切地交织在一起。

其三,判断一个执政党是否能代表所在国的人民,除了要看程序合法性之外,更要看绩效合法性。虽然在践行程序正义上存在许多争议,但中共在过去100年时间里,确实极大改变了中国国运。

面对1840年中国自鸦片战争以来分崩离析、国将不国的乱摊子,中共完成了民族独立,建立起安定、统一的主权国家。尽管中共建政初期经历了反右运动、大跃进和文化大革命等动荡和失误,但仍取得不可否认的经济社会建设成就。尤其是1978年改革开放之后的40年,中国更是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快速崛起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超过8亿人脱离贫困,创造了人类历史上极为罕见的发展奇迹。这也是为何今天中共虽然不够民主,人治色彩浓厚,社会治理简单粗暴、一刀切,但仍然能获得广泛支持的最主要原因。

当然,不可否认,今天中共仍然有许多备受诟病的地方,海内外许多批评中共治理缺乏自由、民主、法治的声音并非毫无依据,一些问题在近些年还有恶化趋势。对于这一点,中共确实应该要敢于自我批评,要通过过去40年以来一直在做的改革来回应人民关切。几年前中共提出的“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第五个现代化”,正是需要下大力气推进的政治现代化之路。但纵使如此,仍然不能否认中共是当下中国最具代表性政党的基本事实,蓬佩奥的“反共不反中”恐怕只是华盛顿某些政客对美苏冷战历史的意识形态迷思。

往期社论/专论精彩回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