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官方大作遭批《最美逆行者》沾染文宣痼疾

撰寫:
撰寫:

“报名的都是男同志,是不是女同志也出一个呀?”“你一个女同志,在一边配合就好了。”

自2020年9月17日开始在中国央视播出的一部展现中国抗击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的电视剧《最美逆行者》,因为一些被指有歧视女性之嫌的细节,在中国舆论场中受到争议,也引起了西方媒体的注意。上述两句台词便是其中两处。

2020年3月17日,湖南医疗队员抵达武汉火车站。(新华社)

作为第一个正面新冠肺炎疫情,又是第一个扭转本国疫情的国家,中国不缺感人和精彩的真实故事。这些故事在其境内外都有很高的关注度,在官方的支持与审视之下,本来可以拿出更出彩的作品,至少也应该避免一些低级别的问题,结果用人花钱费力却收到了反效果。中国文宣系统不尽如人意之处,由此可见一斑。

歧视女性争议

电视剧《最美逆行者》有着明显的官方背景,是由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出品,汇集了众多知名导演与演员,内容涉及大量军政相关因素,并得以在央视综合频道首播。该剧由《逆行》、《同舟》等七个独立单元组成,讲述了军队医护、地方医护、本地医护、本地市民、社区工作者、志愿者、司机等群体的抗“疫”故事。

未料这部被寄予厚望的电视剧开播后的舆论反响不太理想,豆瓣和知乎两个网络平台的评分一度分别只有2.4、0.8分,比许多公认的“烂剧”还低。豆瓣和知乎后来关闭了对该剧的评分。

之所以如此,一个关键原因就在于其中的一些细节被指“歧视女性”。例如在第一集第8分钟前后的故事里,湖北省武汉市的疫情发生后,当地公交公司召集员工组织“抗疫运输队”,负责人提出“自愿报名”后,首先号召“党员同志带头”,几名起身响应者都是男士。主持人称,“报名的都是男同志,是不是女同志也出一个呀?”被他点名的一位女士说“我真不行”,并解释称需要陪着回国的儿女过年,稍后另一位女士主动报名称“我来吧。”

在这一小段情节里,先是主动报名的都是男士,稍后被点名的女士婉拒报名,以及负责人公开讲出男女两个群体在疫情面前一个积极一个消极的两种明显不同的态度,确实展现了男女两方的不同表现,营造了一种男性在关键时刻可以抛家舍业冲锋陷阵、女性瞻前顾后自私自利的形象,有歧视女性之嫌,在舆论中引起争议,遭受女权主义者的批评也不足为怪。

不可否认,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战役”之中,女性是举足轻重的参与者,堪称“巾帼不让须眉”,顶起了“半边天”。2020年3月中国卫健委医政医管局监察专员郭燕红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透露,“到目前为止,全国已经有346支医疗队抵达武汉和湖北,达到了4.26万人”,“在4.2万医务人员当中,女性医务人员有2.8万人,占到了整个医务人员医疗队的三分之二”。

剧中情节与这一事实相比,确实形成了相当大的反差,甚至颠覆了人们的普遍观感。人们基于事实对该情节的真实性提出质疑,也在情理之中。另外,该剧编剧郭靖宇曾经执导的《娘道》也遭受过类似争议,这也增加了人们的谈资。

与此同时,在这一争议中的另一方的声音也不妨一听。有观点称,一般在公交公司里,女司机占比相对较小,拥有女党员身份的女司机就更少了。公司负责人提出“党员同志带头”之后响应者清一色是男性,其实也比较符合事实。

也有从剧情角度的分析称,编剧可能是采取了欲扬先抑和反衬的手法,在展现其他女性的犹豫之后能够更突出那位主动请缨的女性的角色光彩。事实上,在这个被安排在整部剧前列的小故事里,那名女司机正是故事里的一个主角。

而在这部《最美逆行者》电视剧里的诸多故事里,女性的数量和份量其实并不比男性低,甚至尤有过之。剧中被指“你一个女同志,在一边配合就好了”的女军医肖宁,其实是第一单元《逆行》第一集开场女主角。此外,第二单元《别来无恙》的一位女护士最为立体,体现了女性在抗疫工作当中的不可或缺和真实性,第三个单元《婆媳战疫》也是由女性来展现普通家庭是否佩戴口罩的矛盾,第四个单元《幸福社区》讲述社区工作者的故事,更是致敬女性在抗疫工作当中无私奉献的那种母性精神。

因此有观点认为,该剧并不是如网上说的很简单的丑化女性,相反该剧并没有刻意避开女性,甚至是还在某些单元中致敬了女性的工作。

尽管如此,男女性别身份和关系是当前中国舆论场中极受关注,也是极易引发矛盾争论的话题之一,固然不乏一些偏激的言论,而该剧有意无意地多次触及这一话题,的确没有将其处理好。

另外,这部剧在专业很强的医疗操作方面,也有些不够专业,有医疗人员对此提出了质疑。武汉医生杜科业在微博上写道,这部剧在医学上是不准确的,经常出现护士没有穿戴合适的医护装备、胸外按压做不对的场面。

在一些批评者看来,这部剧的相关创作者可能对中国社会和舆情有些脱节,为了追求叙事的宏大,却忽略了细节的真实,简单拼凑出来的这样一个形而上的作品难免会显得粗糙和僵硬,也经不起现实和观众的考验。

中国外宣之殇

中国媒体中华网有文章评论称,总的来说,该剧的初心是好的,想要变现抗疫期间人们的工作与生活,致敬在抗疫期间作出贡献的“普通人”,但在具体拍摄和剧情编排上显然没有做到自己的要求。这里又涉及一个问题,要说真实性显然比不过纪录片,没有纪录片有优势。这也意味着取材于现实、又要进行影视化处理的抗疫剧,在操作上自带难度,《最美逆行者》的播出也证实了这一点。

中国央视的评论对该剧也有所检讨称,“外围情感描绘或情节迂回过多,主场抗‘疫’细节与职业展示有限,未能更好地展现出疫情期间医院人满为患、高强度工作的现实;仍然存在对形式美的过度关注,相对轻视了真实内容本身的强大感染力,比如剧中医护人员长时间穿戴防护用具之后伤痕叠加的脸,在剧中显然被弱化或美化了,远不及当时一张伤痕累累的网络流行照更具情感的冲击力。”

《最美逆行者》在2020年5月完成备案,拍摄日期从6月至9月,用时不足3个月。对于一部电视剧而言,3个月的时间并不算长,可以说是临时起意、紧急上马的一项政治任务,事前在抗疫的关键时期,未必留下多少影像纪录,因此在如此短的时间里打造出一个艺术精品,确实有些强人所难。

不过在另一方面,该剧主题所涉非小,创作者理应慎之又慎。中国的艰难抗疫堪称一部史诗,留下了太多可歌可泣的故事,需要被记录和展示。西方媒体所主导的国际舆论中却充斥着对中国抗疫的怀疑和批评论调,在这种情况下,尤其需要以真实、公正、负责的态度把事实讲清楚,为自己正名。如果处理不好,不仅无法为己正名,还将引发外界新一轮群嘲。

中国官方力推这部《最美逆行者》,应该正有这种用意,只是花费了很大力气收获的结果并不尽如人意。究其原因,至少包括对该剧的审核把控不够到位。文艺作品与社会现实脱节、形式主义的问题,也正是文宣系统的问题。如果对剧本的争议性问题保持足够的敏感度,拥有一套能够让中国境内外都喜闻乐见的展现样式,并以之为质量风格的导向,应该也不至于“好心办坏事”。

2015年10月14日,中国时隔72年再度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表示,“为什么要高度重视文艺和文艺工作?这个问题,首先要放在我国和世界发展大势中来审视。”“文艺工作者要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习近平还批评了一些文艺现象称,“我讲要深入生活,有些同志人是下去了,但只是走马观花、蜻蜓点水,并没有带着心,并没有动真情。”

在一些观察者看来,习近平当时的说法,正点出了中国文宣系统长期以来为人诟病的一些问题。其目标和立意往往并无多少不妥,但是具体展现形式却很难受到普遍认可,走出中国国门更是奢谈。在中西意识形态和文化冲突愈发激烈的形势下,中国文宣系统承担着更重的责任,其不足之处也将更引人注目地凸显出来。

(本文转自《香港01》,略有编辑调整)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