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边界争议】西线有战事 中国官方文件曝光后撤20公里原因

撰写:
撰写:

中国与印度西段边界争议区,外界通常称之为阿克赛钦,事实上不仅包括阿克赛钦,还包括阿克赛钦以南的巴里加斯争议区,以及巴里加斯西南、面积较小的楚马要塞争议区。整个中印西段争议区都位于中国新疆和田地区、西藏阿里地区与印度拉达克中央直辖区、喜马偕尔邦之间。紧邻中印西段争议区的中印中段争议区,由巨哇、曲惹地区,什布奇山口地区,桑、葱莎、波林三多地区,乌热、然冲、拉不底地区等四块大小不一,共计约两千平方公里的土地组成,位于中国西藏阿里地区与印度北阿坎德邦之间。相对于中印东段争议区的英国殖民者遗留问题,西段争议区的产生虽不乏英国因素,却是印度独立后的扩张政策一手酿成,中印中段争议区也是如此。而作为沟通中国新疆、西藏与南亚的交通要冲,英国对于中印西段边界的侵略,比东段还要早。

中印边境西段印度推行“前进政策”越过实控线在中国境内建立哨所。(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中印边境自卫反击作战史(内部本)》)

中印边境战争

进入20世纪后,英国“地图开疆”的中印西段边界虽随着国际形势发展多有变化,但1927年英国重新采纳沿喀喇昆仑山直至喀喇昆仑山口的边界即今中国巴基斯坦边界,放弃了该线以北的中国领土,但喀喇昆仑山口以东边界走向未被提及,1947年印度独立后也基本遵循了这一提法。不过,对于英国而言这些“地图开疆”只不过是为了保护英属印度的工具,但对新生的民族国家印度而言,却是不可退让的国家边界,这注定了中印边界问题必将爆发。

相对于东段的动作频频,直到1954年修改地图时印度在西段最近的据点还在班公湖以南的楚舒勒,距离阿克赛钦还很遥远,而中国军队早已重返这一地区。1951年,中国军队在神仙湾即喀喇昆仑山口、天文点即阿克赛钦北部一线设防,并不定时派出巡逻队在阿克赛钦北部地区巡逻,向南最远抵达空喀山,即巡逻覆盖阿克赛钦地区新疆部分。同年,中国军队由新疆进入西藏阿里地区,随后在阿里地区中印西段、中段边界建卡设防。1955年开始,中国军方又组织人手花费三年时间实地考察,摸清了中印中段、西段边界历史与现状。

1954年印度修改地图后,在中段、西段开始向其主张的边界推进。在中段,除桑、葱莎地区1919年即由英国侵占外,其余三块争议区——巨哇、曲惹地区,什布奇山口地区,乌热、然冲、拉不底地区以及波林三多地区,都是印度在1954年至1956年之间侵占。在乌热地区中印一度发生对峙,1956年双方达成不在当地驻军的协议,但在中国军队撤出后印军撕毁协议侵占乌热以及乌热北方的然冲。在西段的巴里加斯,1956年中印开始隔着典角曲对峙,中国占据典角曲以北、印度占据典角曲以南,奠定了今天巴里加斯争议区实控线的基础。

随着印度军队不断向中印西段争议区推进,甚至越过实控线进入中国一侧建立据点,到1960年代中印西段边境已经形成了双方哨所犬牙交错、冲突频发的状态。据中国方面统计,截至战争爆发前的1962年9月,印度已经在中印西段边境实控线中国一侧建立了43个据点,一些据点甚至深入实控线中国一侧多达20公里,中国也建立了数十个哨卡“顶、逼、围、堵”反对印度的蚕食。而随着双方边境对峙与冲突的加剧,加之外交手段解决边界问题的失败,战争一触即发。

中印边境西段战前中印态势图。(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中印边境自卫反击作战史(内部本)》)

1962年10月,中印边境战争爆发。在西段,中印从北起天文点南至巴里加斯全线交战,今天中印冲突频发的德普桑平原、加勒万河谷、空喀山、班公湖地区都曾爆发激战。11月,中国在取得战争胜利后单方面宣布停战,并提议双方后撤至实控线20公里外,脱离军事接触。据《中国国务院公报》1962年第12号刊登的《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就中印边界问题致亚非国家领导人的信》披露,中方认为从当时的实际控制线各自后撤20公里,对于中印双方而言是对等的。但事实上中方做出了让步,“如果印度政府同意这项建议,中国边防部队不仅要从目前在所谓的麦克马洪线以南的驻地撤到这条线以北,而且还要从这条线往北后撤20公里,而印度则从这条线往南后撤20公里。如果从目前中国边防部队已经达到的所谓麦克马洪线以南的达旺及其附近算起,中国边防部队要撤退40公里,而印度军队仅撤退一两公里,甚至不撤。”

中国之所以提议后撤20公里,目的在于建立一个边境非军事区,以避免双方再次发生冲突。当然,中国的后撤只是军队撤出,由警察代替军人在实控线双方一侧设立检查站。然而,事与愿违,印度将中国的撤军提议视为“骗局”,在经历中国撤军初期的犹疑后,印度很快就重新推进至实控线,形成了今天的中印边境实际控制线。

从整个中印边界来看,东段印度已经由传统习惯线的雅鲁藏布江河谷地带推进至喜马拉雅山脉顶峰,高大的喜马拉雅山脉成为区隔两国的天然屏障,事实上印度已经达成了英国人所未能达成的“安全边界”目标。在西段,就连英国人都承认喀喇昆山是拉达克与西藏天然的界线,但基于所谓的“安全边界”,英国人将边界“地图开疆”到了喀喇昆山以东,印度越过喀喇昆仑山在喀喇昆山口至班公湖形成了德普桑平原、羌臣摩河谷、班公湖等几个突出部,以及加勒万河谷等众多小的突出部,成为中印两国边界冲突的策源地。

2013年,中印在天南河谷发生对峙;2017年洞朗对峙时,中印在班公湖发生冲突;2020年,双方更是接连在班公湖、加勒万河谷及班公湖以南地区爆发大规模对峙,在班公湖以南地区的对峙中甚至还发生了鸣枪事件,打破了中印两国多年默契,并至今仍在对峙中……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