氢能社会对中国的战略意义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发展氢能社会对中国有重要的经济意义和战略价值,这也是推动“内循环”和“双循环”、拓展国内市场空间的重要路径。

9月8日下午,在2020年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北京市氢能产业政策和项目发布活动专场上,北京市经信局发布了《北京市氢燃料电池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20-2025年)》。

《规划》分两个阶段提出发展目标:2023年前,培育3-5家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氢燃料电池汽车产业链龙头企业,力争推广氢燃料电池汽车3,000辆,氢燃料电池汽车全产业链累计产值突破85亿元;2025年前,培育5-10家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氢燃料电池汽车产业链龙头企业,力争实现氢燃料电池汽车累计推广量突破1万辆,氢燃料电池汽车全产业链累计产值突破240亿元。

中国的新能源产业近些年发展迅速,图为上海大众新能源汽车生产线。(新华社)

该规划立足京津冀协同,发挥房山区、天津和河北氢能资源优势,形成多渠道一体化环北京供氢链;依托海淀区和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一流的科技成果转化能力,构建全国领先的氢能产业核心技术创新轴;并在以延庆和昌平为北部重点示范区、大兴为南部重点示范区的基础上,形成市域内多点覆盖、辐射津冀的氢燃料电池汽车产业应用新形态。一个实质性的优惠政策是,相关示范区可享受中关村、国家创新政策及临空区、自贸区、综保区“三区叠加”政策,已建立首期规模20亿的氢能产业基金,将投资氢能产业相关基础设施和科技创新类项目,政策环境优越。

在氢燃料电池汽车产业链上,北清智创将专注氢燃料商用车领域,打造全国第一家燃料电池商用车全栈式解决方案供应商,涵盖系列产品组合、能源供给、燃料电池商用车SAAS服务、燃料电池商用车大数据服务、检测平台、加氢站、产业咨询等,实现全产业链服务,并在5到10年内打造成为“国内领先、区域协同”的氢燃料电池汽车产业发展高地。

实际上,北京市的氢燃料电池汽车产业发展规划在全国并不领先。近两年来,为抢占氢能产业制高点,已经有20多个省市发布了氢能产业发展规划与支持政策,加快布局氢能产业。目前,上海形成了较为完善的燃料电池汽车产业链,如皋是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在中国启动“氢经济示范城市”项目的首个城市,佛山、云浮打造了国内领先的燃料电池汽车核心部件研发生产基地。国内已初步形成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冀等主要氢能产业集群。不过,氢燃料电池汽车销量还未形成规模,据高工产研氢电研究所(GGII)的数据,2018年全国氢燃料电池汽车销量为1,527辆,2019年共生产氢燃料电池汽车3,018辆(合格证数据),同比增长86.41%;其中,氢燃料电池客车1,335辆,氢燃料电池专用车1,683辆。据对国内各地发展规划的不完全统计,未来10年内,国内氢燃料电池汽车规划推广数量已超过10万辆,加氢站建设规划已超过500座。

毋庸讳言,在国内的公共政策研究机构中,安邦智库(ANBOUND)是发展氢能产业、建设氢能社会的坚定鼓吹者。数年来我们一直认为,国内新能源汽车发展只选择单一的电动车技术路线是一种失误,氢燃料电池汽车应该成为一种重要的路径选择。尤其从两种技术路径所需的社会资源配套、对相关产业的带动、全生命周期的环保效果以及对未来社会的长期价值来看,氢燃料电池汽车无疑是更佳的选择。事实上,早在20个月前的2019年1月,安邦智库产业研究团队就在实地调研基础上,向北京市提交了《关于对北京市氢能及燃料电池汽车产业发展的思考和建议》的政策研究报告。现在,我们很高兴地看到,北京市的政策在向氢燃料电池方向转向。

安邦智库对氢能的政策研究并不限于新能源汽车,我们考虑的是更大范围的“氢能社会”的建设。要强调的是,氢能社会并不只是一个产业发展的技术路线选择,而是一种覆盖技术、能源利用、市场与消费体系的战略选择。我们认为,氢能社会发展能成为日本的国家战略,有四个方面的考量:(1)是否成为未来可持续的能源利用“终极方案”?(2)能否突破产业核心技术并形成产业体系?(3)是否达到市场可接受的应用成本?(4)能否构造一个覆盖技术研发-工业生产-市场应用-社会配套的“生产-消费体系”?实际上,这四个方面也是氢能社会得以建立的重要基础。我们认为,在上述四个方面,氢能社会战略都能不同程度地给出肯定的前景。

在当前国内高度强调“内循环”、兼顾“双循环”的背景下,氢能社会能够发挥重要的作用。“内循环”和“双循环”战略的实质,是挖掘国内市场空间,发挥国内市场的潜力。在安邦智库提出的两大抓手中,其中之一就是建设氢能社会(另一个重要抓手是“长江经济带”)。安邦研究人员近期与不少地方官员进行了交流,探讨“十四五”规划背景下的区域经济发展、战略定位确定以及关键产业选择问题,我们对一些能源资源丰富地区的建议就是,发展氢能产业,在将要到来的氢能社会中提前培育和形成一定的产业支撑和科技支撑。比如过去高度依赖煤炭资源的省份,就可以通过发展煤制氢来介入氢能产业。实际上,在多个氢能产业的环节,不同的地方都可以根据不同的资源禀赋和技术条件来参与。

我们也不讳言,全国多个地方都投入氢能产业时,可能会在短期内出现一些同质竞争的局面,也并不是每一个地方的氢能产业发展都能成功。但是,由于氢能社会是一个包含了技术、工业生产、市场应用和社会配套的庞大体系,一旦它发展成为一个相对完善的社会经济系统,它所具有的经济价值和战略价值将是巨大的。可以设想,对于一个氢能社会的国家,即使是再发达的非氢能社会“霸权”国家,也难以进行制裁。

(本文经授权转自安邦咨询每日经济分析专栏)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