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论场|与普通人无关的体能测试 为何让中国民众愤怒了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讲述中国女排故事的电影《夺冠》正在中国大陆地区上映,不少观众在影院里被中国女排所代表的体育精神与人性光辉感动到落泪。但在现实世界中,被大陆全民热议的“体能测试”正展示着中国体育界荒诞的一面。

傅园慧等中国泳坛名将,在发挥出色的情况下,被体能测试挡在中国国内大赛的决赛门外。(视觉中国)

“体能测试”成为中国近几天绝对意义上的热词,是从游泳项目上开始的。正在进行的2020年中国游泳冠军赛暨东京奥运会达标赛,在9月26日的100米仰泳预赛中,中国知名度极高、广受欢迎的“洪荒少女”傅园慧游出第一名的成绩,但因为体能测试成绩不高,无缘决赛。

一天之后的9月27日,女子1500米自由泳预赛中,王简嘉禾以15分45秒59的成绩获得第一名,打破了由她自己保持的亚洲纪录和全国纪录,领先了当场比赛的第二名近29秒。但表现如此出众的“王者”,同样因为体能测试成绩,无缘决赛。

又过一天,“无缘决赛”的名单还在继续扩大:

奥运会冠军、国内外赛事大满贯得主叶诗文在女子400米个人混合泳预赛中游出4分43秒93,位列小组第三,但因为体能测试成绩不高进不了决赛;女子200米蛙泳预赛中,于静瑶排名第一,因为体能测试无缘决赛;男子50米自由泳预赛,余贺新排名第一并打破中国纪录,因为体能测试不达标,被拒之决赛门外。

点击大图观看被体能测试淘汰掉的中国体坛名将⇩

+4
+3
+2

🙌更多精彩内容,详见多维新闻专栏→ 【舆论场丨把脉舆论热点 于喧嚣中拨云见日

如果真像个别不明真相的网友调侃的那样,“这届游泳运动员体能不行”,那么来看看与体能挂钩更直接的田径项目——

根据《中国青年报》报道,在之前举行的中国田径锦标赛上,没能迈过体能门槛的名将包括:男子三级跳——奥运会季军、全运会冠军董斌;男子百米——全运会季军徐海洋、青运会冠军李泽洋、中国锦标赛冠军杨洋;男子200米——中国青运会冠军隋高飞;男子400米——全运会季军吴宇昂、中国锦标赛冠军吴磊;女子短跑——新星李贺、李玉婷;女子跳高——17岁的新锐陆佳雯;女子跳远——新星龚璐颖、跳远名将陆敏佳等。

而中国目前在国际上最为知名的“百米飞人”苏炳添,在社交媒体上晒出自己3,000米跑的体能测试成绩,被网友嘲笑“还不如普通人”。

击剑项目也不能幸免。2019-2020赛季中国击剑冠军赛南京站成年组女子重剑个人赛中,2019年世锦赛女子重剑团体冠军成员无人入围8强,原因也都是体能测试成绩不高。

最尴尬的是中国体操锦标赛女子跳马决赛,资格赛排名最后一名的选手,干脆选择了难度最低的前手翻完赛,最终仍夺得全国第五的佳绩。

为什么呢?因为体能测试淘汰的运动员太多,只有五个人进入决赛,不管怎么跳都至少是全国前五。这样的场面让中央电视台的体育解说员在现场直播中一度丢失了职业技能包。

而网络上最新的图片显示,中国象棋等项目的选手也在跑3,000米,完成体能测试。

新冠肺炎病毒都没有击倒这些专业(职业)运动员,怎么一个体能测试就成了“名将杀威棒”,效果“猛于虎”了呢?

体能测试并不是半路才杀出的“程咬金”,事情并不难溯源:

今年2月24日,中国国家体育总局办公厅下发一份红头文件《关于进一步强化基础体能训练恶补体能短板的通知》,称“实现东京奥运会兴奋剂‘零出现’是体育系统当前面临的首要政治任务”,遂狠抓体能训练。《通知》要求各项竞技项目都要将体能测试达标作为选拔运动员的前提条件,不达标者将不得参加东京奥运会,包括象棋、剑击等竞技项目选手也需参加体能测试,内容包括体脂率(BMI)、坐位体前屈、30米冲刺、深蹲、卧推、引体向上、3,000米长跑等,且每一项都有细化到具体数字的评分标准。

于是就有了前述体坛名将纷纷折戟于体能测试的场景。

大陆媒体与中文互联网上的评论声音纷纷质疑,“让一条鱼去跑步”,体能测试太不合理!太不科学!完全是缘木求鱼、刻舟求剑!中国体育界又出现了“外行领导内行”,而且这个“外行”还“瞎指挥”!

中国足球名宿范志毅就经常批评中国足球有“外行领导内行”的顽疾。(视觉中国)

但是也有不同声音。中国游泳协会主席周继红就第一时间在媒体镜头前力挺体能测试,大意是别看傅园慧、王简嘉禾们在国内比赛上经常无敌手,但放在国际上,跟一流运动员比还是有差距,把体能练上去了,才有资格与那些国际上的高手竞争。

中国官媒《工人日报》9月30日的文章也援引中国国家体育总局体育科学研究所研究员陈小平的话说,对竞技运动训练而言,体能分为基础体能和专项体能。长期以来,“中国训练界存在重专项体能轻基础体能的现象……基础体能严重不足,已成为制约运动员取得成绩突破的主要因素。”

这篇文章特别提到,在中国体育总局出台加强基础体能训练的相关规定后,各支运动队在实际强化过程中,“虽然有部分运动员依然感到吃力,但体能大练兵所带来的积极变化也是感同身受”,并且在举重等项目上取得了成果,那些被体能测试卡住的实力派田径运动员对于“体能大比武”也“并不抵触”。

因此在很多专家和业内人士看来,体能训练是竞技体育的根基,“体能不能也不应该成为争议话题”。

周继红与陈小平都是专业人士,尤其周继红就是跳水运动员出身,绝对是水上项目的内行,这两位不太可能是舆论场中“外行瞎指挥”的指责对象。

尤其是周继红的发言,在竞技体育的逻辑上并无问题:身体是一切运动的基础,如同体育爱好者圈子里流传的那句话“抛开身体谈论技术都是耍流氓”。运动员的身体素质包括核心力量、爆发力、柔韧性、身体协调度、体能等等,更高阶的还有空间感、反应速度等。顶级运动员,无不是在具备了良好的身体天赋的基础上,将自己的专项技术打磨至趋近完美。

抓体能而提高竞技水平,有没有现成的例子?当然有。中国篮球名宿宫鲁鸣,两次执掌中国男篮国家队教鞭,他身上的标签就是“宫大量”,以训练量大而出名,他要求队员大量练习各种力量训练与篮球技术动作,体验过的运动员都表示是对体能的极大考验。

宫鲁鸣的策略选择有具体背景:在他看来,球员日常在各自俱乐部的训练量远远不够,应付国内职业联赛尚可,但拉到国际上去,根本无法与身体条件本就占优欧美球队过招,国家队是不得已“补课”。至今在网络上搜索“宫鲁鸣”,前几条中一定有新闻标题是宫鲁鸣的那句名言:“中国篮球不缺钱,不缺人,就缺练!”

特别是宫鲁鸣2014年执教中国男篮以来,篮球业内的普遍共识是,那些入选过国家队,经过几次集训的队员,回到各自俱乐部都明显“进化”了。也正是在宫鲁鸣治下,中国男篮2015年重夺亚洲冠军,且当时“练出来”的一批年轻球员,如今都是中国男篮的中坚力量。

2015年10月3日,宫鲁鸣率领中国男篮夺得2015男篮亚锦赛冠军。(视觉中国)

也就是说,高强度的体能训练、力量训练、技术训练终究是必要的,只不过是放在哪儿练的区别而已。面对俱乐部训练低标准、宽要求的现实,宫鲁鸣只是更有责任心。

如果说先天不足需要狠练体能,那如果本来就是优势项目,是否可以适当放松要求?这里可以对照一下NBA,那里汇聚的是全世界最顶级的身体天赋。可即便网罗了一众“飞禽走兽”,迈阿密热火队在每年训练营开幕时,还是要举办一次身体测试:一名球员需要在1分钟时间内,在一个篮球场内来回跑10趟,也即五趟折返跑,相当于每次纵贯球场的时间不得超过6秒钟。这还不算完,第一组跑完后,休息两分钟,再来一组,然后再来、再来、再来……

这种测试听上去并不复杂,但对球员的爆发力、敏捷性、体能都是巨大的考验。不少训练师认为,热火队的测试强度甚至超过了许多美国职业橄榄球队的要求。为了通过测试,有不少球员甚至得花上几个月去准备。

在这种球队文化的加持之下,在目前正在进行的NBA季后赛中,热火队凭着一群才华不那么顶级的球员,打入总决赛。

从中国篮球说到NBA,无非是想说明“狠抓体能”这事绝不是胡来。可为什么中国体育界的体能测试,诸如“游泳运动员跑3,000米”之类的情形,总会让人觉得是在挑战常识?

这里需要注意到,前述支持体能测试的言论中,周继红的话属于“哲学”层面,而陈小平说体能测试不该成为争议的话,其实还有后半句:要想改变重专项体能轻基础体能的现象,转变意识和“遵循科学”很重要,基础体能测试是手段但不是目的,“在实践中探索体能训练的科学方法才是根本。”

而即便不是从事体育科学的大众,也都有一个基本的常识判断:要探索体能训练的科学方法,一定不可能是“一刀切”,而是根据不同项目对于身体素质的不同要求,有针对性的安排计划与测试标准。

跳水冠军李世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就连不同高度的跳水运动,需要的肢体力量也是不一样的。1米跳板需要更强的腿部力量,以争取更多完成动作的空间。10米跳台则需要更强的手臂力量,以对抗入水时的冲击力。

短跑运动员和长跑运动员的肌肉结构不一样,短跑训练肌肉快速收缩,一长跑反而会导致发紧、发僵,脚弓胀、小腿紧等问题,“快肌”变“慢肌”,长此以往可能会影响成绩。

而花样游泳运动员普遍是大长腿,让她们去测试坐卧体前驱,几乎不可能让手超过脚40厘米。更别说让象棋选手去跑3,000米……

有中国媒体指出,目前的体能测试不分年龄、不分项目的“一刀切”操作,不但让体测的积极意义荡然无存,还给运动员平添了负担、消磨了信心。更不要说,这种突如其来的体能测试会对运动员的备战计划和身心状况造成怎样的冲击。一位微博认证为“美国国家体能协会训练专家”的大V表示,越临近比赛,运动员面临的训练强度就越大。在紧张训练的当口,还要抽出时间体力来应付体能测试,不仅可能带来额外的损伤,还可能让他们心态更加不稳定,并不利于备战。

游泳运动员最重要的身体部位之一是脚踝,稍有运动常识的人都知道,让游泳运动员多练3,000米长跑,无疑对脚踝有损伤。(视觉中国)

中国官媒《人民日报》也发表评论文章表示,把体能测试结果与比赛晋级挂钩,甚至有的项目在四分之一决赛阶段不比专项只比体能,事实上无法检测连续作战的能力,起不到模拟大赛的作用。“对这种比赛杠杆带来的‘副作用’,不可不察。强化体能的初衷有积极的针对性,但在具体操作层面暴露出来的问题更需要审慎对待。”

体能测试不是不能搞,基础体能更不是不重要,但对于不同的运动项目,是不是可以有不同的训练计划,不同的测试方式与不同的评判标准?

更何况,风风火火搞体能测试,并不见得就是真的“重视体能”。有评论者援引中国国家队某体能师的话表示,领导的要求只有“按时达标”四个字,至于训练计划是否科学有效,完全不被列入讨论范围。

所以,这才是体能测试在中国如此“出圈”的原因:看着体育比赛中荒诞的一幕幕,想到生活中类似的一次次体验,民众自然而然会将自己的情感投射其中。

尤其是中国体育总局的那份红头文件,其中政治站位、一把手责任、考核细化到数据、严厉督查等用词,完全是将公务员管理与考核的一套官僚做法搬到了体育界。以至于有自媒体作者讽刺:继重新定义“世界一流大学”之后,中国将重新定义“一流运动员”。

中国官媒《半月谈》近期两度发文谈论基层治理,指出若干症结:规范和标准过多过细,基层干部感觉被捆住了手脚;规范管理成了模板管理,基层生活变得“整齐划一”;规范管理的标准过高过难,基层只能摆样子装门面;落实工作,从求实变成求“靓”;布置工作,从求好变成求方便;层层过滤下“政令失真”;上级的指令太多、太具体,不仅规定了下级要做什么,还将怎么做、何时做,也都规定死了,下级只有被动执行的份儿,基层根本就没有时间和空间来结合地方实际,寻求一个合适的落实方式;未充分重视政策转化问题……

把这些语句中的“上级”替换为“体育总局”,“基层”、“基层干部”替换为“各个运动项目”,是不是毫无违和感?

体能测试体现出荒谬的部分,核心在于官僚主义与形式主义。套用《半月谈》评论文章的说法:

过度规范化、标准化的一大要害在于无视千姿百态万马奔腾的基层实践(各个运动项目实际),而要用一把尺子量遍基层事务(不同运动项目的训练与比赛)。标准和规范往往是上面定的,有“手把文书口称敕”的权威性,成了考核的指挥棒,自然而然地将基层(各个运动项目)的注意力和精力吸附于此,而不是实打实地把工作做好做扎实。

解决之道?其实大家都懂该怎么做,但背后反映的却是“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宏大命题。用山东大学社会学教授王忠武的话来说,就是“工作管理走上规范化和标准化,是趋势和方向,但要做到讲科学重实际。所谓的规范和标准,要多一些实事求是的调查研究,少一些简单而来的‘拍脑门’决策;规范和标准的制定,既要让基层工作有抓手,有约束,也要给基层留有空间和余地。”

具体到体育界,读者可以自行替换其中需要替换的词语。

往期回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