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CN】李文亮微博为何成为中国式“哭墙”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李文亮被民间赋予吹哨人的角色,而缺席中国官方的庆功大会让他成为民间发泄不满的窗口。

位于耶路撒冷(Jerusalem)老城内,圣殿山下西侧的古城墙是犹太人心中的圣地,因最靠近圣殿而被认为承载着犹太人的信仰。千百年来,流落世界各地的犹太人跋涉至此朝圣,对着这堵墙倾诉这个民族的流亡之苦与他们的祈祷省思,故而,也称为“哭墙”。在距离耶路撒冷数千公里的东方中国,可能谁也没想到,在虚拟网络空间也会出现一座“哭墙”,它就是被民间称为中国疫情“吹哨人”李文亮医生的个人微博。目前,中国的疫情防控已取得阶段性胜利,但李文亮微博这面“哭墙”的存在,似乎又在时时警示着人们。

人民大会堂的表彰与微博上的悼念

9月初的北京人民大会堂进行了一场超常规表彰大会。由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中国全国人大委员会委员长栗战书宣读主席令,主管文宣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王沪宁宣读表彰决定,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亲自颁奖并发表讲话,全国政协主席汪洋、中纪委书记赵乐际、中国国务院常务副总理韩正以及在坊间有“第八常委”之称的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出席的表彰大会,不仅汇聚了中共权力金字塔顶端的政治局七常委,还有军队高层以及省部级的各部委、地方大员。这是中共为表彰在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突袭中国后,那些投身抗击疫情一线的人士所举行的大会。

在中国官方公布的名单里,有1名“共和国勋章”获得者、3名“人民英雄”国家荣誉称号获得者、1,499名先进个人和500个先进集体进入到当天的表彰仪式中。这其中就包括代表中国官方首次确认新冠病毒(SARS-CoV-2)有人传人现象的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有带团研制出中国首支新冠疫苗的军医陈薇,有在疫情期间主导中医药应对病毒的张伯礼,甚至有承担基层疫情防控的小区居委会主任、报道疫情信息的官媒记者、爱心志愿服务者的代表……

无论是个人还是集体,在列名单者显然都是在中国官方抗疫话语体系里出了力的。尤其是四位国家最高荣誉获得者——钟南山、张伯礼、张定宇、陈薇,在出席表彰大会时,更享以国家元首级礼遇。在当天的“加封”仪式中,四位抗疫功勋乘坐专车从中共高规格官员专用的京西宾馆驶出,一路由国宾护卫队以21车护卫队形护送驶向人民大会堂。在举行表彰大会的万人大礼堂里,他们被安排在主席台就坐,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亲自为他们颁授勋章奖章。中国官媒新华网全程直播了这场表彰大会。”共和国勋章”获得者钟南山在随后的受访中称自己走上红毯去领奖时故意走快,以显得自己还没老、还能多干点事的风趣言谈一时成为舆论焦点。

就在同一天,中国官媒刷屏式报导这场抗疫表彰大会时,中国最大的社交平台微博上却是另一番景象。

9月8日下午,李文亮微博登上热搜排行榜,在他最后一条微博的留言区,评论已经突破100万条,点赞365万,转发23万。这条博文于2020年2月1日发布,内容为“今天核酸检测结果阳性,尘埃落定,终于确诊了”。而下面的很多热门评论是“公道自在人心,你就是英雄”,“今天开表彰大会,他们都是英雄,你也是”,“我代表我自己给你表彰!给你们,我心中的英雄表彰”,“我们没有忘记你,(看)表彰大会想起了你”,“表彰大会开了,反思大会却没有,唉,致敬李医生”,“英雄不需要奖章,大家心中的英雄自成一束光”等。

如今萧瑟不少的微博虽不复“网络大V”时代的星光熠熠,但仍是社会情绪表达的主要话语工具。因而,在9月8日这一天,热闹,是人民大会堂的,微博,有的只是对李文亮的悼念。尽管这并不意味着是对受表彰人士的否定,或者是对会议本身的敌对,但是舆论蜂拥至李文亮微博下,是对李文亮未能得到官方认可的惋惜,是对中国官方宣示疫情胜利仍耿耿于怀的不满,也是对李文亮式悲剧的心有戚戚。

站在中国政府的角度,钟南山、陈薇等人的获奖是中国政府对全国疫情防控的权威把控,是基于疫苗研发领先的国际优势,这是为政者的衡量与褒奖标准。舆论没有否认这一点,他们的确是没有争议的抗疫英雄。但是英雄不常有,众生多是凡人。对于大多数民众来说,他们无法做到像钟南山那样,也无法成为陈薇,但是他们极有可能是李文亮。在他们的判断标准里,李文亮所做到的已算是英雄。或者用一个更加残酷的逻辑来说,李文亮式的英雄,通常需要苦难来衬托。

“李文亮事件”背后的警示

事实上,在李文亮事件一度引发“互联网舆论叛乱”之后,中国国家监察委员会紧急成立调查组赶赴武汉,并在2020年3月19日的调查通报中声明,建议“公安机关撤销训诫书并追究有关人员责任”,这其实已经是为李文亮平反。甚至在通报之前,中国国家卫健委等已追授李文亮为“全国卫生健康系统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先进个人”称号,并享受省部级表彰奖励获得者待遇。

但是在李文亮去世的这半年多,从他在2月1日最后一条微博发出至今,评论区留言一直没有停止——无论是抗疫表彰大会当天那样的舆论热度下的种种喟叹,还是平常往日留下一句感慨。在超过百万条的留言里,为他痛惜者有之,替他不平者有之,单纯凭吊者有之,甚而仅仅是倾诉生活喜怒哀乐的也大有人在。“希望校招顺利,今天下雨了”,“最近压力太大了,成年人的生活怎么这么难”,“李医生,我昨天和喜欢了八个月的女生最终说再见了”,“虽未谋面,却甚是想念,谢谢”,“希望这条微博永远存在”,“亮哥好,回老家来。今天来祭祖,逝去的人应该被铭记”。

都说互联网的记忆只有7秒,而生活在互联网世界的人都是健忘的,但是当一个消失已久的人物仍能轻易地掀起舆论风波,调动社会情绪时,这面“哭墙”的意义可能远不止于宣泄情绪。

对中共而言,李文亮事件应该引起足够的警示。李文亮如何从一个官媒新闻里的“造谣者”成为舆论公认的“吹哨人”,又如何从一个平凡的眼科医生到如今在中国舆论中的符号意义,李文亮事件是中共传统舆论管控议题中的标志性事件,对这一事件的反思,不该随着疫情的结束而结束。因为这不仅关乎人们如何认识李文亮事件本身,也关乎中国如何面对一个多元的时代。这,或许也是李文亮微博这面“哭墙”更大的意义所在。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