悄然出现的“免翻墙器” 中共的真正考量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上Google不用翻墙”,这类消息在过去数年中不是新鲜事。对于“翻墙”,中国内部有自成一套的环境。

2013年时,《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刊登了一篇投稿,“墙内的中国高校究竟少了什么”,内文感叹就算中国最顶尖的北京大学,都无法自由上外网,这对于中国一流人才的培养有限。

防火墙、屏蔽外界信息,长期是外界抨击中共政权的主要因素。

2020年中国十一假期刚结束,没有人想到,一款能上Youtube、Google的浏览器“Tuber”上架,一时之间中国的社交媒体纷纷开始讨论。这款浏览器是中国公司开发的,而就算上了Youtube,也没有敏感信息,大多是美妆、娱乐等内容,显然内容经过审核。然而,人们还是会猜想,是什么契机,使中国上架了这样一款浏览器?这是否代表中国“言论管制放松”?

这得从两大重点探讨,其一,“上Google不用翻墙”,这类消息在过去数年中不是新鲜事。其二,对于“翻墙”,中国内部有自成一套的环境:现实环境下这行为必须被容忍,就算过去有翻墙被抓者,但在新闻引起网民注意后往往不了了之。这是一种民众与政府之间的默契。

北京时间10月10日,有消息称中国境内用户可以合规合法地通过Tuber浏览器访问境外网站了。(多维新闻)

2018年时,就有浙江大学的人在网上爆料,只要连上校园网,就可以不翻墙用Google搜索。那时中国官媒《人民日报》也发表了文章表示,欢迎Google,但需遵守中国法律规范。

Google、Facebook有可能进入大陆市场,这消息在过去数年没断过,根源矛盾还是“审查问题”。研究现在中国年轻人爱用的社群网络,对于“翻墙”的讨论,就可以明显发现,年轻人并不反对“审查”,且认为对于色情、犯罪、颠覆国家等内容的审查并非只出现在中国,西方不应用有色眼镜看待(这与中国政府态度基本一致)。

然而,当政府用“怕带坏小孩”等理由对影视或一些内容做出整顿时,又会有一大批人出来批评,认为是文化倒退。内容审查,就算在中国社群网站上,民众与政府也不断拔河,何况是Google、Facebook。

对于Youtube等西方社群媒体如何审查、如何“符合中国国情”,相信中国政府其实有在研拟。因为就现实层面来说,近两年中国年轻人与Youtube等网站的连结,远比2013年、2014年那时密切。

2018年,抖音成为中国App Store下载量第一的应用程序。自那之后至今,短视频应用程序越来越多,抖音、B站等短视频博主成为许多中国年轻人的主业。与此同时这一大波中国视频博主又将内容上传至Youtube,使粉丝数量和商业价值最大化。

2014年后微信公众号普及,中国文字自媒体创业潮兴起,如今是中国视频类新媒体创业潮的时代。在这情况下,Google成为这些数万(甚至千万)“创业者”的必备工具,Youtube更是不可或缺。中国网红李子柒在Youtube上,有超过一千万的用户关注,平均播放量过百万。就连中国官方媒体,也有自己的Youtube主页。

翻墙不再是个人兴趣,是很多人的生计。于是比起过去,中国民众乃至政府,近年更默认了翻墙的“合理性”。

截至发稿的最新情况是,有些人已经发现“Tuber”在部分品牌的手机上已经无法搜到。这究竟是测试性的昙花一现、还是未来要认真推出,还是未知。

只能这么说:这个时代,确实加速了中国开放的脚步。许多潮流,不是中共不想、就不会发生。中国政府也早已意识到这一点。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