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皇后肖像画背后的泪水 身不由己的摄政太后们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一幅幅古代宫廷皇后的肖像画,可以看出不同朝代的审美以及不同画师的笔触,只是从肖像画中是否能窥见被卷入政治的女性悲伤呢?台北故宫日前举行年度特展“她-女性形象与才艺”,展示从唐代到近代以来众多与女性相关的书画作品,其中有三幅宋代皇后肖像画。有别于一般大众对于中国传统人物肖像画的印象,多来自课本上的文人画,每个人五官都十分类似,看不出差别。但出自宋代宫廷画家之笔的皇后肖像画可不是如此。

台北故宫日前举行年度特展“她-女性形象与才艺”,展出《宋人徽宗后钦宗后半身像》。这两位皇后都因靖康之祸被金人掳至北方。(台北故宫)

从宋代的皇后肖像画中,不仅能看出每位皇后的五官特色,细致如宋代后妃冠服制度的变化也都能看到。而宋代除了有栩栩如生的皇后肖像画外,还有鲜为人知的朝代特色,那就是女主专政。两宋共有19位皇帝,却有9位太后、太皇太后有垂帘听政的经验,这些摄政的太后们,又与唐代的武则天(624-705年)、韦后(664-710年)有何不同?

宋朝第一位摄政太后

宋代第一位垂帘听政的太后,即宋真宗赵恒(968-1022年)的皇后,章献明肃刘皇后(969-1033年)。根据《宋史.后妃传》的记载,刘皇后出身低微,因此直到43岁才当上皇后,不过她“性警悟、晓书史”,且“凡处置宫闱事多引援故实,无不适当”,因此“帝朝退阅天下封奏多至中夜,后皆预闻之,周谨恭密,益为帝所倚信焉”,从文献可见刘皇后在尚未摄政时,便常为真宗处理政务了。

目前收藏于台北故宫的刘皇后肖像画,她的脸上覆盖了一层红色面纱,研究宋代女性政治的台湾成功大学历史学系教授刘静贞提到,从唐宋的画像可知,古代波浪鼓艺人头上还会带着面具。这是因为刘皇后年轻时“善播鼗”(鼗,音陶。即波浪鼓),曾当过波浪鼓艺人。宫廷画家在绘制刘皇后时,便把这点巧妙地融合进了肖像画里头,以展示皇后过去的身份。

图为章献明肃刘皇后的坐像画。目前收藏于台北故宫的刘皇后肖像画,她的脸上覆盖了一层红色面纱,这是因为刘皇后年轻时曾当过波浪鼓艺人,宫廷画家便利用红纱来暗指刘皇后过去的经历。(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由于宋真宗的身体日渐走下坡,尽管当时政出房闱,文人又提倡理学,主张男主外、女主内,但是为了让家国能稳定运作、并保护、延续赵宋皇室,刘太后便有了摄政机会。那么,刘太后究竟有无武则天的野心呢?史书上曾记载她曾想穿皇帝才能穿的礼服-衮冕,不过马上被大臣指责问:“陛下大谒之日,还作汉儿拜耶?女儿拜耶?”从衮冕一事,便可看出刘太后的心思,可惜她尚未有进一步的行动,便过世了。从刘太后生前留下的遗诏没有被执行,也可以发现,虽然皇帝嫡母的身份给予刘太后摄政的权力,但整个社会的规范也带给她不小的阻力。

获得朝臣宦官拥载 垂帘的太皇太后

除了以皇帝嫡母的身份得到摄政的权力外,祖母也可以垂帘听政。如宋英宗赵曙(1032-1067年)的皇后-宣仁圣烈高皇后(1032-1093年),由于英宗过世后,神宗(1048-1085年)虽继位但忽得疾病过世,由年幼的哲宗(1077-1100年)登基。

图为宣仁圣烈高皇后的肖像画。尽管高皇后在史书上获得了“女中尧舜”的美誉,不过她摄政期间,却是种下北宋亡国种子的关键时期。(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根据《续资治通鉴长编》载:“上(神宗)疾甚……王珪(1019-1085年,宰相)言:‘去冬尝奉圣旨,皇子延安郡王(哲宗)来春出阁,愿早建东宫。’……又乞‘皇太后权同听政’ ……既退,移班东间。皇子及皇太后、皇后(钦圣献肃向皇后,1046-1101年)、朱德妃(哲宗生母,1052-1102年)皆在帘下,珪等奏请皇太后权同听政,皇太后辞避。入内都知张茂则(1015-1094年,四朝宦官)言:‘皇太后且为国家社稷事大,不宜固辞。’珪等请至于再三,皇太后泣许”。

为何不是由哲宗的嫡母向太后,或是生母朱德妃出面垂帘听政呢?哲宗时所发生的情况显示出虽然碍于皇帝年幼,或是生病无法处理政务外,所谓的母后摄政,还需强而有力的朝臣、宦官的支持才能成功,女性并非拥有极大的主动权。

被视为母仪天下象征的摄政太后

宋代另一位具有特殊摄政经历的太后则是哲宗的皇后,昭慈圣献孟皇后(1073-1131年)。她的一生可说跌宕起伏,首先因为高太皇太后的喜欢,她被选上当哲宗的第一位皇后,但好景不常,由于宫中爆发符水事件,孟皇后便被罗织了不少罪名,后位被废、赶出宫外当女道士。不过也因为被废,让孟皇后躲过了靖康之祸,被迎至宫中当太后。

图为昭慈圣献孟皇后的肖像画。孟皇后的肖像画与其他头戴凤冠身穿袆衣(皇后礼服)的宋代皇后大不相同,孟皇后整体为女道士的装扮,代表她被废后位、出家的经历。(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被金人立为楚帝的张邦昌(1081-1127年)迎孟皇后入居延福宫,先上尊号为“宋太后”,后恢复孟太后“元佑皇后”的尊号,并请其垂帘听政。到宋高宗赵构(1107-1187年)登基后,孟太后才撤帘不再听政。由于靖康之祸,赵宋皇室几乎全数被掳至北方,孟太后与宋高宗可说是极少数幸免于难的人,直到绍兴十二年(1142年)高宗生母韦太后(1080-1159年)被放归以前,孟太后可说是南宋母仪天下的代表。

回首孟太后一生的遭遇,无论是立后、废后、复位、加尊号、垂帘还是撤帘,其实都来自主政者的需要,而非孟太后自身的意愿。刘静贞说明,由于宋高宗继位时并无来自前任皇帝的懿旨,因此他需要曾与前任皇帝共受“天命”的孟太后,以其经祖宗认可的妻子身份,来加强自身继位时的合法性。

公鸡倒下了 牝鸡只好出来司晨

刘静贞日前在台“国家图书馆”以“当牝鸡司晨-宋代女主政治的社会文化思索”为题演讲时,也向大众讲述宋代后妃干政的独特之处。她提到,宋代有鉴于历史上因皇位继承而引发家国大乱的教训,对于后族、宦官有相当严格的规范。不过再缜密的规定,终究抵不过由于身体虚弱、英年早逝的皇帝们,这也给了甫成为太后的皇后一个女主摄政的机会。

刘静贞分析,历朝历代对于女主干政多有排斥,其原因可追溯至《尚书.牧誓》,其载:“古人有言曰:‘牝鸡无晨。牝鸡之晨,惟家之索’”,认为母鸡来做公鸡所负责的事情,会导致家族败坏。后代文人也多持相同看法,普遍认为牝鸡司晨会带给家族不好的影响。

不过仔细审视宋代的女主政治,与“牝鸡司晨,为家之索”大有出入,实际上应是“为家之索,牝鸡司晨”,由于家中男人倒下了,牝鸡不得不出来司晨。而宋代后妃的摄政权力仍由男人主导的政治社会所给予,她们就算想要有所作为,也必然会面临到更严重的挚肘与阻碍,加上宋代文人家族对妇女的女教教导,让这些摄政的太后、皇太后们愿意配合皇室祖宗法与父权社会的准则行事,也使她们与唐代武则天大不相同。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