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亲自定调:经济特区究竟姓“社”或姓“资”大论战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习近平于2020年10月14日深圳经济特区建立40周年庆祝大会上发表重要讲话,再度推崇改革开放的成效,并揭橥经济特区在新时代下得如何促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但今人恐怕很难想象,昔日无论是中共自身抑或海外人士,都有不少质疑改革开放与建立经济特区的声浪,毕竟这涉及意识形态与立国根基的重大方针。而作为试验排头兵的深圳特区,自然引来最多聚焦和批判。

习近平(右三)出席深圳经济特区成立四十周年庆祝大会,并发表重要讲话。(新华社)

由于1978年底中共第十一届三中全会才刚打破“两个凡是”的思想束缚,对于经济建设的心理准备仍不够充裕,因此当1979年4月时任广东省委第一书记的习仲勋(1913─2002年)提出可试办出口特区的构想时,有不少保守人士颇为担忧。毕竟1978年10月广东省革命委员会编制的《关于宝安、珠海两县外贸基地和市政建设规划设想》,虽提到要加快外贸基地建设,但主旨仍在加速农业生产,可没要一口气跨那么大步伐。

但作为国务院副总理的邓小平表态肯定地说:“办一个特区,过去陕甘宁就是特区嘛!中央没有钱,你们自己去搞,杀出一条血路来”,由此出台了《关于大力发展对外贸易增加外汇收入的若干问题的规定的通知》,明令“试办出口特区”,并于1979年7月正式批准于深圳、珠海、汕头、厦门设置出口特区,接着中共中央又于1980年5月将出口特区改称为“经济特区”。邓小平对此曾解释过“开始的时候广东提出搞特区,我同意了他们的意见,我说名字叫经济特区,搞政治特区就不好了”。显然,这是出于防止政治体制跟着被改造的顾虑,亦有助于安抚保守派。

不过当深圳特区建成后,批判的声音仍不绝于耳,何况中共党内依旧存在大批认定“有计划的商品经济”是资本主义复辟的人士,又看见改革开放后沿海地区随之出现的一系列走私、贪污、投机倒把等腐败趋势,故对经济特区的存在乃至整个改革开放都存有强烈的否定。为此,中共中央先于1981年7月批转闽粤两省和经济特区的工作会议纪要,澄清称特区绝非“租界”或“殖民地”,但仍难以消除保守派的疑虑。曾担任深圳市委秘书长与发言人的邹尔康,便回忆称彼时还受到“深圳除了九龙海关门口仍挂着五星红旗,一切都已经资本主义化”的抨击。

但走私腐败的风气恶化得令人无法忽视,中共不得不多次严打走私和惩处涉案干部,中纪委第一书记陈云(1905─1995年)还严厉地批示道“对严重的经济犯罪分子,我主张严办几个,判刑几个,以至杀几个罪大恶极的。雷厉风行,抓住不放,并且登报,否则党风无法整顿”。1982年2月,中共中央书记处特意召开广东福建两省座谈会,一面痛陈“广东这样发展下去,不出三个月就得垮台”,一面将矛头对准看似最不“社会主义”的经济特区。

身为理论大老的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胡乔木(1912─1992年)在会议上宣称“书记处研究室编的《旧中国租界的由来》这个材料,值得一看,也可以发下去。那些外国租界,本来并不是条约明文规定的,而是糊里糊涂地上了外国人的当,愈陷愈深,最后成了‘国中之国’。这对我们,特别是对现在搞特区的地方,很有教育意义”。陈云亦随之附和,并在《旧中国租界的由来》上批载道“此件发全国各省市。对于办经济特区,要警惕这类问题”。3月,中共中央批转该次会议的纪要与《旧中国租界的由来》。一时之间,经济特区的存在更受訾议。

尽管1982年末广东递交的《关于试办经济特区的初步总结》,让陈云难得地表态肯定称“特区要办,必须不断总结经验,力求使特区办好”,但中共中央批转的文件《当前试办经济特区工作中若干问题的纪要》内形容特区“是我国人民民主政权管辖下的一个行政区域,在政治、思想、文化上坚持社会主义方向,在经济上坚持以社会主义经济为领导,允许多种经济成分存在”,仍旧给经济特区究竟姓“社”还是“资”留下争辩空间,连胡乔木于1982年12月前往深圳考察时,都没法摆脱这样的疑虑。

根据深圳蛇口工业区与广东省委书记吴南生(1912─2018年)的谈话纪录,胡乔木对深圳市委书记、市长梁湘(1919─1998年)称“特区恐怕不能是社会主义的,不然的话,全国都可以办特区了,与社会主义应该有区别”,并形容这应该是“社会主义领导下的国家资本主义”。这令梁湘担忧得询问应否公开发表,而胡乔木则答复称有需要时再讲。不过争论的火焰无法就此止住,时任国务委员的谷牧(1914─2009年)因而在1983年多次宣示“我们的特区已成为中外都很注意的特区。我们一定要从理论上把这个问题搞清楚,用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总结我们的经验,这样才能把特区办好。这个问题要提到议事日程上来”,同时鼓励中外官员应多实地造访深圳,以免给自己设下框框,颇有邓小平“实事求是”的精神。

而当邓小平于1984年初巡视深圳、珠海、厦门等特区、并亲自题词写下“深圳的发展和经验证明,我们建立经济特区的政策是正确的”后,总算暂时压住了质疑改革开放与经济特区政策的声浪,毕竟特区的繁荣证明改革开放的成效。接着邓小平又定调称经济特区“还是实行社会主义制度”,1985年,邓小平又向到访的阿尔及利亚民族解放阵线(FLN)代表团时,声明“深圳经济特区是一个试验……它是社会主义的新事物。搞成功是我们的愿望,不成功是一个经验嘛”。尽管此说引起外资的惊恐,以为中共没决心贯彻改革开放,保守派更伺机攻讦经济特区其实不过是依赖内地“输血”而成长,根本没赚到外国市场的钱。但这都表明邓小平将之视为社会主义的组成部分。且随着邓小平多次坚定地表态支持改革开放后,海内外对改革开放的信心才日愈巩固。

而今,大多数中国人民已不再质疑利用资本工具解放生产力、借以促进社会主义的建设目的,且邓小平也强调过“在改革中坚持社会主义方向,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1992年更再度明言“特区姓‘社’不姓‘资”。故值此深圳经济特区成立卌周年的时刻,回顾邓小平以降历代领导人的执政初心,对中共必是极有价值的历史追索。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