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站|中共地方“三号”人物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10月份,中共补充了多名地方专职副书记,但是这一重要职务仍然有多个空缺待补。(VCG)

广西“换帅”。10月19日,消息称刚刚跻身广西壮族自治区副书记蓝天立已当选为广西政府代主席,而已超龄服役一年多的陈武则就此告别地方政坛。

这是10月16日中央政治局会议所“研究”的“其他事项”之一。

点击链接关注专栏【观察站】观中国政经变局 察高墙内外冷暖

陈武(1954年出生)卸任和蓝天立(1962年出生)的转任,应属意料中,而引起外界更大关注的则是极其重要的实权岗位——地方专职副书记一职的“补位”,也应为此次中共高层的重要关注。

中央政治局会议召开后的第二天,也即蓝天立调任广西党委副书记的当天,中共一口气任免了两位地方专职副书记,包括新任湖北省委副书记王瑞连和陕西省委副书记胡衡华。

其中,王瑞连为省委组织部长升任,而胡衡华则是湖南省委常委长沙市委书记跨省升任。两人履新之前,原湖北省委副书记兼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在2月中旬因抗击新冠肺炎(COVID-19)中的表现而被免职,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而陕西省委专职副书记一职则因为贺荣在4月份上调最高法,跻身常务副院长(正部级),从而空缺半年。

事实上,在此之前,中组部还补充了两位地方专职副书记,即接替新任陕西省长赵一德的河北省委专职副书记陈刚(1965年出生),以及兼任上海市委组织部长的上海市委副书记于绍良(1964年出生)。

至此,仅10月份,中组部便一口气任免了5名地方党委副书记,其中除蓝天立外,均为专职副书记。不过,目前中共地方政坛“专职副书记”缺员情况依然严重。

早在8月份,多维新闻曾在《【中共梯队新格局】专职副书记缺员背后的迷雾》一文中盘点过中共地方专职副书记的任职情况,并披露当时全国将近三分之一省市区缺员“专职副书记”,其中包括北京、河北、山西、安徽、福建、河南、湖北、重庆、贵州、陕西、青海11个省份,空缺时间最久的是贵州省委专职副书记,自2017年9月6日专职副书记谌贻琴升任贵州省省长起,已空缺近三年时间。

嗣后,安徽省专职副书记信长星调任青海省长,福建专职副书记由林宝金接班,至此中共地方仍然有北京、山西、浙江、安徽、河南、重庆、青海7省市区专职副书记缺员。

专职副书记乃是地方权力中枢中除党政一把手外最具实权的“首副”,在地方党委常委班子中往往分管党务,兼任省委党校校长等;同时,该职务通常由资格最著的常委充任,为地方政府“一把手”的头号顺位接班人,除五大自治区外,现任28省市长中仅陈吉宁(北京市长)、许勤(河北省长)、王晓东(湖北省长)、阮成发(云南省长)通过其他途径上位。

在中国官方最高检2017年热播剧《人民的名义》中,兼任省委政法委书记的汉东省专职副书记高育良的形象便体现了专职副书记在地方官场中的能量。他虽然在“竞选”省委书记时落败,却是在常委班子拥有举足轻重发言权的关键角色。

就目前来看,资历最老的省委专职副书记是履职将近6年的海南省委专职副书记李军,秘书出身,曾服务于前中央政治局常委李瑞环。最年轻的专职副书记则新任河北专职副书记陈刚。陈刚为北京外放官员,此前主持雄安新区建设,外界一度认为这是一个苦差事,不过此次晋级,陈刚一跃而跨过早前排名他之前的河北省常务副省长袁桐利,行情看涨。

这些距离正部级仅一步之遥的“专职副书记”均为1960年代出生,逼近副部级年龄红线,会否在中共二十大前更上层楼,将是决定其仕途“寿命”的关键。其实,专职副书记虽然仕途前景光明,“解决”正部待遇问题应该没有什么悬念,但是要成为党政“一把手”却有相当难度,这一方面看个人素质,比如年龄,晋升时间,是否为中央候补委员等,另一方面宏观则要看用人环境,微观看机缘巧合,一个班子的缺员情况,总之,“卡位”很关键。

【观察站】往期精彩: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