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学者激辩:百年大党的理论为何落后于实践?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北京时间10月18日, 由中国政法大学党规研究中心编写、中国政法大学党规研究中心主任柯华庆教授主编的《党规学(党员干部版)》一书在北京举行发行仪式。发行仪式之外,来自中国各地的学者围绕党规与国法,以及中国当前的理论建设存在的问题,进行了发言与讨论。

戳大图看现场高清大图☟☟

+4
+3
+2

作为第一个环节的主持人,中国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曹义孙抛出了一个问题:理论生活和政治生活、经济生活,哪一种生活好?对此,曹义孙给出的回答是:“我们所有的规则都是为了落实什么是好生活,把好生活规定下来,这就是我们搞规则的,搞法律人的使命和目标,因此我个人认为理论生活要高于经济生活和政治生活。”

理论先于实践,实践则反过来丰富着理论。作为理论型政党,即将满百年的中国共产党一直以来都很强调理论的重要性。但过去几年,从高层到学术界,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意识到,理论层面还有很多问题需要厘清,理论建设还远没有到可以自信的地步。用习近平的话说, “在解读中国实践、构建中国理论上,我们应该最有发言权,但实际上我国哲学社会科学在国际上的声音还比较小,还处于有理说不出、说了传不开的境地。”

问题究竟出在哪里?中国政法大学党规研究中心主任、教授柯华庆结合自己的经历,并援引国际媒体的不解提出问题:“你们宣传部门怎么不会这么去宣传?”对于如何更好地理解党规与国法的关系,柯华庆则特别强调,“要深入到社会主义国家里面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国家之间的关系,否则研究的是皮毛。”

中国政法大学党规与国法学术研讨会上,《党规学》一书主编柯华庆发言。(中国政法大学党规研究中心供图)

“党规研究新锐奖”颁奖典礼后,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国务院参事朱维究进行了发言。朱维究坦言,“现在我们面临的大的变动期,中国缺少政治智慧指导之下的真正符合中国自己的理论和理论体系,因此党规学的研究就是现在迫于眉睫、必须首先攻破的堡垒。”

而具体到理论建设的问题,朱维究表示,“社会科学,尤其是政治学和法学,缺少的是自己国家和民族应该有的、实践已经走在前面的理论总体设计,四梁八柱究竟是什么,中国现在还没有,执政党着急的也是这个事,习主席到处讲到处强调,尤其是强调要先讲政治,再讲制度,再讲其它的一切,这是有他的苦衷的,因为我们的理论不健全,我们的理论落后实践,现在还跟不上实践已经取得的这些成果。”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国务院参事朱维究在会上言辞犀利地提出了诸多问题。(中国政法大学党规研究中心供图)

中国改革开放40余年,实践的确已经足够丰富,并取得了令世界瞩目的成就。10月14日,习近平南下广东,并在深圳经济特区建立40周年庆祝大会上发表讲话,在肯定深圳作为经济特区成绩的同时,也提到,“当前,改革又到了一个新的历史关头,很多都是前所未有的新问题,推进改革的复杂程度、敏感程度、艰巨程度不亚于40年前。”而这些更复杂、更艰难的改革,同样离不开理论。

2021年即是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年。早在1992年,中共第二代领导核心邓小平就对中国的改革开放进程作了展望——“恐怕再有30年的时间,我们才会在各方面形成一套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制度。在这个制度下的方针、政策,也将更加定型化。”目前距离邓小平预设的时间已经越来越近,不管是对于党规与国法辩证关系的厘定,还是对于中共理论的反思与构建,都是摆在这个百年大党面前必须面对的课题,也是中国学界需要努力的方向。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