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盘战狼】理想与现实的差异:情绪化的入关学并非理性民意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导言:将当代世界比拟为中国明末清初的“入关学”,已成为2020年一个难以忽略的网络“键政”词汇,固然“入关学”反映了中国大陆一部份网络舆论对国际政治的思考,但是这个概念背後也面临许多现实阻碍,甚至过於异想天开的判断,也与中共官方的外交政策有明显落差。本组议题将分别从网络舆论、现实、国际与历史等面向进行讨论。

入关学的流行折射了中国大陆民众对中美话语权争夺的希望。(多维新闻)

在中美关系紧张的近年,“入关”以及由此引申的“入关学”在中国大陆流行起来,活跃在年轻网民的论坛、视频弹幕中,以表达对美国打压中国的不满,以及冲破美国限制、建立世界新秩序的理想,其间既有合理的民族主义情绪的表达,也有激进负面的想象成分,但入关背后的中美关系的变化和话语权意识却是现实的存在。

“入关”最初只是中国网络论坛的一种小众讨论,而如今却成为网络“键盘政治”文化的一种表达。他们借中国明末时期的女真族与大明朝的关系,比喻当下的中国与美国的关系。

在由大明朝(美国)作为主导者的世界秩序下,女真族(中国)被视为蛮夷,被长期限制在长城的山海关之外,不仅要接受明朝确立的不公正规则体系,而且还会经常受到明朝(美国)的打击,被迫维持一种不死不活的附庸地位。女真族(中国)即便主动学习明朝(美国)的文化制度,极力的汉化(西化),也仍被视为“有文化的蛮夷”,无法真正被明朝所代表的文明世界所接受,无法获得话语权,从而“做什么都是错”。而女真族(中国)要发展就只有进入山海关(入关),打败明朝(美国)取而代之,它自然就成了文明正统,也会有大批的南朝大儒(知识分子)、媒体领袖等前来为我论证,获得话语权。

这种历史模式的对照自然是十分粗糙,有很多牵强错误之处,但却能够在大陆网络流行起来,主要归于这种表达正好契合了中国大陆当前的民族主义,能够形象具体地表达出中国大陆民众对美国的不满情绪。

近几年,美国在贸易、科技、文化意识形态和新冠疫情等各个领域向中国展开打压,加深了中国大陆民众的厌美情绪。他们认为,美国在贸易上压制中国的企业,令无数中国企业倒闭。科技上打压华为、中兴、Tik Tok等中国科技企业,禁止向中国出口芯片,甚至扣押华为高管孟晚舟。驱逐中国留学学者、歧视中国留学生……即便在新冠疫情的防疫上,中国取得很好的防疫成就,也尽全力援助其他国家,美国政客无法遏制美国的疫情,却一直攻击抹黑中国,甚至联合多个国家要让中国赔偿。

自特朗普(Donald Trump)上台以来,美国扯下了文明的面纱,更加肆无忌惮地攻击中国体制、打压中国发展,这让更多中国民众对美国及其所代表的“双标”价值所失望、气愤。这让更多大陆民众认为美国一直鼓吹的自由民主价值是虚伪的,而真实目的不过是维护美国的既有利益和霸权秩序,让中国永远作为它的附庸。美国压制中国,“中国不管做什么都是错的”,这种感受在大陆民间更加普遍,对美国做法的不满情绪也日益旺盛。

“入关”,恰恰是这种不满情绪的表达。既然美国不讲道理,指责中国做什么都错,那我就懒得与你讲什么道理,入关!直接在实力上击败美国、取而代之主导国际秩序,届时自然就“真理在握”。入关,用历史上的清取代明的朝代更替,形象简明地表达了民众对美国的不满情绪,以及自己潜在的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

当然,这种糅合了网络民众智慧的“入关学”本身并非一种理性的理论,只是一种网络民族主义情感的表达,甚至有一些激进乐观情绪,但对于初创“入关学”的民间意见领袖,很多人对入关的现实性是悲观的。而大多使用“入关”的小将们,也只是一种“键盘政治”方式,多数人并没有信以为真,他们并不认为中国真能取代美国主导世界秩序。除了极少数人,洋溢在网络上“入关”背后的乐观情绪,更多的还是一种排解不满的自我安慰罢了。

入关学的流行,初看上去似乎符合中国官方所倡导的爱国主义,实则大相径庭。它是一种强硬民族主义的表达,有对中国崛起的寄望,也有对改变中国在国际关系中的被动处境的期待,但却是畸形和错位的表达。中国大陆并不会认为自己是“蛮夷”,中国也不想彻底颠覆国际秩序取代美国。尽管中国外交更为积极强硬、多了“战狼”色彩,但也没有把取代美国和西方作为目标,而是尽力谋求和平崛起,争取在当下的国际秩序中谋求更多与综合实力更匹配的话语权,为国内的发展和改革谋求更多空间,在官方提出的“更为公正合理”的国际新秩序和“命运共同体”价值理念,也致力于“合作共赢”,而非“零和博弈”。

中国既是这个秩序的受益者,同时也是改良者,公正公平的秩序有助于中国发挥自己的相对优势。中国近三四十年的发展成就,正是积极融入当前世界秩序、深化内部改革的结果。如何争取让这个秩序更加公正公平,更加持续专注的深化内部弊病的改革,是更加符合中国大陆自身的发展。中国社会众多问题的根源在中国自身内部,而不是外部。若以“入关”思考中国的国际战略,中国必将遭至更多外部阻力和风险,错失对内部改革和发展的机会。

入关学的出现和流行的背景是近年来中美之间摩擦加剧,中国受到美国更多的打压,大陆民众产生的民族主义和厌美的负面情绪,也是网络参与政治的“键政”现象,但这种声音只是一种舆论放大效应,与理性民意相差甚远。以“入关”的思路看待中国崛起及与美国的关系,既不符合中国利益,也不符合实际,显然太过乐观。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