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出口管制升级 是否重演美苏科技竞赛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在中美关系紧张的时期下,两国同时加码对新兴科技的重视,包括管制本国具有优势的科技出口。(新华社)

10月17日中国全国人大表决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口管制法》,此举意味着中国拥有在出口物项上对等反制的武器。之所以提对等反制,不仅是因为该法的一审稿、二审稿并无提及“对等原则”,而在三审稿中重拾“对等原则”的转变。更为重要的是,外界意识到,这将是中国应对全球科技竞赛尤其是中美科技竞赛的信号——冷战时期美苏竞赛就是一场对全球顶级科技(军事转化)控制权的争夺战。

就在这部中国出口管制法出台之前几天,白宫出台新的《关键与新兴科技国家战略》,这份主要针对人工智能与量子计算以及5G通信等科技的方案中提到,要确保竞争者不会使用恶意手段来获得美国的知识产权、研究、发展或科技;确保安全的供应链,并且鼓励盟友及伙伴们照办。美国政府资助的美国之音在一则报道中煞有介事地透露,有资深官员表示,美国将不再坐视中国与俄罗斯剽窃美国科技为己用。

紧随这份白宫战略,美国商务部拉长其管制清单,新增混合增材制造与计算机数控工具、用于5纳米集成电路生产的晶圆精加工技术以及涉及绕过中国防火墙的数码取证工具等6项,使其技术控制总量达到37项。

而再回头看中国的这部出口管制法,尽管中方尚未公布出口管制的具体目标品类,但据中国经济类日报《21世纪经济报》报道,三审稿补充将技术资料等数据界定为管制物项,多位委员赞成将源代码和算法等将列入管制物项;也有委员建议对 5G、量子通信等技术的出口或转让实施一定的管制。这项法律将适用于所有在华企业,包括外资企业。

无论是中国在10个月内推出的这部出口管制法,还是美国接连在新兴科技上发起顶层政治护航行动,尤其是当美国在设计这套科技战略时直接点名中国的举动,如果再说两国围绕科技的一系列部署举措没有对方作为存在因素,恐怕没人会信。

其实,从2018年中兴事件开始以及随后极具标志性的华为事件到最近的Tiktok事件,藏在中美冲突之间的科技领域碰撞早已随着美国的步步进击而逐渐清晰。如果说华为、Tiktok还仅是中美矛盾下的个体遭遇,那么中美正在准备的针对性举动则可能预示着更大范围的科技领域冲突到来。

当然不能仅因这些就断言这是中美之间的相互针对性行动,以新兴科技为支撑的第四次科技革命对各个国家来说都是充满希望与焦虑的,这意味着对未来可能是数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国际排位更替。对于中美来说,这种紧迫感更甚。

维持世界第一的压力恐怕是当今美国最大的议题,这也是近两年中美冲突的根源。之于中国,可以说是同时面临着被动与主动的双重影响。说被动是因为美国将中国视为头号竞争对手,从贸易战到科技领域的打击,中国被推上了反击的擂台。说主动是因为,中共确实怀有复兴中国的政治目标与责任。

当科技引领新一轮技术革命的大潮正在到来,中美对新兴技术加注同时也是其他国家的做法。但是当这一目标放在一对竞争对手之间,这种技术争夺就难以避免比较而显得火药味十足了。例如,在白宫10月15日出台了新的《关键与新兴科技国家战略》后的次日,也即北京时间10月16日下午,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即召开中央政治局第二十四次集体学习,会议主题即是量子科技研究和应用前景。据中国官媒报道,习近平在此次会议上称要加强量子科技发展战略谋划和系统布局,把握大趋势,下好先手棋。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