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记者重访疫情后的武汉:最让出租车司机愤怒的是红十字会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时隔数月,重返武汉不到半天后,一直小心戴着医用外科口罩,对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怀着警惕心的我,很快就摘下口罩,融入充满烟火气、市井味的城市生活,仿佛曾让武汉封城,令千万武汉人提心吊胆、焦虑不已的疫情未发生过。穿梭在武汉街头,若不是特别问起今年初的疫情肆虐和封城,或者不去特别留心当地政府部门、社区、物业时不时发出的防控疫情提醒,已经看不到疫情痕迹。

4月8日,在中国中部湖北省武汉市恢复列车运行之前,身穿防护服的乘客聚集在汉口火车站外。(AP)

9月29日晚,我从汉口火车站出来后,发现这个数月前还很凄清的中国最大欧式火车站已经基本恢复如常,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疫情留下的唯一痕迹是多数人依然戴着口罩。坐上出租车后,发现司机竟然未戴口罩,问了一句,司机说几个月前武汉解封后他就再也没有戴过口罩。他说,你别看车外许多人都戴着口罩,其实都是做做样子,一会戴一会不戴,没啥用,这里已经很安全了,戴不戴无所谓。

我问司机他认识的人中,当初有感染新冠肺炎的吗?他说,没有,武汉虽然有5万确诊病例,但毕竟城市有一千多万人,当初封在城里至少有900多万人,感染概率很低。我追问,那你小区有确诊病例吗?“那倒有,不过当时我们小区居民都被要求在家隔离,天天不让下楼,生活物资有专人配送,因此没接触到。”他回答说。司机说的情况应该合乎实情。其实不单是司机,我作为一位湖北人,很幸运的是,尽管年初疫情蔓延严重,人心惶惶,但认识的人中,无一人感染新冠肺炎。

2020年10月1日,位于中国湖北省武汉市江汉区红旗渠路上的大排档,吸引一些食客前来就餐。(多维新闻)

通常来说,出租车司机是一个城市消息比较灵通、接触各色人物较多的群体。出于职业本能,我忍不住和司机多聊几句。闲聊中,我问司机是否听说几个月前在舆论场吵得沸沸扬扬的方方日记一事。结果,司机说他没有听说过作家方方。尽管方方担任过湖北省作协主席,在武汉乃至中国文坛颇有名气,但司机说他文化程度低,只能开出租车,每天忙于养家糊口,没有太多兴趣和精力去关注新闻。“那你听说过李文亮医生吗?”我问道。他说,李文亮医生倒是听说过,觉得挺难受。

路上,我还问了司机对武汉政府防疫表现怎么看。他说比较认可,疫情防控总体算不错,现在他的生意已经恢复到疫情前的80%。“疫情期间,有没有让你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我问他。他说,最让他生气的是红十字会,当时听说各大医院都急缺防疫物资,可红十字会囤着那么多来自各地的捐赠,却什么都不干,太过分了。他说,若放在平常,红十字会小贪小污,他作为普通百姓,还能默认下,可面对疫情那样的大风大浪和危险时刻,还那么官僚、腐败,怎能让人不感到愤怒?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