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评:百万吨核废水将入海 日本公德心何在?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当全球人类仍然深陷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的泥淖之中,日本政府筹谋敲定将福岛第一核电站约123万吨核废水排入太平洋。时值美国总统大选,除了被美国视为战略竞争对手的中国外,西方媒体似乎无暇或无意东顾,鲜有提及日本此一动向。

但是不论如何,把核废水倒入海洋都是一种没有国际责任感的贻害无穷的行为。如果日本当真行此,将会对整个人类,以及人类赖以生存的生态环境,造成不可逆的严重伤害。

日本内阁官房长官加藤胜信在10月16日宣称日本内阁会议将在10月底前正式决定把福岛核电站第一号机组核废水排入太平洋,尽管尚未确定具体日期,已然表明日本政府做出了向海洋排放核废水的决定。届时,123万吨含有放射性物质的核废水将从2022年起排入太平洋,为期30年之久。

日本的核废水问题起因于2011年3月里氏9.0级地震,称得上是一场自然灾害导致的次生灾害,但日本作为一个自然灾害频发的国家,既然决意发展核电,事前就应该有一定的心理准备和预防措施。因此严格来说,这次灾害也有人为的因素。如今灾害已经酿成,现下更需要面对的现实问题则是日本是否应当向太平洋排放其核废水。

太平洋不是日本一国独有。据德国基尔亥姆霍兹海洋研究中心对日本核废水扩散情形进行的计算建模,3年的时间核污染将蔓延至北美,10年之后将会形成环太平洋核废水污染区。由于全球海洋相互联通,日本向海洋排放废水的最终结局是全人类共同承受其核废水的辐射。

但是,日本在自然灾害面前的无力和无辜不应该成为其伤害他人的理由。对于2011年地震造成的核事故,日本政府和拥有该核电站的东京电力公司很难完全撇开自己的责任,需要尽最大努力处理核污染问题,将灾害引向全人类的做法则完全不可取。

以日本核事故之前和之后的作为来看,日本政府和相关方面并没有尽到应尽的努力,也未展示出一个负责任国家的形象。例如,福岛第一核电站在1978年就发生过一次临界事故,但该事故一直被隐瞒至2007年才公之于众;2007年东京电力公司承认,福岛第一核电站1号机组反应堆数据在1979年至1998年间被篡改28次;2011年核事故发生后,东京电力公司没有第一时间向日本当局汇报,并因之错过了以最小代价解决核事故的关键期。核电站事关社会和国家安全,对于东京电力公司的失责,日本政府也难辞其咎。

日本政府列举的一个可以向海洋排放核废水的理由是核废水中含量很高的放射性元素氚危害较小,但是科学家在2018年发现日本处理后的核污水中不仅发现了氚,还发现了碳14、钴60和锶90等放射性同位素残留。尽管这些同位素含量远低于氚,却需要更长时间降解,能对海洋环境造成复杂影响,并对人类具有潜在的毒性。例如,碳14在鱼体内的生理浓度可能是氚的5万倍。

日本辩称“几乎没有其他选项”,但有建议在福岛核电站周边扩建新的储存点,由放射性物质自行衰减。该建议的可行之处在于,福岛核电站周边核辐射量依然很高,被政府指定为“暂时不可居住地区”。核电站解体时间大约有30年至40年,而核废水的放射性大概10年减半,考虑到核废水处理技术的进步,日本其实拥有充裕的时间来处理核污水。

在很多人看来,日本之所以急于将核废水排入海洋,仅仅是出于成本考虑,不论是民营企业东京电力公司还是日本政府,都不愿意继续耗资储存和处置核废水。

按理来说,日本的核事故应当由当事国日本一国承担,但是如果将核废水排入大海,将使全球尤其是太平洋沿岸国家都成为利害相关方,令其成为一个国际性事件。

对此,日本作为当事国,首先应当承担起主要责任,日本政府更应当发挥主导作用,而不能将责任和压力推诿给作为私营企业的东京电力公司。

其次,日本要确保相关国家的充分知情权,杜绝瞒报行为,及时有效公开信息。

最后,日本应当积极沟通相关国家,接受国际社会的共同监督,如此才能通过国际合作汇聚各方智慧和力量,提供更加可行的方案,或许能够更妥善地解决其核废水问题。

日本自然灾害频发,应该比其他国家更重视安全和环境问题。其中的许多问题是日本一国难以承受之重,但正因如此才更需要重视国际间相互信任与合作。从这一角度来说,日本如果执意向太平洋排放本国的核废水,不仅会伤害其他国家,最终也会使日本自身受到伤害。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