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老牌教育机构爆雷 掌门人上演“金蝉脱壳”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北京老牌教育机构优胜教育——北京优胜辉煌教育科技有限公司“跑路事件”持续发酵。继优胜教育北京总部10月19日被人群包围得水泄不通后,优胜教育各校区也爆发退费维权事件,但家长们面临投告无门,退费无望的的情况。

多维新闻了解到,仅优胜教育北京亦庄校区就近300个家庭蒙受损失,涉及金额不完全统计超过750万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美元)。学生家长预付的学费少则数千元,多则近10万元,平均大约2.6万元左右。

10月19日,优胜教育北京总部被维权人群包围。(微博@每一寸光阴都拥有生命的质地)

目前,优胜教育亦庄校区正在为学生家长办理解约协议,但预付的学费能否返还仍是未知数。家长们忧心自己预付的学费“打了水漂”,但投告无门,只能焦急等待。很多家长表示已通过北京市长热线12345进行投诉和举报,但目前并未有实质进展。

有消息称,北京朝阳区已经由优胜教育、朝阳区教委,以及市场监管等主管部门组成的工作组介入,对家长预付学费的情况进行登记和记录。据称,北京各区都成立了类似工作组,政府已经介入。但各个区的具体情况还有待证实。

大陆媒体界面报道,北京市东城区龙潭派出所已登记部分报案信息,并将信息报分局经侦。显然,北京政府不希望因为此事的蔓延引发群体性事件,但可能需要更为有力的举措来解决家长们所面临的投告无门、退费无望的问题。

此前有媒体报道,优胜教育北京广渠门校区预收收待学费超过人民币900万元;北京市海淀区黄庄校区预收待退学费金额逾500万元……维权家长损失的预付补习学费多的有十几万元人民币,还有其余被拖欠薪水的员工、教师,涉及金额相当庞大。

优胜教育在中国400多个城市共有1,200余家直营校区,其中在北京的校区多达数十家,上述媒体估计,北京地区的待退学费已达上亿元,甚至可能会有上10亿的资金缺口,全国范围内可能达上百亿。

除北京外,目前,上海、天津、成都、重庆、哈尔滨等地,都出现家长投诉优胜教育关店后退费无门的情况。

10月19日,上百名家长和员工聚集在北京朝阳商业区的优胜教育总部抗议,要求退费和补偿被拖欠工资,但优胜教育北京总部已经人去楼空。有消息称,有人一度被警方带走,这也是北京近来罕有的群体性事件。

资料显示,优胜教育成立于1999年,2006年建立教育研究院。优胜教育的创始人兼董事长陈昊今年4月曾发表公开声明,回应外界质疑,为拖欠员工工资道歉,表示会承担家长和员工的损失。但此后媒体不断曝光优胜教育各地的校区常常出现停课、关门,学生家长退费困难等情况。

优胜教育创始人兼董事长陈昊,已将公司法人变更至其母亲名下。(微博@优胜教育)

据中国媒体财新网报道,陈昊在19日家长维权现场“露脸”。陈昊在视频中表示,由于疫情影响,北京优胜教育现在的营收只有过去的1/4,对大家受到的损失感到很抱歉。他还表示,自己不会“跑路”,优胜教育也不会破产。

然而,就在10月14日,优胜教育进行了法人变更。工商资料显示,优胜教育的法人由CEO陈昊变更为唐芳琼,后者系陈昊母亲。公开资料显示,陈昊父母皆为中科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优胜教育的法人临时变更,目的显然是为了逃避法律责任。据悉,今年优胜教育集中出现了高达159起司法诉讼。

优胜教育的风波并非教育机构爆雷的首例,2019年,全国有数十家知名的教育机构跑路关门。其中,老牌英语培训机构韦博英语,由于资金链断裂,“跑路”至今依然没有任何公开的解决方案和措施。

今年1月份,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将韦博英语旗下的公司股权全部冻结,但是金额仅仅只是1,000万元。而仅仅北京一地的韦博英语,就有将近3,000名学员,学费多达3,000万元。

韦博英语创始人和公司法人高卫宇,一直被消费令所限制,但对受害者而言于事无补。优胜教育恐步韦博英语的后尘,而陈昊“金蝉脱壳”计能否得逞,还有待观察。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