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敌于国门之外 毛泽东为何认定抗美援朝不得不打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近日从央视播映抗美援朝纪录片《为了和平》、再到2020年10月23日习近平出席“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大会”发表讲话,强调“这是以正义之师行正义之举”,中国官方不断反复强调派遣志愿军参战的道德正当性。尽管美国称70年前的朝鲜战争为“被遗忘的战争”(The Forgotten War),但中国从未忘怀,且习近平此时的高规格纪念,亦有回击近年消解人民共和国成立脉络的“历史虚无主义”的深层用意。

2020年10月23日,中国举办“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大会”,习近平出席并发表重要讲话。此为大会开始前志愿军老兵入场的画面。(新华社)

在欧美与韩国的角度来看,金日成是朝鲜战争的始作俑者,故协助朝鲜的中国人民志愿军亦属侵略者的扈从。这种观点近年悄悄影响了部分中国人民,尤其在朝鲜执意发展核武器的时刻,更易激起厌恶朝鲜、进而否定昔日中国派兵参战的决策。甚至在2017年朝中社批评《人民日报》与《环球时报》损害中朝关系时,《人民日报》海外版微信公众号“侠客岛”还撰文反唇相讥“如果不是金日成要统一半岛,半岛怎么会爆发战争?中国卷入其中,付出了几十万人的生命,引发了中美长达20年的对抗,甚至使两岸问题搁置至今”,更激起中国舆论的复杂反应。

赞同者以为中共修改了对抗美援朝的定性、承认自身决策的错误;反对者则痛诋官媒认知的浅薄,对史事解读过于片面,要求应予以惩戒。但其实中共从未否定过抗美援朝是“御敌于国门之外” 的保家卫国定性,而且愈来愈强调出兵的必然,以及借此获得外部安稳环境以恢复生产建设的益处。

针对中国是否为“侵略者”一说,就当时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而论,金日成领导的朝鲜人民共和国,是中国大陆承认的代表全朝鲜半岛的合法政府,故朝韩之间的冲突不能归类为国与国之间的战争,而是内战,因此《人民日报》与《新华社》等官媒在报道战事时俱使用“朝鲜内战”称呼。而既然是内战的话,朝鲜便非所谓的“侵略者”,仅是一个代表全朝鲜半岛、但仅领有北部领土的合法政府,正为了解放南方“伪政权”而战。

金日成(左)长期被韩国与欧美视为朝鲜战争的祸首,但在中国与朝鲜的视角来看,美国与李承晚政府的挑衅亦是激化战争的因素,不容片面忽略。此为1961年金日成访华与毛泽东晤面的情景。(吕厚民)

何况依据解密档案,人们虽然可了解金日成在战事爆发前便不断请求斯大林(Joseph Vissarionovich Stalin,1878─1953年)支援南攻的往来电文与会谈纪录,但韩国总统李承晚亦有强烈的动武念头。渠不时高嚷“武力北进”,又不断扩充军队,驻日盟军总司令部(GHQ)总司令麦克阿瑟(Douglas MacArthur,1880─1964年)与美国国务卿杜勒斯(John Foster Dulle,1888─1959年)亦予以接见或鼓舞,令朝韩军队频频于边境上爆发激烈冲突,双方俱展现强烈的作战意愿。

1949年6月11日,李承晚甚至发表声明称“正在制定将给共产党分子带来重大损失的突击计划。在最近二三周内,将实现这个计划”,接着一度派军攻入北纬38度(三八线)以北10公里左右。因此对中国官方而言,争论究竟何方开了战争第一枪、跨越三八线第一步反而不利于综观历史,将发动战争的罪责单纯推卸给朝鲜与中国亦是不公平的说法。毕竟是美苏冷战的大格局激化了朝韩内哄,若忽视美国利用“围堵政策”(Containment)遏制社会主义阵营国家的实情更无益于盱衡全局。

再说,毛泽东其实多次反对斯大林与金日成动武。且当美国斥责朝鲜为“侵略者”之后,反而派遣舰队巡弋台海而非前往朝鲜战场,接着杜鲁门(Harry S. Truman,1884─1972年)又于1950年6月30日声称“台湾的未來地位的决定必须等待太平洋安全恢復,与日本签定和约、或联合国的考量之后行之”,这更是教正急于统一全中国的中共错愕不已。但此时毛泽东仍未决定调转解放军兵锋至朝鲜半岛,只警告联合国军切莫越过三八线。而当联合国军越过三八线并轰炸辽宁丹东后,迫使中国不得不正视国土被侵攻的严峻现实,最后才决定以“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名义入朝作战,而这也表明了中国仅愿“有限作战”的防卫思想,不愿意将战端扩大到半岛以外。

也因此,虽然志愿军起初连战皆捷,1951年1月5日的《人民日报》还发表社论《祝汉城光复》称要中朝军队“前进!向大田前进!向大邱前进!向釜山前进!把不肯撤出朝鲜的美国侵略军赶下海去”,颇有歼灭联合国军一统全半岛的雄心。但由于缺乏足够后勤与海空军掩护,毛泽东、彭德怀等人很快便调整战略,决议在越过三八线后打一次胜仗便暂行罢兵休整。为此,金日成、朴宪永与彭德怀还爆发过龃龉,朝鲜高层主张继续南进,但彭德怀坚决不允。

1953年毛泽东于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24次会议上总结了抗美援朝的意义,其中一个便是“和朝鲜人民一起,打回到三八线,守住了三八线”,解释道:“如果不打回三八线,前线仍在鸭绿江和图们江,沈阳、鞍山、抚顺这些地方的人民就不能安心生产”。所以对中共来说,保住朝鲜政权、防范美军借此再行侵犯东北是必要的军事抉择,何况台澎等岛还被美国以参战为借口进驻,阻挠了解放军的统一进程,故抗美援朝才会被中国大陆官方定性成反击“美国帝国主义侵略”的正义之举。

中国解放军少将徐焰称:“朝鲜战争不该打,抗美援朝战争却不能不打……对朝鲜战争的起因可以讨论,对抗美援朝战争的必要性及其重大意义却应充分肯定”,便简洁有力地传达中国官方对该场惨烈战事的立场:参战各方对战争如何审视可“求同存异”,但对于当时的中国大陆而言,如何稳定1930年代以来形成的东北工业生产体系才是第一要务,也得避免在边境出现一个有可能配合蒋介石反攻大陆的亲美政权,否则新生的共和国将无以为继。基于地缘政治考虑的被迫应战,恰好也是西方与韩国视角看不见也难以理解的叙事。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