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安”王立科自首背后 习近平操刀政法8年不收手

最后更新日期:
最后更新日期:

近日江苏省委常委兼政法委书记王立科“主动投案”,是中国政坛政法系统,尤其是地方政法系统剧烈震荡,以及地方政法大员纷纷落马的最新一个案例。其“主动投案”既有本人甘愿认罪的原因,也说明了这场指向政法系统的整顿行动形势已令其未敢继续心存侥幸。

江苏政法委书记王立科主动投案。(微博@人民日报)

2020年10月24日,中纪委通报江苏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王立科“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接受中纪委与国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据悉,王立科是2012年中共十八大后第四个、2017年中共十九大后第一个落马的省级政法委书记,也是第一个自首的省级政法委书记。

王立科是一位“老公安”,在政法系统深耕已久。公开简历显示,王立科生于1964年,现年56岁,早年长期在辽宁省内基层公安系统任职,曾任锦州市公安局副局长、葫芦岛市公安局局长、辽宁省公安厅副厅长、大连市公安局局长等职,2013年南下江苏任省长助理兼省公安厅厅长,2015年11月出任江苏省委常委兼省委政法委书记至今。

2012年中共十八大后,除王立科之外,落马的省级政法委书记包括2016年被查出的辽宁省委常委兼政法委书记苏宏章、河北省委常委兼政法委书记张越、河南省委原常委兼政法委书记吴天君3人。

另外在王立科之前,上海市副市长兼市公安局局长龚道安在2020年8月18日被中纪委宣布调查,重庆副市长兼公安局长邓恢林在6月14日被中纪委宣布调查。邓恢林是自王立军以来连续第三个落马的重庆公安局局长。

当前中国政法系统内部已然闷雷滚滚。这应该是2018年1月开始的为期3年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与2020年7月启动的“政法队伍教育整顿”两项行动叠加共振的结果。在王立科“主动投案”的一个多月前,“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试点办”前往江苏调研。

在曾经位居中央政治局常委的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被调查后,政法委接连迎来两场高强烈度的整顿,出乎外界预料。除了中央政法委书记不再由政治局常委担任的“降格”,其辖下武警部队被划归军队等制度性改革,中央与地方都已有大量政法背景高官落马,其中公安系统官员占比更高。

2012年中共十八大以后,已有李东生、杨焕宁、孟宏伟和孙力军四位公安部副部长被调查。

2020年4月孙力军落马后,中国公安部部长赵克志在通报时曾提出“肃清周永康、孟宏伟、孙力军等人流毒影响”。可见很多落马的政法公安系统官员,已经不能一概而论地认为是“周永康余毒”。而从中央到地方一大批高官的纷纷下马,说明政法系统内部环境已是弊病丛生,并因此正在经历深刻且持久的整顿和改革。

2014年1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中央政法工作会议”上表示,“各级领导干部要带头依法办事,带头遵守法律,牢固确立法律红线不能触碰、法律底线不能逾越的观念,不要去行使依法不该由自己行使的权力,更不能以言代法、以权压法、徇私枉法。”习近平还称“要以最坚决的意志、最坚决的行动扫除政法领域的腐败现象,坚决清除害群之马。”

“政法系统”在中国政治图谱中牵连甚广,公安用以维护社会秩序、安全,检察院和法院用以寻求真相、正义,可以说是中国社会与政治打交道的最前线,民间“有事找警察”的说法,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政法系统的重要之处。

因此,政法关乎民心民意,也关乎中共作为执政党的合法性,很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意味。政法阻塞,则官场不清,民怨不止;政法通畅,则又有盘活全局的效果。

如果从习近平2012年上台执政首先拿下四川省委原副书记李春城开始对周永康“剪裙边”算起,对政法系统的整顿已经持续约有8年之久,而且还将持续进去下去。而通过对政法的整顿,也能够为对整个官场的反腐正纪,以及实现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制度性改革目标提供协助。

大规模平反冤假错案,带给蒙冤受屈者“迟到的正义”;政法系统改革,理顺体制关系,实现对公检法成员的有效监督与问责;“扫黑除恶”的同时打掉体制内“保护伞”,“政法队伍教育整顿”又剔出了一些腐败乱权的官员。

如果对比中共十八大前与现今中国政法系统的状况,可以发现尽管仍然不时有央地大员被调查,但整体确实已有较大改观。而政法系统的这种变化,也被视为习近平上台近8年以来持续着力的结果。以目前的形势来看,中国政法系统的震荡未来还将持续相当长一段时间。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